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莫纳什大学交流小结
时间:2018-12-25 13:55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80060   周朴凡

很有幸能够来到位于墨尔本的莫纳什大学交流学习一学期。这一学期中,我得以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教育方式,而这些也使我产生了一些小小的思考。
 
在澳洲学习,最大的问题主要来自于生活方面。由于地广人稀,加之国民普遍富裕,澳洲的公共交通并不如中国这么发达,特别是在莫纳什大学所处的郊区。因此,住在哪里成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学校按照抽签的方法给学生提供宿舍,但是更多的学生,特别是中国学生,则选择在外租房,因为这样更加便宜。而我同样也是选择在学校租房,室友则是两位博士。后来我慢慢发现,租房带来了很多问题。即使我的住处离学校非常近,每天上学也需要走三十分钟(坐公交也没法省时)。而在家中,所有人都说中文,也不利于锻炼口语。我在上课时遇到的意味二年级的香港同学就告诉我,他一年级时也选择了校外租房,但是发现这样无法融入当地人的生活,花在交通上的时间也太多。因此,他现在选择了住在学校里,这样能够和更多国家的同学一起交流,沟通。我也深深地感觉到,每天只有上课的时候能有比较充分的英语交流,而剩下的时候要不然说中文,要不然就是用不到复杂的英语,而这样并不利于我的英语能力提高。我想,如果让我推荐,我还是建议其他交换的同学尽可能地选择学校宿舍,这样才能更快地融入对方的文化,也能尽快提升自己的英语能力。
 
       (一般中国学生都会选择租房,这是我租住的地方)
 
除了住,另一大问题就是吃。刚到澳洲时,我还不会做饭,第一周只能吃快餐。但是由于澳洲的人力成本太高,在外面吃的成本远远超过了自己做饭。于是我下定决心,自己学习烧饭做菜。慢慢地,我习惯了每周去一次超市购买食材,自己对着菜谱烧菜。到了后来,我已经能够熟练地烧出咖喱鸡,土豆泥等日常食品。而据说住在学校宿舍同样可以使用公共厨房,因此,也可以锻炼自己的生活能力。
 
生活之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学习了。我上的课程主要分为两种。Seminar或者是Lecture+Tutorial。Lecture是老师讲课,Tutorial是助教根据一周讲的内容组织讨论和小测试,而Seminar则是有讲有讨论,但这样的课很少,因为所需的教室比较特别。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教学方式很有用。每次Tutorial,助教都会在点名的同时进行提问,而这样就有助于我们巩固知识,至少会提前为课程做好准备。而随后的讨论也很有意思。因为我们的课程中能碰到许多国家的同学,比如来自巴西、菲律宾还有印度的同学,当然东亚人也很多。这样,大家讨论的时候会结合各国的国情产生不同的视角,更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问题。我印象最深的是讨论当代的青少年就业问题。有关就业,中国大陆和印度呈现出了巨大的竞争压力,而台湾地区和新加坡这些发展较早的亚洲经济体则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但是当地的压力和对教育的重视仍然和中、印类似。而在澳大利亚这种高度发达的经济体,高昂的劳动力成本使得就业成为了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而正因如此,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了不读书深造。这种不同社会差异使得我们对于青少年为什么会失业、为何面对不充分就业、对于非充分就业如何进行选择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这是莫纳什大学的地标性建筑,属于化工系)
 
在澳洲的学习经历中,我印象最深的则是学校(或者院系)如何对课程进行管理。在选课之初,我们就能够看到每门课的Unit Guide。这个指南远比南大的教学大纲复杂的多,里面涉及了责任人联系方式、教学内容、各次作业要求等等方面。其中,对于作业的要求是最严格的。有一次,一门课的老师向我们道歉,说我们必须要提前一天交作业,“因为这是院系的要求”。这才让我意识到,每门课的作业都不是老师一个人说了算,而是院系的管理人员在把控。他们把每学期的三/四次平时作业划分时间段,确保同学们按时交作业,也不在期末有大量deadline。而这正是南大的同学抱怨许久的。在南大,老师能够随意要求作业的形式和提交时间,而这常常发生在期末,因此让同学们叫苦不迭。但是在莫纳什大学,所有的安排在开学时都已经公布,并且因为作业都要在系统上提交,老师也不可以随意地更改要求。这就使得作业的要求非常清晰明了,也便于我们进行学习安排。而更加细节化的方面则是,因为这种规范化的作业管理,和老师刷脸换取高分的方式就完全没用了。想要拿到高分,就必须要写好作业,按时提交,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许多不规范行为。说到底,莫纳什的这套教学管理方法,就是习总书记说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老师的教学环节时刻受到制度管理。因为课前必须要上传ppt,每周都有Tutorial,他就不可以上课胡说八道,不按教学进度要求讲课。因为院系行政把控着作业要求,他就不可以随便加减作业,或者改变提交日期。因为所有作业都在系统上评分(而且往往不允许写名字),老师也就没法按喜好给分,只能按照作业的质量来。同时,每次提交作业之前,系统都会进行查重,这也规范了学生的作业。我想,这样的制度化管理,是我们可以学习的。
 
不过,澳洲的课程总体来讲难度不如中国。他们学期时间短(12周),讲授的知识点也不多。因为他们的教育更强调应用。许多澳洲大学都以丰富的实习资源为傲,而并不十分强调对学生学术能力的培养。可能在他们看来,学术出于兴趣,而培养能够直接走上工作岗位的人才是最有用的。因此,在我们社会学专业的课程中,老师并不会指导你做社会学研究。相反的是,他们的作业有很鲜明的职业导向。我们要写的essay往往话题都是媒体上常见的。也就是说,他们试图把学生培养成未来的媒体作者,或者是公共知识分子,而非学者。这种培养理念有它的道理,但是也存在着许多问题。
 
总的来说,这段交换学习的经历让我的生活能力和沟通能力得到了提升,也让我看到了对方高校很多先进的、值得学习的地方。非常感谢南京大学给我提供了这样一次开拓视野的机会,我也希望南大能够多吸取国外的先进经验,早日成为世界一流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