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7年秋季学期利兹大学交换经历
时间:2018-03-08 11:21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2015040016 李果 哲学系
       申请这个项目之前我还不了解利兹大学是什么样的一所学校,在网上搜索了专业排名之类的信息以后有了一个朦胧的认识。正是这网上对Leeds低调的描述,让我实际的交换经历充满了超乎预期的惊喜。


       这所大学和曼大是英国公认的“敌校”,并且中国研究生的比例和人数均没有后者高(这意味着你的社交圈里可能会有更多的世界各地的小伙伴)。就本科生而言,非商科专业中的华人面孔是很罕见的。像我选修的哲学、宗教、政治、语言这类的课程中,我总是唯一的东亚面孔。其实教授们都很喜欢听到一些来自欧美之外的文化影响下的学生的观点,在lecture或seminar上你会有种自己每次发言都能带来新观点的感觉。Media philosophy 和宗教学两门课上,教授举的例子以他们自己的文化背景为依托的多一些,但是提到其他地方也不至于Orientalism。总体而言阿拉伯文化的课是令人满意的。上社会学的课,从个体案例看文化还是很有意思,阿拉伯的多元性、历史的复杂性真实地通过案例展现出来。Arab和Islamism两门课相辅相成,一个介绍文化民俗,一个讲战争历史,看到了阿拉伯的两张脸。之所以选阿拉伯相关的课纯粹是出于兴趣。国内相关学术研究少,网上的帖子大多一知半解,一些懂英语的人看西方媒体新闻随意下结论,少有学术研究的踏实作风和靠谱的公知分析,这也是国内对伊斯兰有诸多误解的原因所在。学习Arab也与自己的政治爱好相关,想了解世界各地真实的人,所谓恐怖主义者真实的一面和兴起的原因。两门课程都比较紧凑,每节课涉猎的阅读材料较多。阿拉伯文化的课深入浅出,先讲Arab的异质性、人们(主要指西方视角)对阿拉伯世界的几大误解(Edward的东方主义orientalism)。老师喜欢抽丝剥茧,讲性别和戏剧的两堂课尤为精彩。课上一西班牙学生说这门课是他父亲强烈推荐的(20多年前他父亲曾在此处读过中东研究的硕士学位),可见利兹阿拉伯研究功力深厚。班上大多为英国本地学生,对阿拉伯问题有兴趣,不乏有学术头脑,每次回答问题都直戳要害的学者型同学。也有一些有阿拉伯外观特征(长相、带头巾的女孩)的学生,不过大多连半点口音都没有,已在父辈移民下变成了地道的英国人,与其中一人曾有所沟通,那个女孩每次都穿一身黑袍,黑袍下只露出一张立体清秀的脸和一双手足。我与其交流,谁知她十分热情活泼,还曾打趣我写essay太迟是因为太lazy,令我哭笑不得。教授头几节课身体不适,但还是撑着给我们上课,而且每节课都提前打印好ppt给我们方便做笔记,很有英国绅士风度(虽然听口音原籍并非英国,但还是很有英国绅士的味道)。他强调社会学不带偏见的目光和资料多元化的重要性,叫我们不要忽略照片、影像资料等种种社会学的一手资料。他强调学术规范,告诉我们要注意我们自己的分析而不是重在总结或应用他人之言。课程作业灵活,但要求我们要自主学习,主动思考,鼓励我们提问、参与课堂讨论,是一位很有启发性的老师,叫Sameh Hanna,这老师不高,但挺精神,走路很快,有一次与他一同等红绿灯,绿灯亮起后只见他绝尘而去。


