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东芬兰大学2017秋交流总结
时间:2018-03-06 09:28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2015级  软件学院  李雨倩
行前准备:
       通过学校审核之后就可以去办签证了,上海驻芬兰领事馆的签证官根本就不会问问题,确认材料无误之后就会录指纹了,居留的时间是根据你买的保险报的,保险的起止日期是什么,居留卡的起止日期就是什么。我的保险买的是swisscare,比较便宜!
       不过芬兰居留卡要制作好久,因此还是推荐提前两个月去办签证。办完签证最重要的是去申请一张国际信用卡,visa或者mastercard都可以,在芬兰基本都可以刷卡,银联卡和支付宝是不怎么认的。如果不带卡的话,一定要带足了欧元现金去!
       订机票也可以早点定,俄航2500人民币左右可以带两个23kg的箱子,很够用啦。
       确认被录取之后要填写learning agreement,要仔细阅读对方学校发的邮件的内容,全是有用信息。申请住房也一定要提前申请,最好是一收到录取通知就去申请,住房确认了之后,要给joensuu elli(住房公司)付200欧的押金。这个推荐华夏银行的境外汇款,中国银行一笔汇款手续费就要200块,略贵、略贵。学生会的会费和survival package也是推荐购买的。
       到了赫尔辛基之后可以坐火车去约恩苏,火车票大概30欧。如果坐飞机的话可能要100欧了。而且火车站就在约恩苏市中心,飞机场到市中心还要坐一小时公交车。
 
到达约恩苏:
       听说来这里读书要买鱼肝油,还要多喝咖啡,不然会抑郁。但是我暂时还没有这种感觉。
       这里到处都是胖得像小鸡一样的大鸽子,麻雀倒是只见过一小片,但是不管是麻雀还是鸽子都吃的胖乎乎的。根据我的观察,应该没有人喂食,但是也许光是草丛里的草籽、野菜、浆果就够吃了吧。说起这些吃的,除了森林里会有蓝莓和蘑菇,小城的每条街道和居民区都经常见到红色的浆果树,有的草坪里也有蘑菇。今天我骑车回来,还看到一家人院子里种了苹果树,树上的满满的果子跟超市里卖的小苹果差不多大小,有十几个就掉在篱笆边的人行道上,默默地躺在水坑里。
       从大学穿过市中心回家,还会见到小松鼠跑来跑去。但是相比鸽子根本不怕人,松鼠就胆小得多。往往是我骑车走近了鸽子们,它们才象征性地走十厘米。如果我装作目不斜视,鸽子们也就目不斜视地在我脚边一边吃东西一边任我路过。松鼠看见了人,却一下就跑出好远,站在五米外才会回头看你,然后又哧溜不见了。
       皮耶利斯河从城里穿过,汇入一眼看不到头的皮海湖里,河水真是湍急的很,从桥面上往下看,大漩涡、小漩涡还有永不停歇的白色泡沫。这里土地并不平坦,市中心还好,但是稍微郊区一点点,立刻就开始不停地上坡下坡,在森林里的碎石子路穿行。记得来之前有人评论问“森林里有鹿吗?”我当时说“肯定没啦。”但是问了tutor之后,竟然真的有。这里几乎人人骑的都是山地车,带头盔,自行车有前后灯。没有头盔的我常常在下坡的时候十分紧张。记得从社会学院回六栋的路是个人很少的大下坡,当时骑着觉得很爽,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到处是上下坡。有的下坡能产生过山车一般的速度,尤其是有一次下坡翻车,趴在地上三分钟才能爬起来,之后浑身疼了一个星期,手机壳都摔裂了,那种感觉实在不想再来一次了。
       二手山地车的价格还算便宜,40~70欧,特别便宜的有20、30欧的,贵的有100多的,但是没有更贵的了。因为走的时候还能卖掉,我觉得还是一笔很值得的投资。有了车之后真是如虎添翼,这城市挺小,即使是想去靠近高速公路的大超市采购也就30分钟自行车路程,真的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了。
       即使是下雨,也是骑车最好。因为雨中步行那么久,如果鞋子湿了那真是很痛苦。这里的雨即使是南京阵雨那样的规模,也不见骑车的人减少。我穿着冲锋衣,除了觉得视线受阻比较难受以外,全身上下都很干爽灵便,仍然充满了那种“有了车我哪里都可以去”的痛快感。
 
