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剑桥大学pkp交换项目总结
时间:2018-09-11 11:33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外国语学院  陈奕霖
 
在刚刚过去的暑假里,我参加了剑桥大学的pkp交换项目,度过了我最难忘的一个夏天。
 
初到英国的时候是在七月七日,我坐着National Express悠荡着去到剑桥,已经晚上八点过了,一路天空仍是被夕阳染得艳红,我对英国的第一印象便是那迟迟不肯暗下的天空和夕阳下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地,大多被晒得有些枯黄。
 
据说我们正赶上了英国三百五十年难遇的高温,当我踏进我位于小阁楼里的房间,扑面而来的热浪让我对接下来的四十多个夜晚感到无限担忧,我那时不知道的是,那是我无比美妙的英国之行的开始。在剑桥交换期间,我不论是在学习,生活,还是文化之间的交流,都留下了无比美好的记忆。
 
在学习方面,我选了阅读简奥斯汀,莎士比亚戏剧,和与我专业毫不相关的动物行为学。在剑桥,我感受到了与国内截然不同的上课风格。在国内我们上课大多是老师在讲台上讲,学生在下面埋头做笔记,在老师问问题的时候恨不得将头埋进书本里,生怕被老师抽到。而在剑桥,我们每门课除了有十二节授课以外,还有八节讨论课,将同学分成小组,对老师留的阅读材料进行分析讨论,这样的讨论让同学们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看问题的眼光,而不是完全将老师所讲奉为圣旨。在这样的讨论中,我最初是羞涩的,胆怯的,常年在中国的谦逊教育下,我很少会主动去展示自己,即使我知道作为一名英语系的学生,我完全可以流利地用英语表达自己的观点。渐渐我发现剑桥和中国课堂的一个区别:这里的学生都是抢着回答问题的,每到课结束的时候,老师常常说:“对不起,我知道很多同学还想要分享自己的想法,但我们必须将教室腾出给下一节课的同学了。”每到这时,惜字如金的我就格格不入得甚至有些孤寂。我清楚地记得是在某一次下课结束的时候,我暗自做了一个决定:我下节课至少要回答一个问题。于是在下一节课临近下课的时候,我终于克服了自己的胆怯,举手回答了一个问题,竟然得到了老师的赞赏,说我有能察觉文学微妙之处的天赋,这样的表扬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在接下来的课程里,我能够越来越自然地举手回答问题。懂得展示自己,是我在剑桥学习的最大收获之一。
 
剑桥的授课让我很感触的另一点,是对效率的要求。老师在周一早上布置的四篇论文,周四晚上便是论文提交的最后期限,而这四天内,上课作业仍然是一点不少。与此同时,老师严格要求论文的质量,老师希望看到的论文,是建立在大量的文献阅读上批判思维的成果。为此我们常常在图书馆奋战到深夜。在对效率的如此要求下,我的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首先,因为我们需要阅读多篇文献,我必须提高自己的阅读速度,并在快速阅读的同时准确找出文章中的核心论点与其理论依据,到后来,我已经基本可以只读文献摘要和段首第一句话便知道这篇文章是否能够对我的论题有帮助。其次,我的英文写作能力也有提高,在中国的英语写作课上,我们通常有一周的时间完成一篇作文,我可以每天只写一小段,还有足够的时间推敲琢磨用词的准确性,在剑桥,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找到最好的表达,而我们面对的是更加严格的母语为英语的老师。可以说,很多能力的提高都是来自于时间的紧迫,同辈的压力,和自己想要做好的决心。
 
动物行为学课也给我带来了巨大的收获。当初在选课的时候,想要挑战一下自己,也想要挖掘一下自己专业之外的兴趣,便选择了这一门生物课。刚开始上课的时候,我完全是很懵的状态,老师讲课夹杂着无数专业名词,还没有等我查完他就讲到下一页讲义了。所幸我之前已经不害怕表达自己了,便一下课就去用问题炮轰老师,问题无论难易,老师都会特别耐心地解答。后来专业词汇积累多了,上课便不那么难理解了,我开始注意到老师讲课逻辑中一种完全不同于文科感性的理科思维。动物行为学的基本模式便是:观察到一个动物的行为,根据达尔文的进化理论提出一个假设,巧妙设置实验来证明/证否这个假设。在生物的世界里,理论和假设分的很清,证据是最有话语权的。在上课时,老师还经常让我们分析这个实验中是否有漏洞,有没有什么这个实验没有考虑到的情况,某些实验作为结论的证据是否草率,等等。我特别真实地感受到了理科的严谨。百花齐放一直是文科的特点,很少有理论是在提出来便能够被证明或证否的,因为文科没有答案,只要能自圆其说,便不能说是错误的,只有理论高深或浅显之差。我痴迷与文科的这种模糊性,因为我们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人性,社会现象,甚至是法律,都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但同时,在剑桥的理科学习也让我拓宽了自己的思维,可以说是让我看到了十分不同的一个理论体系,这样的理论体系也有非常合理的地方,也是许多人的信仰。在以后的学习生活中,我会尝试着考虑更多的可能性,来找到最贴近的答案。
 
虽然学习是剑桥交换的主旋律,但我们的课余生活也非常丰富。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旅游,旅游不仅可以放松心情,还是很好的一个零距离接触当地文化的机会。比如,英国人对戏剧的喜爱堪比中国人对电影的喜爱,在剑桥,我们正巧碰上莎士比亚戏剧节,便索性看了个够,很多这样的戏剧就在露天小花园里上映,没有很华丽的布景,也没有绚丽的灯光,但观众与演员近距离接触,完美重现了当年莎士比亚戏剧在露天剧场表演的双向交流。在伦敦,我们有幸欣赏了另一种更为精致的艺术表现形式:歌剧魅影那令人叹为观止的剧场布景,古典音乐会的醉人音符,都让我们难以忘记。在苏格兰我们尽情感受了田园风光,在温莎城堡我们领略了英国皇室的威严,与中国的紫禁城的古老别致相比,这里显得更加现代,两者各有各的特色,但都让人肃然起敬。
 
一个半月很短,几乎是一晃而过,但在剑桥的经历却是我终身珍藏的回忆。我很庆幸自己在这一个暑假来到了剑桥,也很感谢学校能够给我们一个这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