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关东访古记:神奈川大学交流体会
时间:2018-11-19 09:42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文学院2016级硕士 杨永政

 

蒙学校提供的宝贵机会,2018年春天,我赴日本神奈川大学进行了为期五个月的交换学习。神奈川大学地处关东首都圈,地处幽静的横滨市神奈川区,南临时尚的横滨港,北接繁华的东京市区。因此,在课余时间,我能够经常到关东各处访古,收获良多。所谓访古,一为访古籍,二为访古物。

 

我的专业是中国古典文献学,因此寻访古籍可谓是我的“本行”工作。赴日访书,对我的学习和研究大有裨益。欧阳修所谓“徐福行时书未焚,佚书百篇今尚存”,说的是秦始皇焚书坑儒以前,徐福携书东渡日本,使得日本保存了许多中国不存的古籍。虽然徐福的故事恐怕只是传说,但由于种种历史原因,当今的日本无疑是域外汉籍收藏的渊薮。关东汉籍藏所众多,其中最重要者,当属静嘉堂文库、内阁文库和宫内厅书陵部。

 

静嘉堂文库坐落在东京西郊二子玉川的曲径通幽之处,作为私人文库,管理较为严格,访书需要提前写信预约。承蒙神奈川大学铃木阳一教授的介绍,我得以进入静嘉堂文库访书。当真正进入文库那古朴的建筑以后,文库的工作人员则是以笑脸相迎,热情和善。内阁文库现属国立公文书馆,坐落在东京市区皇居之北。作为国公立图书馆,内阁文库的珍本秘籍可任人随意调阅乃至拍照记录,为读者大开方便之门。宫内厅书陵部,顾名思义,是皇宫内的藏书处,像我等硕士生之类的“庶民”想要进入,程序较为繁琐,因此这半年内终未得其门而入。此外,尊经阁文库因为预约访书的人较多,入馆资格已排队至两个月以后,也终未能成行。此外,金泽文库的珍本汉籍多已散落至他处,唯其附属博物馆值得一探。足利学校交通相对不便,但十分值得一去。而且,在足利市的织姬神社能够俯瞰包括富士山在内的整个关东平原,游人罕至但风景绝佳。同时,神保町古书街在爱书人的眼中也是赫赫有名。作为世界最大的古书店聚集地,吸引了众多文史学者驻足流连。可惜古书毕竟是古书,对于穷学生来说,也只有在看到价格单以前,才能够轻松愉快地逛上一阵。

 

赴日交换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访古物:探访博物馆与美术馆。关东乃至全日本最大的博物馆,自然是东京国立博物馆。其中收藏中国石像、瓷器、绘画等艺术品不计其数。即使花费了两三天的时间,我仍然没能将这所博物馆完全逛完。另外,与中国大陆不同,日本的私立博物馆、美术馆数量众多,多数是大财阀、企业家等私人的收藏。这些博物馆小而精,往往以某种特定的藏品见长,体现着藏主的偏好与品位。这些私人博物馆往往附有日式庭院和茶座,可以在欣赏艺术品的同时,漫步于精心设计的庭院之中,还能品尝到物美价廉的精致抹茶,可谓一举三得。

 

二子玉川的五岛美术馆,是东急电铁旗下的资产,日本的国宝《源氏物语绘卷》正藏于此处,其附属的大东急记念文库也是汉籍的重要藏所。附近的静嘉堂文库美术馆,是三菱财团的资产,除了藏有数以万计的珍贵汉籍以外,还有举世无双的国宝“曜变天目茶碗”,是宋代瓷器中的极品。表参道的根津美术馆与东武铁道、南海铁道等公司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馆舍是建筑家隈研吾的杰作。这所收藏东洋艺术品的美术馆坐落在时尚文艺的表参道,是中国游客热爱的打卡圣地之一。丸之内的出光美术馆,是日本收藏与研究中国陶瓷的重镇,其收藏的日本绘画、古笔切也弥足珍贵。日本桥的三井纪念美术馆,顾名思义,是三井财团的资产,馆中各种珍贵刀剑、能乐器具、茶具、绘画,无所不有。六本木的三得利美术馆,藏有众多日用器具、日本绘画等作品,清代王室的玻璃器具、琉球国王的王冠也曾在这里展出。在北斋美术馆、八王子梦美术馆、太田纪念美术馆则可以欣赏到葛饰北斋、歌川广重等众多浮世绘画家的经典作品。东洋文库美术馆收藏有众多汉籍善本,还可以参观到国宝《文选集注》的原件。涩谷的户栗美术馆收藏有众多日本瓷器,但实在不如我国瓷器制作精美。大名鼎鼎的泉屋博古馆在东京也设有分馆,但其藏品不多,若有机会还是应去京都总馆参观。

 

作为东亚文化软实力首屈一指的都市,东京每年都吸引了各种西洋美术品前来展览。在短短的五个月内,莫奈、梵高等印象派数以百计的绘画,曾在横滨美术馆、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展出;《马拉之死》以及众多卢浮宫收藏的名画,曾在国立新美术馆展出。而著名的蒙克《呐喊》,在我回国后不就便展出于东京都美术馆,可惜自己已无缘参观。同时,横滨的原铁道模型博物馆、拉面博物馆、丝绸博物馆、邮船博物馆、开港纪念馆、埼玉的铁道博物馆、千叶的酱油博物馆、箱根的雕刻之森美术馆、目黑的目黑寄生虫馆也都是值得一去的专题博物馆。总之,不论是喜欢东亚古代艺术,还是喜欢西洋艺术;无论是倾向于古代文物,还是倾向于现代艺术,亦或是想看新奇乃至猎奇的专藏,东京都是“一站式”看展的最佳选择。

 

躺在博物馆和文库的,都是“死的”东西,若要体验日本的风土民情,还是要到大街小巷中去。天高皇帝远,远离南大文学院这一“学术中心”的我有机会忙里偷闲,用心感受日本生活的一点一滴。奈良的鹿、日光的湖,江之岛的海风、居酒屋的喧哗,秋叶原的漫画、涩谷站的路口,目黑川旋落的樱花、隅田川升空的焰火,都使人着迷。右翼势力的游行宣传、靖国神社的饰非掩过,东京通勤电车的拥挤、京都夜行巴士的逼仄,都令人难忘。

 

短短五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深入体会日本文化。短短几千字的报告,也不足以写出我在日本的感受与收获。这不足半年的时间里,我在学术上、语言上都有了很大收获。感谢南京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以及南京大学和神奈川大学的诸位老师、同学、朋友,感谢铃木阳一教授的照顾,让我有机会窥得日本文化之一端。也正因如此,此行难免留下不少遗憾。待来日再访日本,希望能有新的认识。

 

                  图1 隅田川花火大会

 

                      图2 足利街角

 

                    图3 镰仓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