       说完景色,说说物价。因为任何东西我都挑最便宜的买,还经常去二手店转悠,所以并没有觉得物价贵。床是30欧买的二手的,很干净、睡起来很舒服。自行车45欧买的3速山地车,有灯有锁。桌子椅子一共十欧。
       锅碗瓢盆我是租用学校的。如果买二手的更是便宜得飞起。二手大煮锅、煎锅大概是十六人民币一个,小煎锅、煮锅5块人民币一个,十六人民币能买一套咖啡杯和碟子(一共20个左右),便宜极了。
       这些都是可以走的时候卖掉的。
       吃的呢,鸡蛋跟国内价格差不多,果汁牛奶便宜一些,大概10人民币一升果汁/牛奶/酸奶。方便面4人民币~6人民币不等,算不上贵。麦片好像是20人民币一公斤,跟国内的桂格燕麦片差不多,还要好吃一些。
 
        说完花钱,说说人。
        现在上了两门课,一个是算法分析,一个是MATLAB基础。两门课的人数都是三十人左右。跟南大通识课的人数一样,但是气氛却一点都不尴尬。两门课都是研究生课,但不知道为什么讲着讲着都会细细推导高中数学。MATLAB上讲矩阵除法,算法课上讲LogX的性质。
        算法分析课老师讲的非常细,细到了高中数学,我便忍不住玩起了手机。但是环顾四周,每个人都认真看着老师讲课。全班都是国内上课第一排的同学那种劲头。
        课堂上也不会万马齐喑,老师问啥,就有人回答。老师问有啥不懂的吗,就有人提问题。课堂参与度令人羡慕。
        老师说完说说同学。
        跟外国人交朋友多少还是有点隔阂,至少我心里是这样觉得。我现在走的最近的是一个来自土耳其的穆斯林姑娘,我们已经约好了10月周末一起去赫尔辛基玩儿,票都买好了。上课坐在一块儿,下课一起回家,如果是中国人,大概我现在已经心里觉得跟她很亲近了,但是因为我俩英语都比较笨拙,经常互相重复,便常常还是尴尬。不能畅通交流(英语不好)肯定是很难做朋友的。虽然我觉得她很可爱,对人很温柔,可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夸她,心里惴惴的。总之,隔阂要比和中国人交朋友来的大得多。
        在约恩苏辩论协会,我觉得跟大家也挺能聊的,但是也就局限于每周一聚的时候胡吹了,从咖啡馆出来,就互相杳无音讯了。
        在国内我对“外国人”经常会产生“外国人会怎样怎样”的想法。其实全世界四分之三都是外国人,人类,都差不多。老师上课会让大家安静,不要讲话。讲完问“还有没有不懂的了”那种犹疑的劲头,跟刘钦实在很像。
        同学们呢,昨天看一个同学在FB上点赞了“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的图。在约恩苏辩论协会,有个斯洛伐克的小哥说不喜欢硅谷公司,因为大家都太活泼了。还有一个意大利妹子,短短的头发,辩论的时候不爱说话,但是却热衷于加大家的facebook,每天都点赞一句话鸡汤。
        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常会觉得路上遇到的某个人特别像我的高中某个同学。我一直以为是长得像,但是我在这里仍然好多次,都觉得看到了某个国内的同学。可是这些让我错认的人,分明有着完全不同人种的面孔。我便渐渐觉得原来世界上的人都是一个样子。有害羞的、有不爱说话的、有拿着手机看个不停的、有单身二十二年的。连这里CS院的辅导员,都让我想起王譞老师来。
        即使长得大不相同,但是还是能开出一样的的玩笑、开出一样的车、做出一样的关怀。
 
        我来这里之后,感觉自我了许多。因为认识的人少,路上人也少,我就很能抬头挺胸站起来蹬车了。本来我没觉得我有什么变化,直到有次新认识的中国人同学跟我一起修车的时候说,“哎呀好不好意思啊,自己在这瞎修”,我却完全没有这样的自觉,把车扛起来在图书馆出口旁边的拐角拧螺丝,想的只是要修好车而已。那时我才发现,我变得更自我了。
        想去哪里,我车头一拐就去。想参加什么活动,我收拾一下就出门。
        不用再呼朋引伴,也不用担心别人怎么看。因为实在是暂时撑不起硕大的需要打理的朋友圈,也就没了担心。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一大票熟人的感觉,我觉得还挺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