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2018 UCLA CSST暑期交流项目有感
时间:2018-10-08 14:53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51180032  高茜
 
坐在电脑前翻看两个多月来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交流时的日记,竟有种重新经历人生的“沧桑感”。从大学以来,我的人生可以说是较为顺利,在学业方面更是将继续读博当作一种理所应当的选择;然而这次的出国交流经历可以说是跳出了一直以来的’comfort zone’,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并启发了我对人生更加严肃的思考。

在刚到美国的前两周,由于从来没有出国经历,在各方面都不太适应,常常感到压力很大。这种心情大致源自一下几个因素:一是实验方面,在UCLA选择的导师是无线通信方向,而我之前没有相关项目经验,开始做时未免生疏。另外指导负责我的学长是已经毕业的博士生,平时不在学校,我有问题时无人可以讨论,而学长在第一次和我meet时就直言“不会给我详细的指导,关于代码层面的问题要我自己figure out”。我至今仍然记得他说这句话时略微带着些‘怜悯’的语气。那天晚上我心情极糟,坐在体育馆里想大哭一场,却不料一群打篮球的小伙子正好经过,生生打断了我酝酿到蓬勃的情绪,哭笑不得地回了宿舍。二是文化方面,之前引以为豪的英语在于实验室外国人交流时才发现远远不足,别人重复两遍才能听懂,诸如配实验室钥匙这样的小事于我而言也是难如登天。举个例子来说,有一次在MAC官网买化妆品,由于银行卡信息不全被砍单。在打电话与客服“交涉”过程中,对方说完每句话我都要尴尬地问一句“Excuse me?”三是生活方面,比较直观的一点就是不会点餐,去subway指着黄瓜花菜说this,that也是非常尴尬了。这些现在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在当时积攒起来成为“压垮”我的“稻草”,再加上当时同学们保研保博的结果陆续出来,常常我刷着辅导员发在群里的中科院直博机会想着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累跑到美国,安安稳稳在国内不好吗。

转折点或许来自几件事。一是一天上google搜索实验资料时突然发现一个非常相关的,学长正在问我的公式推导,一下子整个实验思路变得柳暗花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实验设计的精妙,那些fft看起来也变得亲切,我仿佛听到数字信号处理课的老师大二DSP课上反复念叨的“时域门函数,频域Sa函数”,感动地想原来所有努力都不会白费。二时一天在健身房跑步时突然有了一段百思不得其解的代码的思路,回去跑起来发现其实只有3行,但是终于想出来还是非常高兴。三是实验室的学长学姐们人真的非常nice。有一天或许是看我“自习”的无聊,美国小哥哥主动来找我聊项目,并说有问题可以与他交流。那一刻真的被治愈了。当然这背后的一切是因为我没有放弃。就在那天晚上心情很糟后,第二天仍然收拾好东西八点“下山”(对我们的宿舍在山上每天要下山去实验室)。在经历了“不是什么事情你都能做好”的打击后,我又渐渐明白“只要不放弃,你或许不能把一件事做的最好,但一定可以完成”。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保持开放的心态,多多接触不同的资料,多与人交流,扩展自己的思路---无论是目前的项目还是人生方向的选择。我曾经在组会结束后“截住”博后学姐问她现在做什么,要联系方式之后交流;我曾在临走前和导师说“我想在组会上报告我的项目”,虽然我知道或许没有人在意我做了什么而我的项目答辩也已经结束,但只是出于锻炼自己英语表达的能力一切也是值得。临走前博后学长回复邮件说“You did pretty good job, I believe you will be a good researcher”。那一刻激动的流下眼泪。希望自己永远像现在这样勇敢。

在生活方面,通过积极与人交流,我的英语口语也得到了提升。8月份我给自己每天定下了一个“小目标”:每天和人用英文交流一次。这个目标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尤其当我处在中国教授的组里,每天与学姐交流都是用中文。于是我开始主动找实验室外国小哥哥聊天,内容从学习到生活到加州地区的好玩景点,小哥哥推荐我的“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与惊险刺激的“六旗山”,都成为了我美好的回忆。在最后项目结题海报展示时,我邀请小哥哥去现场看,结果他临时有事没去,还在实验室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表示抱歉。看到纸条的那一刻真的非常感动。或许仅仅是“American way of hospitality”,但是确实实在在地给予我异国他乡的温暖。总体来说,LA的生活还是非常惬意,尤其是处于富人区的UCLA,学校设施齐全,有5个露天游泳馆,多个图书馆,免费供学生使用的健身房......我们住的宿舍是学校本科生3人一间的标准宿舍,舍友是一名浙大一名吉林大学的小姐姐。每天下山买樱桃(美国樱桃比国内便宜许多)在宿舍分享的美好回忆将永存心间。

我感觉自己在10周中得到了巨大的成长,不仅仅是学习方面;在连续爬6小时登顶Mount Badly时,我明白了孙仁教授说的“Be strong in more than one aspect”(孙仁教授是这个项目10年来的组织者)。短暂的科研生活让我初次体验博士生的日常。或许就像学姐说的,当你连续在一个方向坚持研究长达5年,无论开始时感觉多么有趣的课题,都不免会觉得无聊与灰心;再加上博士生清贫的生活与灵活的工作时间,这些构成了“生活的本质”。但是,我又想起一句话,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认清生活本质后依然热爱生活。如果你追问我在经历了这些后问什么还是“执迷不悟”地想要读博士,想要走一条非常艰辛的学术道路,或许我也没有答案。然而,当做完项目海报与别人介绍时的那种欣喜与激动我会一直记得,希望这段经历能够激励我在未来的道路上不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