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7秋季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总结
时间:2018-03-26 09:19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外国语学院英语系  161100011  顾馨兰
       2017-2018年度第一学期,我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进行了为期四个月的交流学习。其间收获体会颇多,下面将从学习与生活两个方面进行详述。
       在伯克利的日子,我找到了未来学习的方向。作为一名英语系的学生,在赴伯克利交流前,我对自己未来学习、工作的方向是十分迷茫的。英语系的发展方向通常有三:英美文学、语言学和翻译。显然在不远的未来,大部分的翻译工作将由机器取代,而我对文学的兴趣又不足以支撑我埋头苦做文学研究或是进行较为高阶的翻译工作。唯一的选择似乎便是语言学了。然而我校与语言学相关的课程似乎不多,对于这一学科我还颇欠了解,认为是一门较为抽象的,研究语言规律的人文学科。与人文学科都缺少缘分,却也没有特别感兴趣的理、工、商等学科的我,迷惘于前进的方向。
       在伯克利,我有幸借助与老师的沟通和不放弃的精神选上了一门名为Introduction to Linguistic Science(语言科学导论)的课程,并加入了该校Society of Linguistic Undergraduates(语言学本科生社团),得以一睹语言学在世界上是如何大展风采的。导论课课程内容并不难,重要的是带领我见识了语言学其实是一门系统性的科学,其中充满了开展科学研究的可能性。我曾以为语言学只与语言、文学、哲学这些人文学科向联系,在那里才领略到语言学是如何也与神经科学、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人类学、物理学等等诸多领域密切相关的。通过参观语言学实验室、观摩谷歌公司内与语言学相关的团队的分享会等活动,我看到了语言学家们通过各种科学测量,运用数据,并将理论投入实践的过程。我才发现,语言学正是一门我向往的科学。我想要去了解人类语言发展的规律,想要去为创造出能够还原出人类语言的人造存在出一份力,也就是对人工智能的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基本将自然语言处理确定为我的申研方向。未来的路虽不是立刻便在我眼前铺开了,但也清晰了不少。目标也许还会变化,但拥有目标的每日,我都能切实感受到学习更有计划和动力了。
       介于高昂的学费,除了这门语言科学导论外我并没有在伯克利选太多课。另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门名为Modern East Asian Fiction(近代东亚文学)的课程。选这门课的理由是想要了解国外大学的文学课堂是怎样的,又不想遭受来自英美文学的沉重打击。不知道是因为我对东亚文学比对英美文学更感兴趣,还是这位教授的讲授实在动人,这门文学课竟使视读文学和写论文为折磨的我经历了一番享受,还对做文学研究有了些微的兴趣。即使我与文学无缘,教授以很好的方式引导了我们带着问题进入对文学的探索,我想这样的方法能使我终身的阅读受益。这门课的同学大多是亚裔美国人。留学生加上加州本就有的众多亚洲移民,他们的勤奋使亚洲面孔在伯克利的校园里不在少数。而作为第二代、第三代甚至更多代的移民,这些我的同龄人是怎样去认识自己祖先的文化的?这是伯克利留给我的最有趣的思考之一。
       学习之余,我明显感觉到我与室友、同学间的实质性交流变多了。我将“实质性交流”定义为对学习、时事、人生等主题的探讨,而不是些可有可无的闲聊八卦。我不知伯克利的学习氛围能胜南大几筹,但大家热爱交流的氛围一定占了上风,还感染到了前去交流的我们。确实,在我们的文化影响下,我们中大部分人都不是爱交流的性格,但一旦感受到交流的魅力,认识到交流对拓宽自己视野和发展自己思维的益处,便十分渴望成为擅长交流的人。从共享与学业相关的信息,分享生活的经验,到交换对事物的意见,交流确实是一件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环境、认识世界、认识自己的事情。我时常懊悔自己没有在去交流前把英语学得更好,没有锻炼自己的交流能力,从而在那里开展更多更有益的交流。
       在伯克利的生活着实也充满挑战。在陌生的国家用并不足够熟悉的语言租房、购物做饭、办理各种业务、处理各种杂事和应对生活中的意外,其中的困难很多都是遇上了才知道,很难未雨绸缪。伯克利又说不上是个安全的城市,偷抢的事件身边就在发生,可能造成冲突的活动又频繁举办。所幸有中国同学和当地华人群体的互相帮助,至少从未处于孤立无援之境。这段生活使我明白了寻求互相帮助的重要性。
       因为可自由支配时间很多,我又常常独来独往,加上城市的不安全性,我在伯克利时心里时常被空虚、孤独和不安全感支配。有时我能明显感觉到不处于健康状态的心理对学习生活的明显影响。我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在自己身上存在的精神问题,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恶劣影响。我明确地发现,每当压力较大时,我的记忆会无法将事物与其出现的时间正确对应,这给那一时间我带来极大的恐惧。有时无法记住和理解自己几分钟前说的话,有时看任何事物都似曾相识,即使有证据证明它们才刚刚出现。记忆混淆、精神无法集中,这些无法掌控自己大脑的痛苦体验使我在那里的许多日子都急切地想要回到家乡,回到自己的舒适区,也使我现在也对出国学习生活有不小的恐惧。我试图去想象一切我会遇到的困难并寻找对应的解决方案,提早筹备,可是想到会有太多我无法预计的情况,就又感到了退缩。
       除了这些,我在交流期间也领略了不少自然与人文风景,切身体验了不同文化间的差异,领略了多元文化的魅力,但这些体验中并无太多个人特色,便不在此赘述了。
       总而言之,在伯克利的这四个月,对我而言是一次充满着极端的经历,与我在家乡南京波澜不惊的日子着实非常不同。其中有找到学习方向的兴奋,有接触高端领域的激动,有攻克新挑战的成就感,有无人倾诉时的寂寞,有遭遇意外时的绝望,有遭心病折磨的痛苦。这些时刻的情感无不比在南大能体验到的更为激烈。我想这次交流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拓宽了与学业有关的眼界,更是使我认识到在世上能遇到的人和事的可能性远超出自己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