       课前的任务很多元,除了必要的资料阅读,还有一些有趣的项目,譬如读一篇埃及的小说The Tray from Heaven并针对其做社会学分析,这小说的作者Yusuf Idris(1927-1991)之于埃及犹如鲁迅之于中国,有趣的是,这个作家早年学医、也当过医生,后来则想要从文来医治埃及社会的精神病痛,多像中国时代相仿的鲁迅!还有一次课前要看一部近年上映的讲埃及在穆巴拉克当政期间社会状况的电影,叫The Yacoubian Building,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该电影用多叙事的方式讲述普通人、军人、恐怖主义者、政客、女性、同性恋者,不断拷问埃及社会内在矛盾。这部电影在埃及上映后被一些激进民众要求下映,一定程度上,他们也不愿意看到一种不一样的叙述、一种镜像直面现实的电影。多像当下的中国,娱乐致死,深刻的作品人们看不懂也无人问津,肤浅的叙述才是大众的挚爱。这门课上还有太多有趣的事情,不一而足。


        而伊斯兰主义的课则从辨析伊斯兰主义的内涵开始,由于老师是二代英国移民(有典型中东男子相貌特征),我最初感到他对伊斯兰的定义有些矫枉过正,因为他强调伊斯兰是一种文化印记而与恐怖主义之类的无关,这样的定义让对伊斯兰有西方媒体灌输下形成刻板印象的我接受无能。但随后在上课和课后阅读中,我逐渐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我们从大约19世纪起的对现代伊斯兰世界有重要影响的思想家们一个一个说起,起先我对这些思想家兴趣不浓,一是因为闻所未闻,二是不知道他们对后世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三是因为我个人对政治人物更感兴趣,结果随着课程的推进,我逐渐发现现代伊斯兰世界在政治和文化层面上的挣扎早在当时就已被深刻地讨论过,而后世对伊斯兰世界政治和宗教关系的讨论也都发源于早期思想家的几种观点,譬如比较彻底的世俗主义、伊斯兰是全部包括政治、和伊斯兰可以辅助民主政治以及民主政治被伊斯兰所用,各种观点都有精辟的论证和现实的实验,由这些不同流派观点发端,你可以理解穆斯林兄弟会、基地和ISIS 这些政治团体的行为和背后的宗教、政治观点论证,你也可以弄明白凯末尔改革、霍梅尼伊斯兰革命、阿拉伯之春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以去理解大伊斯兰地区的政治、宗教状况。穆兄会对宗教教义的执着和对现实埃及困境的无能是穆巴拉克倒台后民众又反对穆兄会的原因。基地由早期圣战组织塔利班孕育,在苏联美国把阿富汗搅得一团散沙之后杀出重围、反西反东只要伊斯兰(与霍梅尼口号如出一辙),他们不相信哈里发的存在,不同于ISIS自称要建立大哈里发国。所谓恐怖组织的不择手段可以假借经典文段而拼凑证据,但经典本身就有无限种解读方式,只是他们选了最残忍的一种并付诸现实。沙特为保自身财路推行瓦沙比主义,暗中支持各个中东地区逊尼派系。土耳其彻底的世俗化改革并没有使其抽身于中东乱局,毕竟其地缘位置所限,注定要在亚欧俄美各方势力中挣扎。这门课学生讨论不是没有热情,只是真的话不多,不过大家都有自己的真知灼见,更可贵的是,由于文化的多元化(我作为又一唯一亚洲学生,其他人来自英国或美国,有一人为英国二代中东移民),我们对同一事物的观点往往很不相同,譬如一次讨论中东政治到底应不应该世俗化,作为“社会主义国家”长大的东方少年,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政教需分开(但这一观点在另一门宗教学的课上被老师质疑,老师提到英国和沙特是世界上唯二对教会领袖保留议会席位的国家,我们眼中几乎是最老牌最早的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居然严格意义上并称不上是世俗主义的国家!),但是同组之中的英国女孩对这一问题显得有些犹豫和模棱两可,而那个有中东相貌特征的女孩却斩钉截铁地反问我:“世俗化?你觉得怎么世俗化?Shria法律几乎提供了所有的政治方案!世俗化真的能解决如今中东的政治困局吗?”我听到这一质问一下就懵了,诚然我对伊斯兰的背景知识没有她丰富(或者至少我获得的知识多是二手的,而她有真实的阅读和政治体验、她会阿拉伯语),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这并没有动摇我认为世俗化可行的信念,毕竟也有重要而富有影响力的伊斯兰思想家Muhammad Abduh提出伊斯兰不是一种限制,而是一种精神力量,主张世俗化、去头巾等等。当然,按照伊斯兰原则建立世俗国家的想法也有很多,譬如经典的Muhammad Iqbal 的三角式归于上帝的政治体系(与霍梅尼提出的Wilayat-i Faqih——judgment of jurist神似),也有Raziq的垂直式对于上帝的政治结构,政治实践中有彻底世俗化土耳其AKP政党,也有霍梅尼理想式的能人政治。只是一时间我有些底气不足加上词穷,居然回答不上来。要是现在我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世俗化不是摒弃伊斯兰,而是有伊斯兰的世俗化,不是抛弃神圣意味,而且抛弃酋长、宗主式贵族政治结构,去迎接更加公平透明民主的“世俗政治”。


