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8寒假英国牛津教育体验项目总结
时间:2018-03-09 09:23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级戏剧影视文学系 张楚涵
      在去英国之前,多年以来我对这个国家的印象繁富又肤浅。
      我知道它在地球仪上的位置——欧洲大陆旁边小小的一块儿;我知道这是个由女王、魔法、福尔摩斯和007守护的地方。我知道历史书上写的日不落帝国和微博上持之以恒地“Bang Bang Bang”的大本钟。还有莎士比亚在《理查二世》里令人过目难忘的台词:“这神佑之乡,这一际土疆;这一壁河山,这一个英格兰。”
      总之一想到英国,除了长达十多页的英语试卷外,就是满目上下翻飞的奇幻景象和耳边停不下来的诗文。当然在我刷过大量States Britain的推特后还对难吃的食物和糟心的天气非常难忘。
      所以略有点遗憾,这次既没有吃到很难吃的食物也没有碰到很糟心的天气。连雨伞都没拔出来几次。
      去的时候我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因为是向西飞,所以从出发到落地都是白天。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俄罗斯疆土的辽阔。十三个小时的飞行,可能有六七个小时都在俄罗斯领空。低头可以看到穿破云层的雪原。太美了,明明那么寒冷,却因为更高处的阳光显现出耀眼的波纹。

 


     在牛津学习的那些讲座、课程,抛开极端紧凑的安排,其实都非常有趣且令人愉快。课堂之外的生活也是一样。六七年前我有幸去过一次美国,我走在那里的每一步都清晰地提醒我,这是在美国,这里是远离我家乡的地球另一端。而在英国,在牛津,我很难有切实的在这里的感觉。有很多同学很兴奋地称呼自己也是牛津人了,我完全感受不到。我知道这里与我生活的城市、国度都千差万别,但就算我听着来自各个国家的教授的讲座、杯子里搁着着英国的茶包、钱包里只有英镑、每天张口闭口都需要用英语,我还是不会感觉身边的任何一样东西在把“英国”这一特质往我的毛孔里塞。在比现实更深的地方我觉得和平时的生活一点区别都没有。这个地方很和蔼,有一种埋伏在土地里的柔软。我猜想可能是它经历了很多,它的锋芒压在柔顺的彼得兔一样毛绒绒的尾巴下面。
     一旦听说了一点儿传说和作品,就很难把想象和现实在这里区分开来。在超市长排的自动售货机上刷着二维码就会想到曾经和它作斗争的华生,这就和经过剑桥大学的湖畔会想到牛顿一样自然。转过每一个街角都有可能瞧见小时候读英国文学书时想象出来的画面。总是半梦半醒的,也能说是一种浪漫。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经过牛津某个学院拐角时瞟了一眼看到的景象。雕刻着复杂窗花的玻璃上滑动着色彩饱和的天空和丰满的白云的影子。
 

      还有剑桥的河上穿行的轻飘飘的、经常撞上鸭子的船。
 

      英国的博物馆数量很多,参观的每一个都别具特色且内容丰富。一排排动物骨架的对面可能是摆着亚里士多德雕像的宏伟石柱。
 

 
     当然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大英博物馆。抛开那些个镇馆之宝,我回国后曾经好几次梦到的是一个全都是瓷器的馆。这些漂亮的陈列品,太壮观了,它们的美和掠夺的伤口嵌合在一起,琳琅满目地按照色彩紧密排布在柜中。整齐的玻璃柜向各个方向折射出光和它们的影子。在安静的走道里行走,却感觉像是穿过一场轰轰烈烈震撼人心的歌剧。
 

     英国的白天很短。总觉得还没怎么亮着呢就到晚上了。然而仔细观察了几天后,我发现这也显得很俏皮。有一天正午我终于捕捉到了太阳最亮的一个瞬间:所有的涂着各种颜色的楼房一下子抹上了一层蛋黄,失去了平时的阴灰色调,显得像被太阳打入了动画片里。过了没几分钟,这种光就消失了。太阳会越来越西行,直到被深蓝压倒。
 

     进入黑夜的过程很长。蓝色的夜晚在天空渐渐散开。包裹起下面一排排的树和房屋,渗透进狭窄的街道。渗入怀有过野心和梦想的人建造和走过的街道。随后逐渐沉入安静。
 

     这里的人有着令人羡慕的耐心和礼貌。书店里的年轻店员可以慢悠悠地花十分钟给我找一本漫画书,等车的路人们可以排穿越两条街的队因为只占着一列。他们身上带有让人想起高礼帽和长风衣的气质。在街道上裹着厚厚衣服和胡须唱歌的老爷爷,和在丘吉尔庄园穿着礼服弹琴的老爷爷,他们惊人的相似。在毫不相像的地点散发同样动人的魔力。大街上每个笑着跑过的青年说起话来都有可能像伊万麦克格雷格,但真正交流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操着不一样的口音。当然也有可能是来自各个国家。说话口音独特的教授在听到我说他讲起话来像卑鄙的我里的Gru后特别开心地说要发到他的脸书上。我从来没见到过是哪位学校的员工每天帮我整理房间,但我想ta一定也是个可爱的人。因为有一天回到宿舍我发现我前一天买回来就乱放的小鸭子被这样端正地摆在收好的枕头上。
 

     我们这次没能见到大本钟,因为它正在修缮,裹着施工围墙。从伦敦眼上看起来,像是包裹在厚厚的白色的礼物盒里。有一点可爱,和这个国家一样。裹在让人惊喜的礼物盒里面,却装满了可能意味深长的历史与人生。就像我见到的穿着鼻环套着酷炫外套的朋克青年在甜品店做着又甜又柔软的巧克力饼,橱窗里黑色糖块的旁边摆着一个小小的挥舞光剑的达斯维达玩具。奇妙,但无比的和谐,这些都是大英帝国均匀的呼吸。
    很感谢这个让我吃到了真正的巧克力蛙的国家。也感谢同行的朋友们,比起装饰华丽的建筑我更喜欢每天都笑得很开心的可爱的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