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8暑假赴英国牛津剑桥暑假交流项目(CBL)
时间:2018-09-12 09:18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20059   张子锟
 
2018年的暑假,我前往英国参加了CBL组织的交流项目。这个项目是由CBL与牛津的奥里尔学院和剑桥的莫德琳学院合作组织的项目,参与的中国学生也很多,因此在组织上出现了一些混乱,但这个项目从课程到体验来说,总体还是比较让我满意的,下面我就简单分享一下我的感想。

我选择的是第二期(7.16-8.10)的先剑桥后牛津的组合,而其他同学更多的是选择的先牛津后剑桥的组合,所以前两周的活动我大多都参加了。首先需要夸奖一下英国大学的建筑设计和空间布局。欧洲尤其是英国的人口密度并不低,因此建筑布局也极为紧凑,据说英国人平均花费在住房上的开销达到了总开销的40%。但无论是新建筑还是古老的建筑,内部都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与规划,可谓在螺蛳壳里做道场。尽管空间压力很大,但是每个人的个人空间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证,公共空间也安排的错落有致,各个功能区的划分明确而又充分,内部构造复杂但精巧合理。同时尽管压力很大,但是牛津和剑桥事实上是两座小城市,尤其是剑桥,几乎只有两条街。不过城市的外沿并未向外无穷无尽的扩张,向城市的任何一个方向走不超过3公里,就会来到城外的田野之上,英国丰富的地貌和自然风光让人心驰神往,同时也不禁让人怀疑中国的简单粗暴整齐划一和追求高大上的设计理念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空间的一种浪费。
 

 我在牛津住的Brasenose College房间内景
 

 剑桥莫德琳学院Cripps Court建筑内部构造

在剑桥时很凑巧上课、集合、吃饭都是在我住的Cripps Court进行,这是一栋2005年才建成的新建筑,但是在外观上保持了与剑桥整体建筑风格的一致。同时我两周都选了工业革命的历史课,上课的老师是同一个人,两周也有很多相同的同学,因此这两周的时光十分的稳定,我经常在没有课的那半天独自出门在剑桥的大街小巷河边漫步。
 

剑河边安逸的牛
 

Punting穿过数学桥

在牛津的后两周我选择的是PPE的课程。总的来说,除了第三周的政治理论我对于老师授课的内容和方式有些失望以外,其它三周的课程我都十分喜欢,也保持了很高的注意力。前两周的历史课老师通过经济史的研究方法让我对于工业革命的起源和发展有了新的认识。作为历史系的学生,我对于经济史的研究方法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十分欣赏老师的研究和幽默风趣的授课。最后一周我选择了伦理学的课程,老师深入浅出的讲授让我第一次听懂了许多哲学命题,尽管只有短短的四节课,老师还是尽力对于伦理学的主要问题都进行了梳理和讨论,这对我对伦理学的认识是很有帮助的。

莫德琳学院和奥里尔学院都是历史十分悠久的学院。我在牛津住的布雷齐诺斯学院同样也历史十分悠久,而且位处牛津城市的核心区。我所住的房间则在学院临街的哥特式城堡样式的大门的塔楼上,顺着厚重的石头台阶旋转而上,仿佛真的置身于城堡之中。这样的住宿环境也让住在其他几个学院中的同学艳羡不已。
 

总体来说,剑桥是一个比牛津更加安逸、更加小的城镇,牛津因为紧挨泰晤士河而且离伦敦更近,商业气息也更加浓厚。历史上牛津和剑桥的冲突与对抗也十分有趣。在剑桥期间,一次晚上的讲座上,教授不无自豪地谈起剑桥是间谍与叛国者的故乡!间谍是指著名的Cambridge Five,叛国者则是克伦威尔。与中国的历史书中的描述不同,克伦威尔在英国的形象并不那么光鲜,但他的母校正是剑桥大学的悉尼·苏塞克斯学院。而当时的牛津,在伦敦被克伦威尔的护国军攻陷之后,则成为和王党的大本营,国王居住在Christ Church学院而皇后则居住在Merton学院。在建筑方面牛津也比剑桥更为宏大气派,而剑桥则是以挨着剑河的宁静的后花园而著称。

在饮食方面,在尝试了几顿西餐之后我就转而投奔了东南亚菜的怀抱。剑桥的几家越南餐厅和泰国餐厅我都经常光顾。值得一提的是,牛津有着为数众多且质量上佳的泰国餐厅。而最后在始终没有光顾英国的国菜——鱼和薯条的情况下,我感到有一些不圆满,而在最后一天享用了一份鱼和薯条,好假装自己是一个英国人。

然而此行的天气却很不英国,终日艳阳高照、气候炎热,据说是遭遇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干旱,老师则开玩笑称不要告诉你的朋友你在英国,告诉他们你在意大利或者西班牙,不然会有更多的人来英国,我们可受不了!据说第一期整整四周都没有下雨,以至于临行那天下雨时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在日常学习之外,我几乎走遍了牛津剑桥的大街小巷,拜访了一些历史悠久且名声在外的学院。我还跟随项目的大巴前往了约克和巴斯进行了短途旅行。此外,由于我个人的专业和志趣,我对于博物馆和美术馆格外感兴趣,而牛津和剑桥则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资源。牛津有人类史上第一座博物馆阿什莫林博物馆,还有科学史博物馆、自然史博物馆和皮特里夫斯博物馆。剑桥则有菲茨威廉博物馆和一系列专题博物馆,在阿什莫林博物馆和菲茨威廉博物馆中,我有幸近距离欣赏到了许多从前只在美术教材中见到过的著名画作,而在Kettle’s Yard中,通过参观前泰特美术馆馆长吉姆·艾德的家,则令我对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和策展的技巧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去交换之前,其实我内心有一些忐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欧洲的土地,欧洲厚重的历史和丰富的自然文化遗产令我心驰神往,但高物价和高傲的性格又令我有一些畏惧,经过此次交换,我不仅感受了英国不同于美国的风光和大学体系,更让我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多了一些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