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加州伯克利交换交流总结
时间:2018-03-13 09:41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软件学院  151250135 万年杰
 
比起身边同学风生水起的大学生活,我觉得我的生活较为平淡,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爱这样的生活。但有时候,平凡中也会有不平凡,而这星星点点的不平凡于我来说,就会显得尤为珍贵。
 
2017年秋,我通过了学校组织的笔试面试,得到了去加州伯克利大学交换一学期的机会,对此我内心波澜四起,这将是我第一次出国,也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远离家乡。除了好好完成自己的课程,我期待的还有很多,我期待能更大地提升自己的英语水平,能结交一二挚友,能看到美国社会的点点滴滴。这些我都在日后的生活中努力去做了,尽管有的结果不甚理想,但收获还是颇丰,毕竟我相信“天底下没有白走的路”。
 
初到美国,我被这里清新的空气,干净的街道所吸引,看来那些文章里说的不是假的,美国是有那么点骄傲的资本的。不久我意识到,美国社会虽以自由著称,但同时又是个极其讲规矩的社会,人们都在在社会这个大框架中干自己该干的事,倘若有人想搞特殊,那必将引来各种各样的批评与指责。
 
有一次一名好像印度裔的司机因为不注意,把车开到人行道上来了,当即有一名好像是大学生的青年便怒不可遏,跑到窗户边指着该司机便骂了个痛快,一边指着路边的绿灯,一边大声痛斥该司机,该司机一言不发,想必知道自己理亏,乖乖把车倒了回去。在美国能看到很多不小心过了线的车倒车的情况,或许都知道不这么做会被骂吧。在美国车都是要让人的,如果没有交通指示灯,你大可不必小心翼翼地过马路,因为所有车都会乖乖停在他们该停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等你过马路,这时如果你微微低头或者以手势示意,车里的司机也会礼貌地回应你。对比国内,我看到的是这个社会的浮躁,在我刚回国的那几天,我也会像那个青年一样对不让行人的车主怒不可遏,但是过了几天便恢复正常了。我意识到国民素质的提升不是一时半会儿、靠你我之力就能解决的,我们这一代肩负了太多的使命,这是其中之一,但只有让大家都有了这个意识,教育才有立足之地。很多美国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是“不守规矩,不愿排队”,许多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印象是“很吵,公共场合喜欢大声讲话”,这些印象绝不是空穴来风,我们也万万不可有玻璃心,因为他们的印象大多是建立在部分中国游客之上的,我们只需铭记于心,如若你有朝一日踏出国门,当身体力行,让其刮目相看。
 
我所居住的城市是伯克利,如果说美国是个自由国家,那么伯克利就是自由的中心,走在街头随处可见的艺人与演讲者即是表现。刚好2017又是Free Speech五十周年,所以各种抗议、演讲更是层出不穷,搞得有一次警察都爬上了学校一座咖啡店的屋顶。这么多演讲中,有呼吁和平的,也有呼吁保护环境的,但是还有煽动种族歧视的、挑动暴力的,这就是所谓的“Hate Speech”。在Berkeley的这段时间,我思考了很多类似的问题,于此类似的还有“DACA”问题等,在此之前,我从未被暴露在这样多的冲突之下,我们的祖国在用各种法律法规为我们建起一道道保护罩的同时,也剥夺了很多我们辩证思考的机会,这样做究竟对不对,我无从知晓,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尽管如此,我并不迷茫,我的世界观从来都不是“二元的”,我知道灰色地带远远多于非黑即白,我知道辩证思考的重要性,只是这次经历使我更加坚信了我以前所坚信的东西。
 
我的专业是CS,这也是UCB的王牌专业,我有幸选到了EECS Department之前院长Edward A. Lee的最后一节课,在他的课上,我感受到了模型的魅力,他用他的睿智与谦逊感染着课上的每一位同学。我还拜读了他的新书《Plato and the Nerd》,这是一本讲述现代科技与人类发展关系的科普型著作,但其中蕴含的哲理与引人深思的问题却不比我所学的专业课让人轻松多少。这是我读过的第一本完整的英文著作,我感受到了英文这门语言在阐述逻辑方面天生的优势,但我最热爱的语言还是中文,她的含蓄内敛,巧妙精辟是英语所远远不及的,有时候我们需要做的不是据理力争“谁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编程)语言”,而是能了解各个元素的长处与短处,并游刃有余地去取其之长、补己之短,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无道理。
 
在这个学期中,我参与了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Audience1st”,是一个现在正在被美国3家影院使用的网上订票系统,拥有数千名真实用户。另一个是“Wearable Dance Pary”(以下简称WDP),翻译过来就是“可穿戴的舞会”,这个名字看起来不正经,其实是想显得有趣一点,它做的事很正经——根据国际标准用机器学习识别自行车骑行者的手势,并在其背上的LED方阵上产生相应的交通信号以保护其夜间安全,在平时还可以根据周围环境的声音产生不同的波形图。在这两个项目中我再次体会到了团队合作以及领导分工的重要性,在第二个项目的进展过程中,有一名美国队友时常不按时来开会,也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但出于各种因素,又碍于这类性质的合作没有什么具体限制,我和另外一名队友也不好多说,但这再次让我知道了提前确定标准的重要性。倘若我们提前定好了队伍章程,并说明处罚方式,就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相信这一经验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实践中真正能做的好的人寥寥无几,因为真正体会到其痛楚的人即为少数。故未雨绸缪,毋临渴而掘井。
 
 
我意识到要想在短篇幅内完全概括这次经历给我的改变以及我所收获到的,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总的来说,这次交换经历把我暴露于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更加狂野直接地使我又一次意识到了理解与包容、沟通与合作、辩证与批判的重要性。
 
以下是一些生活中随手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