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曼彻斯特大学项目交流总结
时间:2018-03-06 10:46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010049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  王心钇 
 
       坐在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上我闭上双眼,在无可抑制的即将归乡的喜悦之下,也真真切切地意识到我正在离开这座城市。我不奢望自己有着《吕贝卡》女主人公的好记性,离开多年也能记起曼德利林间的一只斑鸠。不久之后,当他人问起我的时候,纵然怀着满腔的兴奋,我也将再也难以把这段经历绘声绘色地还原。倾泻而出的话语会在各种细节处卡了壳,仿佛这已经是一件久远的,陌生的事情,就像刚刚从一场旅行中归来,毫不费力地投入原来熟悉的生活,而对于那远方的美景,却因为其过于庞杂,竟一时无从谈起了。
       然而,仅仅是在书页里的一张纸就能让我再度想起曼大。照片,书本和语句破碎的笔记就能让我再度拾起那些时刻,在图书馆,博物馆甚至小餐厅消磨过的周末,晚间的International Society,宿舍厨房的聚会,艺术史课程考察中踏遍的曼城北城区。后来这些碎片的记忆在我完成最后一场考试后又一次涌上心头,随即被归国的喜悦暂时冲淡,于是被压在箱子里的一堆书本资料下涉过重洋。
是以,本篇若视为“总结”,实在是言之有愧,半年的时间仅能让我对曼大管窥一隅,加之以时间的冲淡,所余恐怕实在无几,所幸尚能爬罗剔抉,不成文字地写下几段对于学习生活的体悟,谨录如下。
【1】曼大的学习情况与课程管理
       由于语言成绩方面的要求,我与向往已久的中国学课程(隶属语言文化类课程)失之交臂,在学期初的两周课程调整期后,最终选择了两门历史学院的课程,分别教授欧洲中世纪历史与艺术史,一门由曼大语言中心开设的进阶英语课程,教授CPE考试内容,兼之以英语文学研读。
       毫不夸张地说,曼大的课程要求总体是比较严格的。与我校课程相比,其课堂学习时间非常短,往往每学期总学时仅30小时左右,大多以小讲座+研讨课程的形式进行,而与之相对的是其对课余学习的极高要求,课程建议总学习时间均达150小时,而伴随大量课余学习时间要求的是一周或数周一次的作业,以及连篇累牍的阅读材料。学期之初,对纯英语环境的不适应可谓让我在学习中颇受挫磨,尤其是中世纪史课程动辄数十页的阅读材料,叫人读之不迭。直到大约一个月之后,即使是有着课堂笔记我也不需要时刻借助录音的时候,我才在这片复杂程度堪比六朝的历史中有了些微喘息之地。
       对一年级学生开设的许多课程则往往更偏于实践,在稍微弱化对理论的强调的同时组织多次的田野调查和博物馆考察等活动。我选修的艺术史课程即是如此,其分为前后两期,分别研究曼城现代街头艺术研究与威廉·布莱克研究。课程的前半除两节理论课外均为户外调查,并在最后一节课上以个人为单位进行课堂报告,后半期则接触到了分藏于曼城各图书馆/美术馆的威廉·布莱克作品实物。
 
(曼城某美术馆馆藏之威廉·布莱克铜版插画作品)
 
       至于进阶英语课程,是由曼大语言中心为国际学生(非英语母语者尤甚)开设的一系列语言课程之一,其教学内容为对英语的进阶掌握,更为贴近英语母语使用者的语言环境。我选修此门课程主要是为其研读书目《耻》所吸引,而课堂研读环节也确实让人有投入感,往往由学生分小组就不同问题先行讨论,教师在教室巡回,针对各小组讨论结果提出新问或发起辩论。颇为有趣的是,同样是针对文学作品的研读,似乎大多数欧洲同学与东亚同学的切入点与侧重点偏差甚大。以个人经验而言,相较于我在国内形成的就情节的横轴发展进行解读的习惯,组内几位欧美同学更倾向于在某一个情节点上停下,在这个时间的切面铺开进行解读。(可举一例:第一次研讨活动中,我选择的问题为卢里与梅拉妮的关系试解,而教师为小组讨论追加的问题为:在某章某节,卢里的行为是否可算作对梅拉妮的强奸。)对叙事类文学体裁的理解方式之不同以及古典与现代的叙事模式在大众中的接受侧重之差异,也许是造成这一点的原因之一,而亲身感受到这种差异,无疑是十分可爱,且激起组内成员论辩之兴趣的趣事。
       与许多英国学府相似,曼大的一学期十分短暂,仅十二周,考试一般安排在假期结束后,下学期开始前。我在曼大的课业算不上繁重,偶有论文作业的要求也会去图书馆泡上一阵。偌大的自习室里仅有一点点声音,在地毯上窸窸窣窣地爬动,在学子们忙碌的身形间穿行,而太阳竟不肯少吝惜一分光芒来,只是四点多钟,玻璃窗上的影子就已拖长了。
【2】曼大的生活情况
       曼大为学生提供各种宿舍选择,价格不一,由近及远地分布在City Campus,Victoria Park,Fallow Field三个区域,价格不一。因交通、安全、日常购物等种种原因故,我选择住在了City Campus 的Whitworth Park,此处近至各教学楼远至市中心皆可步行前往,不可不谓通达便利。自炊宿舍布局类似多人公寓,配有单人卧室和公用厨房与洗漱室。被地毯包裹得不见棱角的室内地板触之几乎无声,虽可以理解其是出于安全和降噪之考虑,然而室内的长时间安静颇让人觉得“不热闹”,沉静由于而温暖不足。所幸厨房总是人情味儿出生的地方,与舍友和朋友的几餐分享是颇让人留恋的经历,当然,也是提升厨艺的大好机会。
       作为兴起于工业革命的城市之一,曼城的自然景观算不上值得称道,而建筑遗存,工业旧迹,博物馆等则颇为可观。除却因课程要求而先后参观过的约翰·莱兰兹博物馆与曼城北城区(旧工业区)的城市艺术群(涂鸦、壁画为主),科学与工业博物馆,曼彻斯特博物馆也是不错的去处,前者以不朽之“动力”主题而闻名,后者却以大量定格了的生命——标本昭示着工业时代以曼城生态之失去为代表的那不可再得的“樱桃园”。曼彻斯特博物馆又藏有清诰命夫人之点翠珠冠一顶,实在是不得不令人联想到《阿穆尔河的波涛》与黑龙江之叹。
   
(曼城工业区的一次课程考察。班克西的作品和动画人物“无脸人”,皆是街头一景)
 
       此外,曼城周边亦有颇多景致。曼大International Society社团定期组织短途旅行,我有幸参加过两次,分别前往约克郡的瀑布公园和巴斯,前者景色有类九溪烟树,后者傍山依水,建筑很有特色。
 
曼城的建筑
 
小城巴斯,简·奥斯汀的故里
 
       以上便是我对于在曼彻斯特大学交流经历的一个小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