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UC Berkeley BISP交流总结
时间:2018-03-06 14:16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葛一帆

       我在2017年秋季学期于UC Berkeley交流。UC Berkeley是美国加州的一所公立大学,具有悠久的历史和顶尖的学术实力。本文将从课程、生活和社会环境这3个角度来总结这一个学期交流的感受。


课程

       UC Berkeley的课程丰富多样,专业方向齐全,并且会将新兴的热门研究领域也编排成课进行教学。前沿领域的课程大都是研究生课,但UC Berkeley并不阻拦本科生修习这些高层次课程。年级和专业的差异只会影响选课抽签时权重,而不会成为硬性限制。这样的制度大大降低了本科生接触学术前沿的成本。在南京大学,只有少部分低年级研究生课是本科生可以选的。想要学习前沿知识,只能求助于第三方,比如直接阅读相关文献、MOOC或外出交流进行学习。前沿领域的文献面向的是业内人士,入门阶段直接阅读会需要大量精力去消化;MOOC良莠不齐,也很难保证有足够的学术深度,因为MOOC大部分面相的是业余人士或者需要掌握一项新技能的工程师,不需要过多的理论;外出交流经济成本较高。我认为,南京大学也应当学习UC Berkeley,将前沿领域的研究成果编排为研究生课程,并且开放给本科生。

       我在UC Berkeley一共修了4门课,其中1门为BISP项目必选的课,用作在美国学习生活的导引。其它3门课为:● CS 164, Programming Languages and Compilers; ● CS 188, Introduction to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EE 227BT, Convex Optimization. 在UC Berkeley,课程编号小于200的是本科生课,大于等于200的是研究生课。

       像UC Berkeley这样的美国的大学授课有有一些和南京大学不同的地方:


●    助教在教学过程中的参与。在南京大学修过的大多数课(大一时候的微积分除外),助教的作用仅仅是作业批改。但在UC Berkeley,大部分课程中,助教不仅仅参与作业批改;每周都还有讨论课,由助教讲解如何运用课上讲过的知识,并且会以一些习题为例子。这样就既减轻了教授授课任务的繁琐,又能保证学生确实知道如何运用课上学到的知识。(以及,在UC Berkeley,参与教学是作为研究生的一门必修课的,不做助教无法毕业。)


●    Office hour。美国的大学里任课教师和助教通常都会每周抽出1~2个小时作为office hour,告诉学生,可以在这些时间段去办公室找他们聊天。聊天内容可以但不一定要是和这门课相关的。这不仅仅给了学生弄明白课上没弄懂的问题的途径,也利于学生和教授以及前辈培养私人关系。学生需要适合自己的导师,教授也需要资质、背景让自己满意的学生到自己的实验室。Office hour提供了让教授和学生相互了解的机会。在南京大学,很少有老师提供OH。


●    课程讲义。我在UC Berkeley上的3门课,老师都提供了详细的课程讲义,并且每次作业和讨论课习题也按时放出详细答案供参考和课后巩固。南京大学在这件事上做得不是很好。Slides大多数老师都有做,但是lecture notes很少有老师写。当然,有的老师自己写过教材,然后就用自己的教材上课了。但是,教材通常都会包含琐碎的细节,而且更新频率也比较低。Lecture notes应当是为会修这门课的学生定制的,其目的是要让这些学生弄明白课堂内容。


生活
       伯克利是旧金山东面的一个市。我感觉,它大概和中国的一个镇差不多。伯克利没有高楼,全市最高的建筑物是UC Berkeley的钟楼。我住在UC Berkeley西南面的居民区。靠近学校的地方有高于5层的公寓楼,但是我住的地方都是自建民宅,以2层为多,也有1层或3层。由于是自建民宅,别墅都还带个院子,所以花种得特别多。我刚到的时候是8月,花还开得很艳,使我走着走着就忍不住拿出手机来拍照片。


       刚到伯克利的时候有一件事是使我非常不习惯的:没有方便的共享单车。共享单车确实也有,但是取放都一定要在特定的地点,这样不方便,不如不用。UC Berkeley发给我们一张公交卡。凭这张公交卡,可以免费乘坐AC Transit公交车。如果要去西面的旧金山或者南面的奥克兰,也可以用这张公交卡坐轻轨BART,不过BART就是要钱的了。


       UC Berkeley在伯克利的东部,靠山。所以,从靠西的住所到学校都是上坡,骑自行车非常吃力。对于之后再要到UC Berkeley学习的同学们,我建议住在离公交车站比较近的地方,坐公交车上学。


       加州气候温和,物产丰富。不过,由于人工成本较高,日常吃饭还是比较贵的。比较便宜的店,吃最便宜的东西,一顿大概10美元。UC Berkeley有4个食堂。这些食堂都是自助式的,刷卡交钱进入餐厅之后随便吃多少。早、中、晚饭的价格为10、11、12美元。用Cal 1 Card(相当于校园卡)刷卡进入食堂则有每顿4美元的减免。

 


社会环境
       此次美国之行有一点令我感到惊奇:美国与中国竟然如此相似,大部分事物都能相互对应起来。但又一想,这也不奇怪,毕竟是相当文明水平的现代社会。

       同样的职业,直接按汇率来换算,美国人的收入大概是中国人的5倍,物价大概是2-3倍。这就导致了美国人的生活水平确实要普遍地高于中国人。不过,更多的收入也带来一点不好:太高的人工成本使得物流运费高,人们就不喜欢网购,于是电子商务就没有中国这样发达。

       加州是美国最左的一个州。在伯克利期间,我旁观过他们的游行示威活动。我觉得,Antifa这个极左组织已经陷入了滥用集会权利的泥淖中了。他们的政治诉求,比如庇护非法移民,并不能够代表大多数人的意见。集会和游行应当是用来向一意孤行的政府展示人们的不满的,而不是让社会群体之间用来相互攻击的。并且,极左派的游行还往往伴随暴力事件。这真的是已经走入歧途了。
 


       此次美国之行还让我对一件事情的观点产生了转变:大学录取是否应该优待黑人等弱势群体。我从前都是认为不应该的,因为这样对于勤奋的亚裔学生很不公平。但是,当我发现UC Berkeley校园里几乎看不到黑人的时候,我就转变成黑人优先录取的支持者了。在加州,我看到的黑人,大多是食肆服务员、道路清洁工、公交驾驶员以及保安和警察。学校里面,不仅看不到黑人老师,连黑人学生都非常少见。而东亚面孔的和南亚面孔的,加起来比白人还多。虽然我不是美国人,对这件事看法也没有任何用,但我认为应当给黑人机会。亚裔的孩子往往有高学历的父母,从小就能在适宜的环境下学习;但黑人的孩子就没有这样的条件了。用相同的录取标准,对于起跑线更远的黑人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不公平?

       另外,有一点是我认为美国做的非常不好的:流浪汉。中国现在城市里乞丐已经不多了。但在美国,流浪汉非常多,而且在街心公园之类的地方会集结成群。这就非常的可怕。这些人已经一无所有了,犯罪成本就变得非常低。在伯克利,如果把自行车停在公共场所一晚上,就算加了锁,第二天去看的时候也很可能锯得已经只剩一个车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