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8年赴德国慕尼黑大学暑期交流小结
时间:2018-10-10 09:41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10063  文学院  奚炜轩

从地图上俯瞰慕尼黑,会发现城区北部很大一片为绿色所覆盖。我不太清楚为什么德国人会将这一片森林叫做“英国公园”(Englischer Garten), 不过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德国人众多性格传说之外的悠闲与慵懒。

 


                                 (英国公园一角)
 

欧洲的温带大陆性气候本就是冬冷夏热,今年的慕尼黑较往年却还要更热上几分。于是对当地人来说,在太阳直射最强烈的下午四五点时,换好泳衣,抱上冲浪板,钻进英国公园里的河中漂流、冲浪,便成了消夏的最好方法。八月热烈的阳光透过层层枝丫让林中原本浅绿色的小溪显得亮炯炯,如同展柜里温柔的灯光在翡翠上发生了折射,没有金光四射的张扬。

 


                                   (漂流的少年)
 

溪水随着漂流的人群而泛起大小不一的涟漪,靠近岸的地方漂着截断的树枝和淡淡的白沫。或许刚刚某个男孩在跳入河中时不小心折断了一根树枝,但他还是忍着疼顺着水流扑腾,时而潜水,时而浮出水面。

 

而在远处林荫遮蔽不及的草地上,年轻人们仿佛置身地中海沿岸的海滩上,悠然自得地晒着午后的太阳。躺椅、墨镜、短裤、比基尼,一应俱全。天空随着流动的白云而呈现出好看的蒂芙尼蓝,山坡上的圆形外柱廊式庙宇此刻一如希腊神话中的众神居所。
 


                        (在玛利亚广场俯瞰老城区)
 

在来慕尼黑之前,关于德国人性格传说听闻得最多的便是严谨、守时,但这里人们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却在一些宣传中被有意无意地略去了。某些程度上,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城市,慕尼黑更像一个紧挨乡村的大城镇,现代社会的紧张感只是偶尔会在地铁电梯上下行时从左侧匆匆奔上奔下的人群背影上得以体现。

在玛利亚广场一步一步踏过老彼得教堂螺旋般的条石和木制楼梯登顶后俯瞰老城区,你会发现进入眼帘的画面和收藏于慕尼黑新绘画陈列馆的描摹慕市十九世纪玛利亚广场的油画几无二致。著名的绿顶双塔在这个夏天又一次迎来维护、修缮,脚手架搭起的是一份对历史的尊重。

 


                                  (圣母教堂)

从前希特勒发动暴动的小酒馆里如今卖着慕尼黑最好喝的啤酒。伊恩•约翰逊的《慕尼黑的清真寺》展示了慕尼黑乃至德国宗教、社会的多元一面。历史、宗教、种族……异常丰富的元素在这座城市相互交融,使之变得复杂、多元,从而难以被定义。而同老城区相距不过数公里的宝马世界,则展现了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想象及为这些概念而付出的努力。过去与未来,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慕尼黑这座城市共同生长。


 

                     (慕尼黑王宫里修复画作的老人)

刚刚到慕尼黑很不习惯的一点是当地大多数超市、商店通常晚上八点太阳尚未落山便关门歇业。于是中央火车站那些可以开到晚上十点甚至更晚的面包店、餐厅常常是我们解决晚饭的地方。

欧洲的火车站没有复杂的安检程序,从车站的餐馆到上车,不过是寥寥几步的距离。Summer University 的课程与欧盟有关,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带来了申根区的成立。边境的意义同过去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一个国家进入另一个国家,只要你不是难民的身份,通常不会遇到什么检查。上个世纪前半叶还是壁垒森严,相互对立的欧洲渐渐成为一种淡去的文化记忆。马奇诺防线地带已经开放六十余年,柏林墙距离被人们用推土机和烟花夷为废墟也快过去三十年了。今天的布拉格哪怕一些建筑的风格还留有苏联统治时期的痕迹,有关“布拉格之春”的记忆却早已泯灭于无数现代游客的闪光灯中。

 


                               (布拉格城堡区小路)
 

背包客成为了一种时尚,在火车的任一停靠站点,你总会看见背着半人高的登山包,背带上还系着一双运动鞋的年轻旅行者。他们说着英语、法语、德语、波兰语……大部分是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分辨他们国籍的难度,一如一个欧洲人想要区分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他们中有很多人像《荒野求生》描述的那样,以一个极端主义者的姿态行走在追逐着美的道路上,“No phone, no pool, no pets, no cigarettes ”。

无数条铁路、公路像血管一样连通着欧洲大陆,一体化让血液的流通不再受到阻滞。然而对于欧洲版图外的难民们而言,这样的便利不属于他们。

 

 

在慕尼黑之外的时间,我大多以慕城的中央火车站为起点,跟随列车的颠簸向外辐射,再沿着离开时的路线,回到火车站这一终点。当火车离开站台向西驶去,会经过哈克大桥,傍晚七八点时,许多情侣攀上桥的桁架,坐在上面看夕阳在铁路网的尽头慢慢由金色过渡到赤红,直到消失不见。

而逐渐消失的夕阳,像极了一份绚烂而短暂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