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梦结束的地方,梦开始的地方 ——智利学习小结
时间:2019-01-22 14:17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段秋赟                                                                        

去智利学习的半年于我而言简直像一场梦。
 
离开智利回国的那天,当我钻进开往机场的汽车,看着阳光下斑驳的树影倒映在车窗玻璃上摇摇晃晃的时候,恍惚间,我觉得我做的梦是时候醒了。
 
我一直觉得这五个月是一场梦,因为太美好,我远离家乡,可以不用忧心另一个半球发生的事;又因为一切都是新奇的、充满挑战的,我作为我,在重新生活着。
最初告诉大家我要去智利的时候,无一例外得到的都是这样的回答:“什么?你要去那样一个地方?”那神情仿佛我要去的不是人类文明光辉所普照的地方。
 
但是我现在可以带着神往的眼神回忆:那是一个温度怡人、阳光普照的地方。虽然首都靠近中心的地方是黑压压的高楼大厦,古老的建筑掉了色,上面五颜六色的涂鸦十分扎眼。犯罪、偷盗、抢劫,随时都可以在游客的尖叫声中发生。
 
可我还是喜欢。喜欢好几个街区干净的空气,一排又一排的李子树、橘子树。随手摘下擦擦咬进嘴里,满嘴都是阳光香喷喷的味道;喜欢每逢周末大小门面闭门休息的大街小巷;喜欢地铁里和疾驰而过的灯光交织在一起的律动的手风琴的声音。安第斯山脉一线皑皑白雪,山下矮矮的城市,地铁笔直地飞驰过阳光和风雨,地铁内总有低头看大部头的人。
 
然而我最喜欢的,是圣地亚哥的天空。因为天晴的时候是大多数,所以晚饭时分,落霞变换颜色,轻轻一层沉淀在高楼之后、远处山巅之上。慢慢,慢慢,从鸡蛋壳的颜色,变成大漠黄,变成金橙,变成胭脂红,变成甘蓝紫,变成绛紫,雾蓝,铅灰,最后归于寂静的夜色。
 
有的时候云朵是一团一团的,火一般地烧到了天上去;有的时候云朵扩散开来,将颜色也扩散开来,淡粉淡粉温柔了天空;还有的时候云朵被风撕扯成一条絮状,从西向东一条扁扁的一笔,像一条巨大的蓝鲸,游走在林立的大楼和半空中。
 
我觉得不可思议,从前的我花30分钟吃完饭匆匆赶去下一节课的教室,在智利的我可以花同样的时间去欣赏晚霞的风景。
 
并不是说没有痛苦的时候。在那里,痛苦也是慢慢、有盼头的。
 
学习的时候是最具有挑战的。智利的西班牙语比正统的西班牙语更快,更不遵守语法规则。像是在自由发展。在国内用得好好地词汇,在那里就不行了。且智利人更健谈,单词句子揉成一颗颗子弹,机关枪似的向你扫射而来,着实令人头疼。遇到上课的时候,就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听,边听边录音,回家后再反复咀嚼。
 
老师并没有因为我是留学生而对我放低要求,或是马虎对待。每一次测试,从哪几个方面打分,每个方面考核哪种能力,每种能力得了多少分,为什么得这样的分数,有哪些做得好的,做得不好的,一应在分发下来的考试卷子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令我也不得不认真计较起自己的分数来。学期结束,其中一门历史课的分数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是确实是我辛苦挣来的,因为我切切实实从每一分里感受到了份量,因此为自己感到骄傲。反观以前,虽也有努力,可时常跟着大家一起打马虎眼,成绩下来,分数好坏,一概不痛不痒。
 
所以这一次留学经历,让我懂得两件事:如何学习——为自己每一个清晰的目标而努力,为提高自己的能力而学习,而不是为了结课挣学分。以及,如何生活——为自己的快乐幸福而生活。该努力的时候就努力,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
 
我认为自己在这之前,既不懂得如何学习,也不懂得如何生活。中国的大部分学生其实都是这样,至少我是这样。小学到中学,周一到周五,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埋头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周末也从来没个喘息的机会。到了大学,却像泄了气的皮球,想逃课就逃课,想早退就早退,不关心成绩,逃避未来,不喜欢运动,逃避社会。只想在十几平米的宿舍里,点点外卖,刷刷剧,等到大考来临,抱抱佛脚。从前千方百计被束缚着翅膀,高考结束后,无人教我们飞翔。如同赶鸭子一样,要我们自己飞,拖着剪破了的翅膀自己飞。突如其来的“自由”反而让我们畏手畏脚,飞不起来了,最后被定义为一无是处。
 
生活其实还有很多种可能。为自己的幸福快乐而活未尝不可。我也希望有一天,能过上可以随心欣赏晚霞的日子,过上做每一件事都认认真真、热情澎湃的日子。在某处南边小镇,买一片湖边山坡向阳的草地,建一栋小房子,冬不冷,夏不热,可以看月亮一寸寸爬上山岗。
 
寄宿家老爷爷告诉我,这也是他年轻时候的梦想。现在呢?他实现了。
 
他说我也应该有这样一个梦想,即使最后没能到达,也一定比现在走得更远,站得更高。
 
于是在智利的一百多天里,我有无数个日日夜夜思索着我的梦想。
 
我知道我在智利的美好生活是别人给的梦境。于是在踏上祖国大地的一刹那,我从梦中醒来,又给了自己一个新的梦。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梦,我要去实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