       还有就是宗教课了。宗教课老师激情澎湃,所以学生时常无法恰如其分地应对这份激情。不过宗教导论还是很有趣的,老师讲了宗教的定义,讨论了社会学古典、现代、后现代对宗教学研究的方法论和意义。三部重要文献是Durkheim, E, The elementary forms of religious life,定义的宗教是划分sacred和profane的集体活动(collective),据同学老师说语言有点晦涩,但我这个母语非英语的人反而不觉得,我觉得词汇也不算艰涩,可能是我们的语感不太一样吧。以及女性主义社会学家Daly, Mary.的Beyond God the Father towards a philosophy of women's liberation 从女性主义的视角批判男性形象的上帝和上帝影像背后的父亲,言辞激烈,呼吁女性自身的觉醒。还有看不懂的post modern 的Tweed, Thomas A., (2006) Confluences: Toward a Theory of Religion.讲宗教的流动性,这才叫语言艰深晦涩,比喻太多,整个论证就是个大比喻,把宗教比成流动的液体本来就很匪夷所思了,他还在文段中用许多小比喻,我读了三分之一干脆放弃。在这门课的seminar上我的发言算是比较积极的,讨论时表达的观点也比较尖锐,比较体现了我的个性,但是同学也很nice,听完你的观点会讲自己的,如果不一样也没关系,真的很享受这一过程。比较喜欢老师节选的小视频,一些田野的实地宗教活动考察,看太平洋上小岛岛民的生活和锡克教人洗手喝水的礼仪也挺有趣的(老师常年包着头巾,正是锡克教男人最明显的外貌标志)。
在利兹我参加了很多有趣的活动!


       学校的攀岩社(这个社的名称超酷炫,叫Speleological Association,其实叫caving不就行了)是去英国峰区和约克郡谷地攀真正的天然洞穴,一般都爬个20米左右的。结识了一位建筑系英国女孩,美丽勇敢,气质非凡,有一颗热爱自然敢于冒险的勇敢又谦和的心。攀岩社人和善有趣,也是攀岩必须互相帮助的缘故,这里的社员都如此的热情友善。


       学校组织的交换生在利兹附近的公园之行中我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德国女孩幽默健谈、土耳其印度女孩友善好沟通、意大利女孩虽然沉默但也乐于与主动示好搭讪的我交谈、一个希腊的姑娘口语不好但是一提到希腊的事情话就很多,英国人也不似想象中那么冷漠、尼泊尔男孩更是好讲话。湖面有人划船,皮划艇也不是英国什么稀罕的运动了。英国的成年人并不把我当孩子一样看待,认识的两个医生都邀请我一同出去游玩。我曾被医生邀请到一个郊区的田野和茶室,被一位当地医院的高级护士邀请至local Christmas market,真是体验了一把本地人的生活。


