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总结
时间:2018-06-12 09:19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010046  文学院  王天宇 

 
       第一天从机场到住的地方的时候是用国内的app找的接机,不幸输错了地址。在司机大哥终于把我和朋友送到家的时候,一脸“你们一定要活下去啊”的表情。可喜可贺,我和朋友都活蹦乱跳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一)
       刚到伯克利的时候,我不知该说紧张还是害怕,这种情绪源于未知。学校已经开学一周了,我选的课程还有两门没有被通过,我需要去找教授沟通;冰箱里空无一物,我开始想念食堂;犯罪地图在眼前放着,点点颜色让人瑟瑟发抖;房间里除了床和桌子什么都没有,但这已经可以睡觉了。
       然而实际上,第一个晚上室友和我打了一通宵牌。扑克是个神奇的东西,一晚上大家就熟络了。后来我发现,缘分这东西更加神奇:我找房子找得走投无路而在微博上寻找伯克利租房的时候刚刚好就发现“走投无路”在微博上租房子的她们俩,而上一条“伯克利租房”相关微博还是在2015年10月。转天室友开车出带我去买东西,冰箱塞满了,日子就算过起来了。
       都说室友这种事情还是要靠运气,我觉得我把之后抓娃娃的运气都用掉了(毕竟遇见她们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在娃娃机抓到过娃娃)。在买完日用品之后,室友特意开了很远,去到了in and out。她们说那里有附近最好吃的cheese burger,我来了一定要带我去尝尝看。之后我们在不断地拼单网购中增进了友谊。
(二)
       美国大学的学业负担很重,据说伯克利尤甚。每天都有读不完的阅读材料,以及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要在截止时间之间使用各种手段交上去的作业。值得一提的是,伯克利的教务系统bcourses十分稳定,毕竟在流量那么大的情况下还能顽强支撑,可能这与他们顶尖的CS专业有关吧。
       伯克利的语言学专业是很优秀的,因为这个项目我结识了很多其他学校的朋友,得知国内的学校极少有将语言学设立为独立的专业或者独立的系别。因为我的专业意向关系,我修的三门课都是语言学系的课程。
       句法学和语义学是该专业的必修课,课程设置十分成熟,却又有些太过成熟。一切都在教授的掌控之中,这与这些学科的专业性有关,为了使学生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散思维并保证进度,这是很好的方法。教授是一位十分有活力的女性,她总是笑的很开心,周一一大早端着她的咖啡杯和我们讲她周末过得如何如何,和朋友去烤肉啦,去哪个海滩晒太阳啦,和某个教授谈论什么问题啦,总之她总是过得开心愉快。
       另一门课是三门课中难度最大的,也是课业最重的。从教授同意把我加进课程名单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只能得个B了,最后结果和预想的一样,真是令人遗憾。这门课由伯克利语言学大触Eve Sweetser亲自教授,期间还有幸请来了George Lakoff作客座教授。这门课程基本靠教授在课堂上随意发挥,当然学生也在交互行为中担任重要角色。思想的冲击我最初是听不太懂的,如果说教授的语速是小绵羊,那么可爱的同学们的语速就是超跑了,我过了很久才能跟上他们的思维。Sweetser教授是一位慈爱的女士,虽然她喜怒从来不显露于色,总是用okay来表达赞同或者不赞同,但是她是一位在我跟她谈论期末作业的时候,会给我指出某一处应当用look而不是see的教授。她的办公室采光很好,书籍从地面摞到天花板。
       最与国内学校不同的应该是office hour的利用效率。每一位授课教授和助教每周都有两个小时的office hour,这两个小时学生随意进出办公室,询问和探讨各种问题。国内老师也有坐班时间表,但是据我所知找老师的常常是博士研究生学长学姐探讨课题事项,并没有因为课程而单独空出来的办公室时间。这两个小时学生不需要预约,是直接和教授交流的好时机。另外还有一点发现,所有office hour的时候,教授的办公室都是开着门的。后来听说这是一项规定,防止教授对学生进行骚扰。
(三)
       课业很重,玩得也是很开心。每周五和周六是雷打不动的休闲时间,尽管周一要交的作业还一笔未动,但依然没有人会在周五晚上和周六学习。我通常会到联合广场逛街看电影,或者打uber去三藩或者livermore等周边的城市乱逛。
       学校周边也有很多步行可以到达的地方。我最喜欢的一家面包店旁边也买cheese,还可以自行品尝。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挑选cheese,当我这样和帮我选cheese的店员说的时候,她说“Thank you for always trying something new.”想一想在美国的这几个月我尝试了很多新的东西,其间虽然麻烦不断:找赵元任室找不到误闯进一栋员工楼的时候被保安大叔友好地“轰”出来;在纽约布鲁克林找了一个小时卫生间结果闯入某个贵族学校;格里菲斯天文台上没有信号苦苦等待预定的车,司机乘客相互认出全靠缘分之类。我现在活蹦乱跳,真是谢天谢地。
       幸运的是,我们这个学期有为期一周的春假。我和一同去交换的同学去了纽约和洛杉矶。纽约给人的感觉和加州很不一样,四处都在维修,街上车来车往,司机开车开得很凶。我选修的课程中有一门研究美国各地口音的,我专门去纽约听了听,发现自己学业不精。去洛杉矶的时候加入了一个新加坡的小姐姐,一路上给我们科普各种英语知识,体验了一次坐大巴从加州五号公路开回来历程。
 
       最后一次uber是从家到三藩机场,司机是一位身材曼妙的前空姐。路上她问我,你在这边过的很好吧?我说,是的,不太想走了。她说,这时候你体会到苦乐参半的滋味了吧。末了,她在机场International Airport几个字前举着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说了句美国人最常说的话:“Go!! You gu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