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UC Berkeley交流心得
时间:2017-12-27 16:12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现代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 2015级  田子申
 
使我走上这一次美国之行的关键,是学业上的追求。Berkeley素有物理学“六大名校”之称,而我偏巧是一个超级热爱物理,差点就转物理系的学生。这样的一段交换经历简直像为我“量身定制”一样。
 
酷酷的老师。
一个老师,是“天才”,仅用四年就拿到加州理工大学的理论物理博士。但他并不是“生活大爆炸”里的那种物理天才形象,而是充满幽默,妙语连珠,而且平易近人。
他带着印度口音,手上粉笔如飞,推得飞快,我们坐在台下抄得飞快。他比美国人还爱开玩笑。“We don’t have an answer for this yet. If you can figure it out, you get a job at Berkeley.”转身拿起粉笔,停顿了一下,想起什么:“I didn’t figure this out but I still can get a job at Berkeley!”他说,如果物理系学生只知道看书和做题,就太无趣了,于是某节课堂测验,要求我们用量子力学“设计点东西出来”,只有两道题,一个“原子钟”,一个“U盘”。“如果你能做出来,我会给你期末加点分数,如果你做的超棒,你可以去申请专利,you can as well patent it and get rich!”
 
 
有趣的老师,指点学生,亦能让学生深感物理的趣味。治学态度贵严谨,学识贵渊博高深,但严谨态度,高深学识,不该当成使人变得严肃无趣的借口。有趣的人,学得越深,越变有趣;无趣的人,学得越深,越变无趣罢了!
 
另一个老师,是“猛男”,五十多岁的人,胡须都花白了,身材仍匀称、强壮,八块腹肌分明像刀刻的一样(他在校园里锻炼时我偏巧撞见)。他是一名实验物理学家,为观测宇宙射线,每年都要飞到南极点的观测站去。南极点!
就是这么一个“猛男”,简直是我平生见过最平易近人,最有耐心的人。有一个学生总爱打断他讲话,几次三番,连我一个旁观者都为这种粗鲁无礼感到尴尬和恼火,他却只是微笑着听那个学生讲完,一点没有烦躁的样子。风度翩翩。他特别爱讲宇宙,从中子星到暗物质,一讲起来就来了兴致,滔滔不绝。他的眼睛是亮的,就像第一次听到宇宙的奥秘的小孩子一样。
 
 
永远花花绿绿的T恤衫,永远和蔼的愉悦的微笑,永远好奇的闪亮的眼睛,他让我感觉到一种内在的精神,超越了外表,超越了穿着,超越了岁月,使他成为一个魅力四射的令人怀念的人。
 
学生。
如果用两句话概括一下一所学校的学习氛围,该怎么讲?
第一句:凌晨两点,图书馆里几乎满座。
第二句:图书馆里几乎没有人玩手机。
 
校园。
Berkeley的各个院楼很值得参观一下。
东亚研究院的藏书,从古到今,从雅到俗,无所不有,甚至有全套的“火影忍者”漫画。物理楼的许多房间外挂着黑底金字的门牌,讲述着这个房间的历史,“在这个房间里,1932-1934年,Lawrence发明了回旋加速器。”生物楼的走廊里陈列了许多化石,各式各样的古朴的显微镜。最有趣的是,圣诞节前,不知谁给大厅里恐龙化石的头上戴了个圣诞帽!
 
 
如果认真去探索一下,小小一个校园里,也有不少独具匠心的细节啊。
 
学术上的收获。
这次交换经历,让我感受到一种截然不同的学术传统。
中国的传统,多少受苏联的影响,强调数学的严谨性,无论课本还是课堂,都特别重推导,往往一节课下来,从一个公式开始,到另一个公式结束,一口气下来,没有喘息的余地,没有消化的时间,只是抄下来一段长长的笔记。至于笔记里的内容能“懂”多少,要看各人造化。
美国的传统,则是更注重直观的、形象化的理解,强调要诠释出复杂的数学公式、物理概念背后的含义。课堂上,老师会跳过很多推导的细节,让学生去查阅书籍,或自己推导,老师则着重讲解某个概念的意义,某个公式的应用,举许多例子去佐证某个观点——用一种很“文科”的讲课方式,去讲很“理科”的内容。
这两种风格本身没有高下之分,两种风格下都诞生了许多伟大的物理学家;对个人而言,却有适合不适合之分。我的天性,是只有有所得,有所悟,才有继续探索的动力,才有活跃的思路和超高的效率,“每有所得,欣然忘食”;相反,如果一直在做不知所谓的数学推导,就会陷入烦躁和迷茫的无限循环里。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得了糖果,才肯继续学下去。“有所得”之于我不啻于糖果之于小孩子。对我而言,前一种传统(中国的传统)是事倍功半的,学的很努力,很拼,却感觉没有大的进步;后一种传统(美国的传统)则适合得多。
回到南大,我仍会受这种学术传统的影响——“推导”与“理解”并重。好在美国的课本,论文,都可以读到,那么大洋彼岸的那种学术传统,并不会离我太远。
 
这段交换经历,使我体会到一派截然不同的学术传统,一派更适合我的学术传统;这段交换经历,使我渐渐开始理解“一个真正的物理学家是怎样思考问题的”,这段交换经历注定会永远的影响我的学术生涯……
以前我对物理那些艰深复杂的数学推导多少有敬畏之心,这段交换经历使我重新认识了物理的面貌,重拾了对物理的信心。我已坚定自己的目标,决定一年后申请国外理论物理方向的博士。
 
生活上的体验。
老生常谈,去美国上学,提高最显著的两个能力,一个是英语,一个是厨艺。
英语不必说。每天上课听老师讲英语,下课听同学讲英语,走路听路人讲英语,回家听室友讲英语。不讲英语,就没有饭吃,没有床睡,没有……
人都是逼出来的。
口语最重要的能力,不是发音标准,不是表达地道,而是高效。在最短的时间内清楚的表意。在美国大学那种热烈的讨论氛围里,如果不能几秒钟内表达清楚自己的提问、观点,如果磕磕绊绊,犹犹豫豫,就可能完全插不上话——美国学生一个个如狼似虎的等着讲话呢。
四个字,实用为上。
 
厨艺呢,饭店太贵,快餐不健康、不好吃,食堂又嫌单调,厨艺,是解决吃饭问题的唯一方案。四个月,我的厨艺从无到有,从粗到精。既有一道番茄炒蛋反反复复做了无数遍,像达芬奇画鸡蛋一样臻于至善,又尝试了许多新菜、大菜。
 
 
厨艺最重要的能力,也是高效。学习紧张的时候,每天做晚饭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恨不得天天方便面。一顿饭,每个步骤用多长时间?哪些步骤可以省掉?怎么能多个步骤同时做?我都详细计算过。速度关是一个厨子的“龙门”:跳过去了就成了大厨,跳不过去的就归于平庸。
还是四个字,实用为上。
 
 
英语也好,厨艺也罢,说到底,不过是一项技能罢了,也不见得多么重要。这段经历真正使我难忘的是,对自己的生活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不要跟着课程表的安排机械的一天一天走下去。每一天,吃饭,学习,运动,一切都是自己掌握。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每一天都很长,可以做很多事,可以见很多人。他们说,这是年轻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