       在当地教会组织下,我去了一次峰区和一次剑桥,住的都是当地与利兹教会友好教会中信徒的房子中,他们基本都是当地中产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住在精致可爱的儿童房中和品尝简单中透出复杂的英式传统早中餐,和一群玩得很好的世界各地前往利兹交换的伙伴一起在当地餐厅进行长桌晚宴。


       因为我对英国新教的仪轨、教徒日常特别感兴趣,所以我在英国时去了不计其数个教堂(比较有代表性的有St gorge, Gateway, 剑桥Rock baptist Church、峰区教堂、牛津new college chapel等)或大或小、或古老或现代、或正式或临时,都各有味道。有长者为领袖发言(峰区),有年轻人主持有摇滚音乐(利兹两所),有老人孩子齐聚、场地为学校(剑桥),有超古老宗教仪式的国教教堂(牛津),各有特色。吃遍了教会朋友里hand made的英国地道甜点和食物(apple crumble、各种巧克力甜点、muffin、scones、超甜蛋糕、经典英式下午茶、热巧克力、摩卡、latte、couscou、芝士或者茄汁pasta、pizza、非洲小米的饭、春卷、吞拿鱼三明治、火鸡、yorkshire pudding、烤鸡肉派、炸鱼薯条、鱼肉塔、墨西哥三文鱼卷饼、汉堡)。对基督教义有了进一步了解:譬如什么才是真正的基督徒、观看了两次正式的baptist、参加了教会的课程、了解到了英国的宗教信仰状况。参加了黑人兄弟的读经活动,有点不适(需要自我反省),但被他们的健谈乐观、嗓音优美以及对肤色自嘲的勇气和呼吁平等的理想所感动。


       学校提供一些零散的、需要自己报名参加的课程。譬如Skill@library的课程, 我去了好多次,教一些对付拖延症、学术论文写作文章结构、如何高效做学术笔记摘录之类的课程,每次去都有一些收获。


       英国大学的就业指导做得是很不错的。很多看似冷门的专业也可以在那里获得很多就业建议。Career centre CV课让我从employer的角度审视大学生,还需完善自己的能力:语言、计算机等硬技能,并且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并为什么能干这个。Social media创业课不错,不少人参加,看到了英国年轻人创业的热情(包括我的加拿大美女舍友也是ins上的网红)。课上有个德国富二代同学,在课上宣导“创业就算输了只是多花了些时间”这样的信念,不过他长得太帅了,听他讲话容易走神。Freelance journalist激发了我写作的热情,感觉听讲座的身边同学都有意从业,有一些已经成为业余的freelance journalist。我参加这个只是图个新鲜,对新闻写作没有任何概念,但是那些同学还是很认真倾听我发言,耐心回答我提出的一些和专业写作有关的问题。


       黑人平权运动领袖讲座大多黑人伙伴参加,我是少数其他肤色人种了,主讲人有社会声誉并不在乎金钱,这种精神我很是佩服。有学生提了精彩的问题,主讲人也鼓励对方公益创业,一代一代间如此传递公益接力棒,我看了有些触动。在女性主义社团里,同学们都发言踊跃,“抱怨”自己生活中观察到的受超模媒体影响而对自己身材表示极度不满意的精神、身体双重受害者,我从中感受到了欧美年轻一代对社会问题的敏锐性,以及他们从自身出发思考社会病痛的自觉。


       我还参加了冥想社,感觉自己冥想几乎是在睡觉了,和一个利物浦的妹子聊天,发现她和我一样。但还是感受到身边的外国同学确实从冥想中获得了平静的力量和放松,对此我也不是很惊讶。摄影社去残破教堂,教堂没什么看头,倒是小溪环绕很有意境,并认识了一个学现代戏剧的伦敦男孩,我向他介绍康德,他也告诉我英国的戏剧学习有文学理论也有实地操作,听上去很有趣。


       去勃朗特故居认识的文学社的英国女孩们都很潇洒友善,她们也会认真倾听你的发言,并真心对文学充满热情。勃朗特姐妹当年住宿的照片看上去真是荒凉,也无怪简爱和呼啸山庄都有一种呐喊式的原始力量,想必是根植在这一望无际的苍茫荒原之中了。


