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暑期课程交流总结
时间:2017-10-20 14:04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140071  杨恒锐
       今年暑假我有幸参加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暑期课程。此时回顾在美国加州的这些日子,甚是难忘。
       美国的生活也是有喜有忧的,下了飞机过安检,结果没让我按指纹拍照片就过了,这为我后来在海关没有出关记录没有I-20打下了隐患。之后晚上到了之前预定的房子那里,房东却以房价是其儿子出的,付不起水电煤气清洁垃圾税等为由将价钱翻倍,而我们由于是没有合同晚上现找很不安全,只能忍气吞声地答应了现住几天。之后我们又各自搬离,但是仓促找的环境价格什么的可比原来预想的差多了,这是后话。因此我们也吸取了几个经验和教训,一是要有合同,这种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在美国尤为重要,而不是像中国那样有的时候人情或者道德起了主要作用;二是订房,要通过那些有法律效应的网站订才有合同,因此小心使用一些中国的订房网;或者非常提前订到学生宿舍;三是要有相应的文化法律经济知识,这样才能谨慎,取到证据,不至于被房东牵着鼻子走;四是要团结协作,出了国才发现一起去的同学才是最亲的,有问题也能互相帮助,学长学姐尽可能在各个方面帮助我们。
       加州属于地中海气候,夏季温暖干燥,冬季温和多雨。相比国内七八月份的持续高温,暑期课程期间伯克利均温大概只有十几度,早上尤其有些冷,老师和广告都提醒我们多穿衣服。我们常开玩笑说’It never rains.’就是指夏季甚至春秋季基本不下雨,有的交换生来几个月了没见过下雨。在国内,人与汽车在城市争得喋喋不休,而在加州,在人们过马路时,总是能看到来往的车辆主动礼让行人,待行人过完马路后,车辆才会继续行驶(无红绿灯的路口或一般街道)。而我们总是按照国内的习惯让车先过,就造成了两方都不过的尴尬局面。希望以后国内也会出现人优于车的现象吧。
       说起安全问题,由于贫富差距移民难民恐怖主义等等安全比不上中国,像伯克利我们来之前就有枪击案,走的那周又有来上暑校的中国学生被持枪抢劫。但这只是个例,注意一下时间和地点有警惕之心的话还是安全的。
       回到暑期课程上。
       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学习生活。伯克利的课更注重学生间的讨论和自我学习,上课会有非常多的讨论时间和次数以及做presentation的机会。此行的同学来自大陆和台湾的不同大学,以及部分日本韩国俄国美国的学生。大多情况下,我们遇见问题会直接向老师询问,老师也乐意于回答我们的各种问题,不仅有学术上的,还有其他各个方面,比如政治历史宗教,连我们去哪里玩教授也乐于帮我们规划路线,每个公交地铁站和街道都说的一清二楚,感觉什么都懂的样子。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锻炼英语,尤其是听力和口语,因此经常用各种方法锻炼英语,比如在大街上随便找个人说说话,而他们也十分热情,愿意陪我们聊天。而课上,我学习了各种口语表达的技巧,一共做了5次presentation,学习了语法和词汇,并且去农田参观了一次。两次presentation是需要社会调研的,第一次是询问路人对伯克利对美国的看法,我们在街上随便找了一些人,好多都是来交换学习的,他们都对中国文化有极大的兴趣。另一次去了硅谷参观,并且和谷歌以及西部电器公司的管理层谈了谈,了解了美国的文化科技的现状。
       这里的人好多都很热情,尤其是一些对中国感兴趣的或者去过中国的,总是跑来问问我们是哪的,秀秀他的汉语水平。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们遇到一个外国人知道我们是中国人后,说他是河南郑州的,在那里工作了好久,他的中文也说的很好,这就是见老乡吧。
       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在校园里遇见传教的了,我很高兴能有锻炼英语的能力,就和他们聊了聊,从信教的意义到中国大陆的大多数人的看法,再到判断标准和上帝的客观性和必要性。最后我们都赞同《圣经》的文学性价值很高,对他们还有信仰的意义,但是我也举了美国的《变形金刚》里面的宇宙大帝的例子来说明作为地球的神并不一定都是正义的,可能我们在神眼中是蝼蚁般的存在吧,如果有神的话,而且我认为不如投入更多的精力到做实事上去,以道德法律和社会发展为判断标准,这对他们也有很大触动。
       食物上,有各种各样的食物,想念家乡菜的同学完全不用担心。而学校食堂是自助餐应有尽有。
       环境方面,相比之下,虽说目前国家开始注重生态治理,但目前国内的生态保护还是要差很多,不少植被破坏严重,水污染恶劣。而美国曾有过比现在的中国严重的多的污染问题,但目前的生态保护却做得不错,经历了多年的改善,目前在生态保护方面已经形成了很完善的法规,这是极其值得我们国家借鉴的一个地方,毕竟地球是我们目前唯一的家园。
       这次暑期课程无疑是一段充实且愉快的经历。我有幸认识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优秀的同学,建立了友谊,甚至与一位台湾同学成了朋友,也有幸认识了热情而富有知识的教授,收获了许多知识。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许多事情需要自己处理不能都依靠别人,这在我有几天早上赶到旧金山的国土安全局去处理我的I-20时感受最深。
       每当回想起这段在伯克利的经历,我的心中总是有着无尽的感慨。最后走的时候,在伯克利读博的南大学长还请我们吃了饭,祝愿我们也能申到伯克利,希望学长的吉言成真吧,我也要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