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澳洲国立大学(ANU)交换学习感想
时间:2018-12-24 09:28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80007   陈敏恒
 
澳大利亚,作为南半球唯一的大陆,以及唯一一个大陆即国家的遥远之地,往往是众多旅行者心目中的天堂、度假胜地。但很少有人知道,澳洲的学术科研实力、人民生活水平也走在了世界的前端。而澳洲国立大学,正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于1946年创立的、由联邦政府资助的一所综合公立大学。和多数西方国家的大学不同,由于资金来源大多是政府拨款,因此该校将重心全部放在了学术研究和科研教学上,并且会完成一些政府要求的科研任务,因此学术氛围浓厚,十分适合潜心学习。
 
澳洲国立大学坐落于澳洲的首都特区(ACT)的堪培拉城。1901年,正当悉尼和墨尔本为争夺澳洲首都选址而争执不下时,联邦政府于1911年将新首都定在了悉尼和墨尔本之间,这片湖光山色、安静祥和的地方——堪培拉。“堪培拉”这一名字来自原著名对着一片山脚下的土地的称呼,意为“汇合之地”。从此,联邦政府就在此安家落户。而澳洲国立大学,与联邦政府的国会大楼隔着格里芬湖相望,使得堪培拉日渐成为澳洲的政治、文化中心。
 
由于申请日程和考试周冲突,以及学校提供的住宿费用过于高昂的原因,我自己在澳洲华人论坛上寻找到了租房信息,之后这一交换学期便租住在一位华裔台湾移民的家中。一起合租的也大都是前来澳洲国立大学就读研究生的国内前辈,房东比较随和温厚,大家相处得十分融洽,有时还会聚在一起烹饪一些家乡的美食,然后一起聊天。租住得地方距离学校不算很近,每天早上都需要搭乘40分钟左右得公交,才能抵达学校附近。因此在选择交换学期课程时,我尽量将课程安排在上午九点或十点前后,给自己留足休息和吃早饭的时间。
 
在这一交换学期中,我总共学习了四门课程:“面向公共社会学的社会变革”、“质性研究方法导论”、“身份、差异和种族”,以及“现代社会的大屠杀”。其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质性研究方法导论、公共社会学以及大屠杀课程,这三门课的教授对学生的学术研究要求十分严格,使我形成了良好的英文写作格式和论文规范,对我之后的发展大有裨益。同时,这三门课都要求学生或是小组或是个人实施一项自己感兴趣领域的研究计划,也正是借此我结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既有香港的女权主义者,也有致力于人口统计的新加坡华裔,更少不了一些澳洲本地的朋友甚至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学习进入这所大学的原住民同学。澳洲国立大学不仅是高水准的研究学习宝地,更是多元文化交流、汇聚的地方。在这里能够感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课程设置也为学生们提供了许多互相交流的机会。当然,这里来自国内的学生也不在少数,大多是来念商科的本科生。
 
澳洲国立以项目制来管理学生和授予学位,有的项目是双学位甚至三个学位的,但这也允许学生们最大程度地自主选择,自由发展。我仍旧选择了该校对应地文学艺术学士学位下的社会学项目进行学习,但由于全校的课程是只要满足先修课程学分的条件就对所有专业学生开放的,因此在课堂上也能见到许多来自其他专业的学生,比如犯罪虚伪、法学、国际政治等等。老师ide日常教学分为两部分进行,一部分是面对面授课(lecture),老师会在课堂上按照教学计划和指定阅读书目进行讲解,因此需要自觉地完成阅读材料,否则会无法跟上老师讲课的进度;另一部分则是规模较小的讨论课(tutor),这一部分会有助教和老师一起带着学生对某一主题或是阅读材料进行更加深入地讨论,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课程和相关的主题。这种学习方式带来的远超课堂上仅有的知识,它推动着学生们在课外用更长的时间进行自主学习。因此,尽管课时数并不会很多,但总的学习负担却并不轻松,我刚开始也用了将近一个月才适应了这种学习模式。
 
除了不同的课程设置之外,初来乍到之时感到不适应的还有每位老师对于学术规范的严格要求。ANU给学生提供了庞大的数据库资源的同时,也对文献引用、数据使用规范方面提出了严格的规定,基本上杜绝了抄袭的现象。而在作业质量上,从我和ANU本校学生交流的经验来看,大部分同学对待作业都十分认真严谨。在这种勤奋好学的氛围中,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日渐提高,并反思自己之前在国内的一些不严谨、怠惰行为。
 
毫无疑问,作为新兴城市的堪培拉,在业余生活上是单调乏味的。市中心并不繁华,商店街和商城相联也不能掩盖这座城市透露着的贫乏气息:既没有文化传承、也缺乏现代工业文明的痕迹,好像所有设施都是为了联邦政府而存在的。交通也并不方便,仅有的基础景点如若不是骑自行车或是驾车,并不容易到达。所幸ANU的学生组织给我们提供了一次组团前往悉尼游玩的机会,于是我便跟随部分其他国家的交换生一起来到了澳洲最大的城市——悉尼。由于建城时间久,这里仍能看到英属殖民地时期的痕迹,古朴的维多利亚时期建筑和现代工业文明的大楼交相辉映,别开生面。当然,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我几乎从没见过的海滩,大海的辽阔往往让人心情愉悦。
 
总的来说,在澳洲国立大学的生活学习经历在学业上对自己有了更高的期待,也促使我养成了一些良好的习惯,对英语学习也有很大帮助;在生活上,则是锻炼了自理能力,也开拓了眼界。两相比较之下,我认为南京大学在课程设置和科研工作上可以借鉴学习的还有很多。同时,参与到小组讨论的过程中,也让我体会到了国外大学生对于社会事务和政治事件的关注与明确的态度,甚至是主动参与到一些社会活动当中,为少数群体和弱势群体发声、谋求权益,这几乎是国内大学生难以企及的一项品质,我觉得或许正是有这样一种参与主动性,才能让现代社会真正地进化为公民社会,而不仅仅只是工业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