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智利天主教大学交流小结
时间:2019-01-03 10:14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106003 外国语学院西班牙语系 储菁

 

在智利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四个多月。初到国外留学的新鲜感已然在不知不觉中转变为归属感和心安,现在的我逐渐习惯了智利人机关枪般的交流方式,也会时常和他们开玩笑;智利天主教大学的图书馆和自习室也变成了我熟悉的学习区域,每当走进喷泉广场时,我仿佛就像回到了南大仙林。

 

在这里,用另一种语言生活,是难得且珍贵的机会。在国内学习时,虽说每天课业负担相对较重,例如一上就是四小时的精读课,可是课后真正奉献给语言学习的时间可谓少之又少。在语法和词汇阶段就团团转的我很难再找出时间保证每天的听说,而这也是语言专业学习者的普遍烦恼。还有便是西语的零碎口语化表达,由于西语国家众多且大部分分布在南美洲,很多生活中常见的语言表达甚至都没有出现过在课堂上,也为初来乍到的我们增添了不少生活难度系数。

 

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我们六人都住在寄宿家庭里,除了管理我们的饮食起居之外,智利爸爸、妈妈们还时刻关注我们的语言学习,让我们倍感温暖。两种文化的直接碰撞时刻擦出火花:餐桌上的晨聊我侃到旅行与各个土地上迥异的风土人情,从他们的娓娓道来中了解智利人眼中的欧美;晚饭后一起看新闻的愉快时光常会聊到政治和历史,这不但增进了语言表达的深度与广度,更启发我用不同的视角去触摸与理解史实。

 

在学校的学习时光也是充实有趣的。这学期我分别参加西语语言文化和社会学系的拉美文化的课程;在前者的课堂上,我更全面地学习了西语的虚拟式用法、连接词和标点符号的精准使用,并在课堂上进行了很多有关智利和中国的、经济教育文化方面的热点问题讨论;后者是跨院系的课程,通过材料的阅读剖析和教授的循循善诱,我对拉美社会的形成及特点、特别是智利有了较为完整的了解:比如国家美术馆为什么依照文艺复兴的法兰西风格建造,又比如文化认同感对他们真正意味着什么。

 

天大的学习氛围很浓厚。当阳光把树叶照得透亮的时候,自习室和图书馆已经座无虚席,每间讨论室都弥漫着热烈的学习氛围;课堂上,伴随着老师的“极致语速”是不绝于耳的键盘敲击声,也时刻鞭策我、激励我努力汲取,和同学们互帮互助、共同进步。

 

这次交换中,还值得一提的是我利用课余时间规划的一次次“远行”。从首都圣地亚哥开始,我在阳光灿烂的午后爬上圣母山,手里捧着Mote con huesillo(黄桃燕麦甜水,智利小吃)俯瞰整个城市的全貌,在脑中勾画它的兴衰故事;在地球的极旱——阿塔卡玛沙漠的盐湖边,我们屏息远眺火烈鸟,周围平静如镜的醉人湖面也令人彳亍流连;在南部奇洛埃岛上,泛舟湖上,我饱览了一群群色彩饱满的水上木质房屋以及雨后天晴的彩虹,而沿着公路一直南下,那壮观充沛的 Pedrohue森林公园和大块炭烤三文鱼也是难忘回忆的浓墨重彩;还有如诗如画的巴拉斯港,十九世纪过来的德国移民赋予了这儿诱人的德式风情,你只消看那尖尖的红色教堂顶与啤酒的澄澈,就知道一切和瑞士真的只差叮咚作响的雪山冰泉了。

 

很庆幸,在大三上学期的日子我选择远离家乡和祖国,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慢慢学着一个人生活成长。跳出了父母和学校的舒适圈,我碰到很多失意、心酸、无助;但幸运的是我终于不再痛恨阴天,于是在勇敢尝试去突破自己的征途中,遇见了很多彩虹。一路心怀感恩,一路收获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