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8年约克大学“European Art and Culture”暑期交流项目总结
时间:2018-10-08 14:28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20005  陈玮嘉
 
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我还是时常忍不住想起约克,想起约克的校园和老师,想起那里的生活。数一数,在英国停留的时间加起来也只有两周多一点,但它已然成为了我最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
2018年7月16日至7月28日,我和本校的另外5名小伙伴一起,参加了约克大学主办的“European Art and Culture”暑期国际交流项目。依托约克大学艺术史系及其他相关院系的力量,这个项目以主题讲座与导师导览(guide tour)相结合的方式,旨在让大家在参观一系列博物馆、美术馆和历史遗迹的过程中,感知欧洲艺术文化的丰富内涵,并从中获得灵感和启发。
作为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约克映照英国千年历史,有着非常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矗立在市中心的克利佛德塔(Clifford's Tower)是11世纪征服者威廉时代的遗物。市区商场的地下,基于当地考古发掘工作而建立的约维克维京中心(Jorvik Viking Centre)则是当代考古学大众化的典范案例。矗立千年的约克大教堂(York Minster)则是欧洲北部现存最大的哥特式教堂,为我们导览的Sarah Brown正是教堂壮丽的彩色玻璃窗的研究者和修复工作主持人,她的讲解令我们对大教堂的过去、今天和未来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位于临郡达勒姆郡的鲍斯博物馆(Bowes Museum)则是一座相当特别的私人博物馆。这座博物馆建立于19世纪其在绘画、陶瓷、珠宝、家具和其他工艺品方面的丰富馆藏体现了收藏者的独特品位。博物馆的明星展品是一只银质的18世纪机器天鹅,每天中午表演一次“捉鱼”。据说这只“机器鹅”从前除了“捉鱼”还会“吃鱼”,但由于一次故障,银质的小鱼卡在了嘴里,至今还没能成功取出来。尽管如此,大家对它的表演热情不减,每次都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去得稍晚一些都难窥芳颜。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还得以参观博物馆的画作库房和修复室。
 
 
 
徜徉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身处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纵跨两百万年的历史遗物之中,人类文明史的浩瀚壮阔之感铺天盖地而来。藏有13世纪至19世纪众多杰作的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为我们展示了英国在欧洲绘画收藏方面的开阔眼界和雄厚实力,泰特不列颠美术馆(Tate Britain)则以时间为线索,为观者梳理了英国艺术史的发展脉络。我们还前往利物浦参观了利弗女士美术馆(Lady Lever Art Gallery)和沃克美术馆(Walker Art Gallery),在老师的导览中为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画家的才情所深深打动。而繁华忙碌的伦敦、悠闲养老的约克还有在工业化中成长起来的利物浦相对照,则让我们感受到英国不同城市气质性格和生活方式的多样性。
 
 
 
 
尤其幸运的是,我们这一次还恰好遇上了约克市的夏季特别活动:市政府和约克大学等机构合作,参考伊丽莎白女王时代伦敦的玫瑰剧场(The Rose)的结构,在市中心搭起了这座与莎士比亚渊源匪浅的剧场的现代版本“莎翁的玫瑰剧场”(Shakespeare’s Rose Theatre),从六月末到九月初,每天上演莎士比亚的剧作。我们有幸在这座可爱的小建筑里欣赏了精彩绝伦的《仲夏夜之梦》。在这个夏日的美妙夜晚欣赏这部莎翁名剧,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之后的伦敦周末,我们还到伦敦环球剧场(The Globe)观看了故事和票价都要严肃得多的《哈姆雷特》,并为剧中由男演员反串的长胸毛的奥菲利亚大大地吃了一惊。身处形似客家围屋的旧式小剧场中,全方位体验英国独有的莎士比亚剧场文化,这样的经历真的是无比新奇又难忘。
 
 
 
当然,在丰富多样的参观和体验活动之外,非常值得一讲的还有在约克的日常生活。
民以食为天,“吃”是个天大的问题。英国料理向来有黑暗的名声,仰望星空派、烤小鸟派的诡秘传说似乎已经传遍世界。我们在约克的第一天中午,学校的Welcome Lunch里特地为我们准备了最具有地方特色的约克布丁(Yorkshire Pudding)。似乎在英国人的观念里,圆圆的、一整坨的食物都算是布丁?总之我们在见到这神奇的约克布丁的时候,结实地大吃了一惊:每人领一个形如大浅盘的烤面包,按照自己的喜好选取土豆、豌豆、西蓝花、胡萝卜等不同的蔬菜和切成大片的牛肉、猪肉或者火鸡肉放在面包上,最后浇上果酱或者其他酱汁。一件可怕的事情是:猪肉配苹果酱其实还真挺好吃!不过也并不是每一顿饭都会吃的如此“结实”。在英国,午休的时间一般不会很长,在学校上课的日子里,我们和的其他学生一样,用三明治或者其他快餐小吃匆匆解决午饭。外出参观博物馆、美术馆的时候,则在馆内的咖啡厅用餐,通常也是三明治配咖啡或茶。正如BBC所总结的那样,英国人的工作日午餐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个恨不得速战速决的“紧急事件”,口味和丰盛程度通常只有在特殊场合才会被认真考虑。
 
 
 
