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新南威尔士大学交换感想
时间:2018-03-06 11:05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060082  法学院  詹珣 
       2018年1月27日南京大雪,我退了27日的机票,在26日傍晚于南京起飞。踏上了前往澳大利亚的旅程。后来得知27日禄口机场封闭,庆幸自己果断地改变了出发时间。
 
       因为提早到了一天,所以并没有在对方安排的住处入住。悉尼的平价旅馆大多坐落在街道的一侧,我与同行的同学也没有考虑太多,在booking上定了一家合适价位的旅店。虽然我们的英文水平还无法准确地与当地人进行交流,但是酒店的员工也很耐心,所以第一晚,在达令港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后,我们也安全地住在了国王十字路口。虽然第二天发现我们住的地方是悉尼的红灯区,犯罪率相当高……
       第二天就是项目的开始了。因为我们没有在当日到达机场,所以还是在市中心吃过午饭后,等待接机的师傅接我们到住处。住处在新南威尔士的校门对面,干净整洁,离上课的地方也不是很远,因此对我们来说,大多数是第一次出国,已经心满意足。第一天晚上,参加项目的大家简单地相互认识了一下,就各自回屋休息了。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自己做饭,或许是国外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迈向独立的一步。很显然,我和我的室友,来自法学院以及物理学院的同学,第一步迈得就不太顺利。澳洲每家每户,特别是house里都有烟雾报警器,之前听在澳洲留学的同学说,烟雾报警器如果触动时间较长,火警的消防车上门救火的话,需要支付一千澳元的费用。所以我们做饭的时候一直控制油烟,但是不幸的是,在做最后一道菜——炸肉饼的时候,我们忘记打开油烟机,一时烟雾弥漫,烟雾报警器不幸地被我们弄响了。幸运的是,经过开窗通风、打开厨房的后门、用枕头驱散烟雾后,我们在两分钟只能及时关停了烟雾报警器。后来想想,生活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对当地政策的不适应,比如在路上,如果是斑马线,甚至在没有红绿灯的情况下,都可以直接过马路,只要汽车司机看到有行人经过,就会停下来让行人。但是如果不在斑马线,汽车并不会“礼让”。我有次在悉尼街头玩手机忘记看路面情况,险些被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轿车撞到。而中国却不是这样,如果是在斑马线,和没有斑马线的地方的差异其实不大。所以,如果让我总结出对于生活的感想,就是在出国前尽可能多地与之前参加项目的学长学姐进行交流, 并且在网络上多了解一些当地的法律法规和习惯法,以尽快适应当地的生活。我在出国之前觉得到当地再了解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没有疏忽的时候尚可,假如有了一时疏忽,出了事也是无法挽救的。
       管理方面,这次是CBL负责全程的安排。由于是短期项目,选课的事情也不需要我们操心,且住宿、饮食项目方也有相应的安排。在行程规划方面也比较紧凑,可也留下了许多空闲的时间供我们自由活动。当然,自由活动的同时也要求我们与带队老师保持密切的联络。此外,课堂外的访问还去了银行、律所、传媒公司等等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周的周二我们一行还去往了堪培拉的国会山参观,在议会大楼,观看了Question Time的辩论,也从另一个维度了解到了澳大利亚的政治体制。不再局限于书本的知识,鲜活的、呈现在眼前的事实或许更能给大脑留下深刻的印象。
       学习方面,其实我一直觉得,在14天内系统地学习一门课程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感性认知在项目中其实比具体的知识更为重要。具体来说,我们可能会在半天内学习一门叫作“澳大利亚的政治制度”或者“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这种课,但是中国的政治制度、法律体系可能是我们中国的本科生四年,甚至加上研究生四年都无法学习完整的,更别提一个外国的政治制度或者法律体系。因此,这跟我们学校的通识课程就有很高的契合度,相当于通识教育,通过对政治制度或者法律体系的简略介绍,启发我们在比较中获得一些认知。比如,在澳洲的权利分配体系下,国民获得了什么又没获得什么;在澳洲的法律制定过程中,政治力量会介入多少。这些发散性的问题。但如果是国会的机构、某部具体法律是如何规定的,这些内容是肯定留在我的记忆中的。现在回想起来十几天的经历,我记住的是澳洲对象征的尊敬——他们未必真的把女王当作最高权力的拥有者却在女王生日当天放假,以示对其尊重;他们对规则的遵守也是前所未有的——在市中心购物根本不需要担心买到假货;他们的法律基本从英国继受, 具有很典型的英美法系的特征;他们的法律以判例法为主,但是与英国相比,成文法的比例也有所提高;等等。而在此同时,我也能感受到老师的幽默、风趣、热情、好客。在讲座结束之后,他们往往会问我们昨天去了哪儿,并且会与我们分享学校、公司周边的美食。这也给我了另一种感受——澳洲的人往往会很客气地对待陌生人,无论是餐馆的服务人员,还是在景点擦肩而过的人,他们都会友好地与我打招呼。印象深刻的是邦迪海滩,当时正值盛夏,水母泛滥,有一个澳洲的老奶奶戳了戳我,对我说那些水母是有毒的,要小心被它们蛰到,所以我侥幸逃过了一劫,同行的一些同学有的被水母蛰伤,所幸是水母的尸体,并不是活物,所以毒性较低。不过回想起来,那个老奶奶慈祥的脸庞确实是忘不掉的了。
 
       虽然在澳大利亚呆的时间比较短,之后还去了布里斯班,所以总体来说,寒假也基本被澳大利亚之行占据了。不过很有收获,确实是一段难忘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