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伯克利交流总结
时间:2019-01-14 22:13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180169  张昶旭
 
18年秋季学期,我作为一名交换生来到了伯克利进行为期一学期的学习。这已经是我的大四上学期,在大四上学期出国交换的学生并不多。
 
这次交换是我第一次出国,刚到旧金山的时候对一切都很迷茫。第一天去学校,我坐公交车就坐错了四回,要么是坐错了路线,要么是坐错了方向。2.35刀一次,心疼的很。相比国内的大学都是高墙环绕,伯克利校园的四周完全没有围墙。校园非常的古典和优雅,个人觉得最漂亮的建筑物就是主图书馆。
 
 
图书馆的阅览室非常的大,白天靠自然光,晚上只有桌面上一个个的小台灯,颇有哈利波特电影的感觉。
 
我们作为BISP的学生,是属于Concurrent Enrollment 学生的一种。 CE学生还包括BGA或者Haas商学院的交换等等很多项目。在选课方面,伯克利的学生一般是在上一个学期就选了课,但是在开学前三周会有调整。基本上优先级是本院本校生大于外院本校生大于CE学生。没错,我们就是在食物链的最底端。但是其实在选课方面不用太担心,只要不是选择像CS189这种大热门的课,一般最后想选的都能选到。
 
当然,BISP的导师会让你选择6门课,最后保留三门,退选三门。主要是怕你想上的课选不到,还能有个backup。并且会要求,直到你三门课正式enroll之前,你要在前三周同时跟进6门课。千万不要把这6门课当成是国内6门课的工作量,一周上6门课会把人逼疯的。每门课的workload分分钟上20个小时。不过我的建议是,你可以成功注册一门,就退选一门。或者冒点风险,跟进4门课,留一个做备用就可以了。
 
非常幸运的是,我选的三门都是我特别想上的课,我没有做一点妥协。而且这三门课的老师都是各自领域的大牛。Pieter Abbeel ,伯克利BAIR实验室的第一把交椅。 Dan Klein,自然语言处理的大牛级人物,篇篇文章引用他。Ruzena Bajcsy,担任过图灵奖评选委员会的主席。这样的机会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
 
一开始对于接受全英文教育,会非常地恐慌。相比较于美国的真实课堂,托福听力真的是太仁慈了。上课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先预习,只有预习了,你才能和老师站在同一高度上去接受新的知识。其实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上课走神的原因通常都是因为听不懂内容。如果不预习,除非保证你在老师上课的时候每一个环节都完整听懂了,没有一点遗漏,否则,一步落后会导致步步落后。
 
伯克利的课程大纲设置基本上分为lecture, discussion, lab section。有的课只有lecture和discussion,也有的课只有lecture。lecture就是教授讲的,通常每门课的lecture是每次1.5小时,每周两次。discussion的时间是每次一小时,小班制,基本上是助教答疑和复习巩固。然后每周都有固定的作业,基本上都是手写作业加编程作业。还有一些大的project作业。这里要特别推荐一下我们学校周志华老师的机器学习导论。我在大二的时候上的机器学习导论,当时就觉得这个课作业又难又重。到了伯克利发现,周老师的课程设置和美国的课程设置几乎完全一样,非常先进。不过因为作为选修课的原因,没有得到学生的足够重视。
 
我在这边修了三门主课。当然,就像之前说的,一门课的任务量要比国内的重太多。并且平时分占比很大,期中考试很多(几乎可以算月考),所以到期末再临时抱佛脚是完全行不通的。当然,有人可以用期末咸鱼翻身,但是伯克利给等第都是按正态分布的,所以考的高还得能打败你的同学才行。我作为一个(想转)计算机的学生,做project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即使有一帮同学可以在一起讨论,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去完成。所以我经常在ddl看到伯克利的日出。
 
然后讲一下作为大四交换生的感受。大四交换,要是保研的人也就算了。但是放弃保研选择出国,并且还大四交换,就是把自己的命放在刀剑上。你永远不会体会到一学期既要保证学业,又要考托福,又要考GRE,还要写文书,申请学校,写会议论文,把这些事情揉在一起做非常痛苦。当然,要怪也怪我自己有拖延症。有的时候非常的难过,压力巨大。每周都有project的ddl,公交车上背英语,晚上睡觉时间还少,头发日渐稀疏。虽然这学期已经过去了,这些话说起来像玩笑,但是当时的情况是真的让人崩溃。所以大四交换一定要权衡利弊。交换能早点就早点,最后专心做申请。
 
不过可喜的是,我要到了这边老师的推荐信。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出国交换的目的。对于要推荐信,我想说的是,首先要做好自己,让老师认识你。像我上机器人课,每次上课都坐第一排,起初的原因是因为老太太说话声音太小,所以我尽量坐距离她最近的地方。不过也因此让她认识了我。当然,这也感谢我们班同学的神助攻,因为100多人的课,每天来上课的只有十几二十个。早上八点的课,很少有人想来。并且,我经常在课后跟教授说一些她上课讲错的东西,大多数是数学推导之类的,不过可能也因此让她对我印象深刻。我最后去她office hour的时候,教授主动提出可以给我写推荐信。当然,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大多数老师都会说等你的成绩出来后再决定给不给你推荐信。这也是大四交换的弊端,一般很多学校12月中截止,也是我们学期结束的时间,所以不可能等分数下来再要推荐信。所以要先问清楚教授。 成功地要到推荐信一般也和你的付出有关,虽然教授在没拿到我成绩单的时候就给了我推荐信,但是我们最后付出了很多心血的final project上,最后我也是在这个课拿到了A+。
 
 
最后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伯克利的考试周,简直就是爆肝周。考试周又叫dead week,真的是名副其实。不是我die就是成绩die。机器人final project我们在考试周连做5天,几乎就是每天睡两小时的那种状态,所以还是一句劝告,能早做的事情绝对不要拖到最后。另外,一句忠告:划水的人在这里是活不下去的,不要心存侥幸。我在南大带过不少项目,遇到划水的队员也不少,虽然深恶痛绝,但通常出于“面子”,也就把他们边缘化,不会让他们太难堪。但是这种人在伯克利是不会被容忍的。
 
最后,教授问我还能不能在这多留一学期,我说我得回去做毕业设计。虽然心底很想留,但是我的钱包不允许呀(750刀一个学分相比其他学校很良心了,但是又没有学位可拿,还是觉得有点亏)总的来说,在伯克利交换是我在大学期间做的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也坚定了我出国读书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