和简陋的工作日午餐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精致无比的英式下午茶。约克的贝蒂茶屋(Betty’s Café Tea Room)有着北英格兰最好的茶屋的声名,等候入座的长队有时候经常能排到店外去。导师Susan提前帮我们预约了的座位,于是大家得以免去排队的痛苦,轻松品尝正宗英式下午茶。店内用餐的大多是三两人一桌的友人、闺蜜,也有一家数口的当地家庭,我们这近二十人庞大队伍相比颇为引人注目。尽管我们体验的只是英式下午茶中的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司康(Scone)和热茶,但其精致感和仪式感仍然令我们惊叹:一人一套三层笼架,每层一只司康,底层则是用白瓷小碟装着的果酱和黄油,热茶、热水、牛奶和方糖分别盛在不同的容器里,自己按喜好添加。为司康抹上黄油果酱,热茶加糖加奶,细腻的口感和悠长的余味令大家赞叹不已——谁能抵挡住甜食的魅力呢?大概这就是让英国人发福的罪魁祸首了。导师Susan说,如果遇上烦心事,来茶屋是一个好选择。当你慢慢为点心抹上黄油果酱,依次品尝完点心,喝完壶里的热茶,心情自然会慢慢平复,许多事情可能就想通了。与亲友闲谈也好,自己独自享用也罢,我想对于英国人来说,下午茶的精髓不在于口腹之欲,而是这个过程所带来的宁静心情吧。
 
 
 
约克大学的宿舍里配有公用厨房,我们有时候也会从超市里买来食材自己做晚饭。不过由于我的烹饪实战经验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样的“盛事”中,我的任务当然是——拍照记录美丽又能干的小姐姐们!
 
 
 
 
约克大学的图书馆也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图书馆的设计不仅简洁明快,而且许多细节方面都做得非常人性化。
从刷卡入闸后进入的大堂开始,全馆的地面上都铺有地毯,走路发出的声音不再会对在馆内学习的同学造成困扰。更为细致的是,馆内的各区域被分别标成“寂静区”(Silent Zone)、“安静区”(Quiet Zone)、“小组低声讨论区”(Studious Buzz Zone)三个类型,每个类型都有不同的噪声要求。如“寂静区”(Silent Zone)禁止交谈,手机等电子设备也必须静音。在“安静区”(Quiet Zone),两人之间在必要时可以交谈,但一切噪音被要求控制到最小。需要进行小组讨论或者共同完成任务的同学则可以前往专门为此设立的“小组低声讨论区”(Studious Buzz Zone),只是也要尽可能地控制音量,以免影响其他小组。
 
 
 
图书馆也考虑到了大家在艰苦奋斗时可能顾不上出馆吃饭的问题。携带进馆的食物被划分为瓶装水、杯装带盖的冷饮或热饮、冷食、热食四个类型。在主要存放书籍的主馆,热食是被禁止的,其余三种则根据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限制。而主要供大家自习的副馆则没有限制。此外,图书馆门口就有售卖三明治、甜点、简餐和饮料的咖啡吧,为在图书馆学习的同学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另一个非常值得借鉴的设计是图书馆的“核心书籍室”(Keynote Text Room)。这里存放有各个专业的教材和常用参考书,以供需要的同学阅读。进出“核心教材室”需要额外再刷一次卡,自助借还机器也独立于馆内其他书籍的借还系统,这些“核心书籍”在刷卡借阅后必须在三小时之内归还,让其他同样需要这本书的同学不至于等待太久。我最初不了解的时候,还对这个又小又挤的“核心书籍室”不以为意,亲身经历过之后才知道它是多么有必要:当急需的书籍全部处于“已借出”状态,“核心书籍室”就是最管用的救命稻草。把书从“核心书籍室”借出来再去复印或者扫描,虽然麻烦一些,但有总好过空手而归。
款式多样的桌椅也是约克大学图书馆的一大特色。除了常规的桌椅、沙发、长凳意外,这里还有不少“奇形怪状”的家具,比如三面有围挡和靠垫且配小桌子的单人沙发,就让许多对私人空间和安全感、舒适性具有同样高要求的同学打呼心动。24小时开放的图书馆副馆甚至还配有简易床铺,不难想象期末的图书馆是怎样一番壮观景象。这一区域的墙纸也是特制的,可以把整面墙当做白板使用,对于经常需要项目成员一起进行头脑风暴的同学来说想必非常方便实用。
 
 
 
 
约克大学“European Art and Culture”项目的时长只有两周,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却让我无数次惊讶、惊叹、惊喜,并收获了许多的灵感与启发。欧洲丰厚的艺术文化宝藏让我们大开眼界、心神折服,异国校园的学习和生活氛围令我们倍感新奇,英国人的文化精神、生活态度则启发了更多的思考。
 
 
行程单上看不到的是那些有趣的场景、人和事:周末的杂货集市、被改造成咖啡厅或酒吧的废弃小教堂、看起来凶神恶煞却慷慨地免了凑不够零钱的我们的车票零头的公交车司机、在教堂演奏管风琴的志愿者老爷爷、方廷斯修道院(Fountains Abbey)遗址前的大草坪上打滚的小朋友和大狗、盖着帽子一动不动晒了一整个上午太阳的人。美术学生在大英博物馆的木乃伊前席地而坐,抱着速写本画笔如飞,小朋友们在约维克维京考古中心摸着文物复制品叽叽喳喳提问……我看见过去和现在以一种奇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历史和艺术不是阳春白雪、不是要被供奉在高阁的东西,而是无比自然妥帖地和人们当下的生活融为一体。在这里看过的展览、听过的课,如果不及时复习,记忆大概会比笔记更快地模糊淡去;但这种“European Art and Culture”给我带来的冲击、感动和启发,将会是我长久难以忘怀的珍贵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