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总结
时间:2019-01-03 09:30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孟令羽 161240049
2018年8月10日,来自上海的客机降落在旧金山国际机场,一行人出了海关拉着大包小行李,在被英文指示牌包围的航站楼里寻找BART车站的入口,门外吹进了与炎热的8月丝毫不相符的凉爽又透着冷的风,我才意识到这里是西海岸的旧金山。在BART入口看着指示一步一步买完了票,进了除了站名和运行方向没有别的标志的站,上了车又听着那辨识度极低的人工报站的声音,一路都紧张地盯着Google地图生怕下错站。出站时一行人拎着自己的行李一步一步上了楼梯,看到了低矮的房屋与宽阔的街道,也有零零散散呆在路边的流浪汉,凉爽的风带走了我提行李时流下的汗,而“这里是美国”这一印象已然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一个外乡人,开始了在Berkeley为期四个月的生活。
 
最开始的几天我们活脱脱的是初来乍到的游客,在租的房子里聚过餐,在Golden Gate Bridge下吃过烧烤,去过Financial District,华埠和Union Square看街景逛商场,呆在Berkeley的时候也是看着Yelp一点点了解周围都有什么东西是能吃的。 
 
 
接着便是入学的Orientation和选课的一些安排,置办完学习用品以后就开始上课了。BISP选课比正式的Berkeley学生要晚上许多,校方也强调过多次中不中要看脸,然而对物理专业来说最后基本都是有惊无险。
Berkeley的物理课堂人数与国内相差不大,教室的形式从自带小桌子到自带较大一点的折叠桌到有独立的大桌子都有,因此硬件上比较容易就可以适应。在讲课方面,我选了三门物理课遇到的是三种风格不同的老师,量子力学(Physics 137A)的老师Mina Aganagic求稳,讲课思路基本上是根据教材来组织的;电动力学(Physics 110A)的老师Robert Cahn讲课个人风格鲜明,需要花一定的时间才能跟上符号与积分的习惯,但一旦跟上后便可以享受这种体系带来的方便;固体物理(Physics 141A)的老师Michael Crommie的课堂完成度高得惊人,每一堂课听下来都是一种享受,这门课的体验感也因此非常好。每周三学时的课,巧妙的分配在了周一、三、五或是周二、四,因此每节课都显得十分紧凑,加起来也就感觉比三个小时连续上课要来的效率些许高了一些。除了老师的lecture之外每周还有一个小时的discussion,与国内的习题课类似,在课上助教会讲解与lecture内容相关的习题或是在此基础上进行拓展。通过实际的一个学期学下来,在听课时可能遇到的关于口音的坑一般都集中在助教这边。一个十分有趣的情况是,讲英语最好的助教讲的内容最难,内容最简单的课助教英语讲得最差,因此综合下来都不容易听懂。当然听了几星期的课之后,多少还是可以掌握辨认助教讲的内容的本领的,因此只要硬着头皮听下来总归是能够适应的。
 
 
学习上的问题是可以渐渐在适应中解决的,生活上也是这样。在Berkeley最普遍的住房方式便是在校外租房,无论是对本校生还是交换生来说都是这样,一般来说租房在去Berkeley之前就应当都谈妥了。一般的apartment都是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的,然而租期经常要求至少要一年,对于我们这些从秋季开始只去一学期的就不太友好,需要找到下学期来的下家。虽然实际上下家并不难找,但是我还是为了方便与其他几位同学选择了在一个house里开辟出的apartment,租期可以与我们在的学期很好地契合,但是厨房和卫生间就都是公共的了。综合下来虽然不用找下家,但是在急迫时用不了厕所的体验还是非常令人不悦的,因此我个人感到还是最好选择有独立的卫生间的住处,不过还是可以渐渐适应的。
 
在吃的方面,在Berkeley的选择就很丰富了,可以去食堂,可以自己动手,也可以在学校周边的各种店里吃,甚至可以选择Uber Eats等外卖。有人问过我到了美国是不是想念国内的食物,然而实际上在Berkeley除了有些奇怪的菜式比较不适应,美国食物带给我的冲击还不如从北方到南方上高中的那几年的冲击来的大。因此在有许多中餐馆兜底的Berkeley感觉最好还是要多尝试各种菜品,从美式快餐到墨西哥食品,欧洲的许多菜式,以及单单亚洲的就有中餐、日本料理、韩国料理以及越南、印尼、泰国菜等等诸多种类,在食物上就可以感受到Berkeley的拥抱世界。
 
买日用品的话Berkeley有Walgreens、CVS以及Target这样的超市,还有Trader Joes这样专门卖食物原料的地方,因此不用担心在美利坚大农村买不到过活的东西。出行上的话其实没什么太需要注意的,在美国可以体验到非常行人friendly的过马路(还有美国式过马路),可能需要记住的一点是Berkeley从西到东需要一直爬坡,步行的话还是可以稍微锻炼一下的,而旧金山则纯粹就是一座三维的城市了,打车时可以在某些街区体会到坐火箭的感觉。到了美国没有cultural shock是不可能的。美国人民非常喜欢Hi或者How are you,甚至在你拿着东西去超市结账或者去食堂打饭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来一回的问候。我个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万恶的英制单位,良心的食品包装还会告诉你1夸脱是946毫升,路上的限速牌却不会说60指的是英里。除了距离,我个人感觉其他的单位还是没有那么容易适应,好在一般都会标国际单位的。
 
 
不管与国内有多大的区别,四个月总归可以让人适应这些不同。在离开Berkeley的那一天,我们拉着比来时更重的行李,然而却能熟练地找到无障碍电梯进入车站,看惯了站边高速公路呼啸的车流,也习惯了那只报一遍的模糊报站名,到了SFO也能从英文指示牌中找到国际出发的航站楼,而上了飞机后听到东航的中文指示音我才意识到我们即将回国。到了浦东机场后,被中文指示牌包围,坐上了站名齐全又运行平稳的地铁,拉着行李穿过人群时一遍遍的sorry想想却又不对劲。过了许久我才意识到,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