       去Scarborough认识的研究生都很友善,越南女孩受她们历史课本影响对中国人虽然有着发自本性的友善但也有些许戒备(牢记中国侵略过越南的事实,当然因为中国大国沙文主义也没有道过歉,于是她不知因何提起中国侵越时我迅速地表示了赞同以表明国人并不是全然不知这段历史,希望那些姑娘心中有些许欣慰)。海边小镇的风景还可以但这种蒿草、残破的古堡、海滩…这种苍苍凉凉的感觉真不是我所好,不过与一干朋友一同出游也算尽兴。阿根廷男孩很喜欢开玩笑,还教我南美发音的西班牙语,简直要把我口音带偏。


       和当地教会朋友一起去的达西庄园在我看来也没什么看头,无非是富人炫富。当时昂贵的中国瓷盘贴得满墙都是、寝室贴上一墙青青绿绿的中国花鸟草兽图实在是太没品味。倒是室外的几个后现代雕塑有点意思,可见达西庄园新主人也不见得如同其先祖一样炫富有余文化不足。


       还有就是健身房了,学校提供很多健身课程,我有空也常去练习。有zumba、ballet、boxing、climbing wall、kungfu、bicycle、body combat、patilla,这些我都参加过,还有一个游泳池和三个壁球场对学生开放,可惜没来得及去用。


       我的一个舍友荷兰人,十分nice,一个澳大利亚姑娘是宅女,两个加拿大女孩是social animals。荷兰女孩说来到英国有culture shock,问我有没有,我本来还想说没有的,但人家和英国一衣带水的都说shock了,我也只好说有啊有啊。她说英国人不直接,有点冷文化的味道。就我的经历来说我觉得还好,后来相处久了才知道,她快人快语,说话经常不留情面,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她说英国人不直接了。


       在利兹还和一位广州来的研究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的人脉圈也挺广,她之前在英国读的本科,人又特别nice,所以在许多方面能够给予我建议和帮助。她的印度室友和我们发生过几次激烈的辩论,她的立陶宛舍友和我分享学会五门语言的心得(我还在课上认识了一个波兰女孩,流利掌握母语外英、德、法、俄四门语言,和她一起学西班牙语,半年她就达到了中级水平)。后来又认识了一个在英国读灯光设计的女孩,她带我去看一些经典英国戏剧并且做一些专业的解说,还在戏剧结束后留下来和演员聊天,谈一些戏剧灯光设计的问题,我也一起参加,十分尽兴。


       在利兹交到一个挪威的挚友,她学语言学,我学哲学、宗教,她说我学的东西有趣但是太难,我说她学的东西无聊但是很容易(自然是开玩笑了,语言学不见得容易,但确实没有一些哲学的内容要难)。她人真的特别nice,四个月间我们俩见了很多次面,到最后都舍不得对方,我们一起探寻英国甜到飞的手工甜点,交流一些学术上的见解,她还给我做挪威旅游攻略(事实证明我在挪威玩的时候,一些地区只有挪威语标志,她的语言教学和人文地理介绍帮了我很大的忙)。她说她有亲戚经常去香港出差,也希望以后来香港或者广东的时候我当她导游。


       我在英国基本上隔几天就会写一次日记,所以很多细节的东西都记录下来了,还有很多故事、很多人、很多感想,还需要更长篇更大论才能说够。在交换的长假以及结束之后,我一个人在英国各地和爱尔兰、挪威、冰冻都进行了自由行,又认识了更多的朋友、了解到更多地方的风土人情。很感谢学校的这个交换机会,以及父母的支持和信任,让我交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了解到英国的本科教育、真正地体验了英国的文化、在年轻的时候独自在异国他乡旅行、思考。希望大家要好好利用南大的交换资源,多走走看看,一定对将来的人生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