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8年秋赴法国波尔多政治学院交换心得
时间:2019-01-28 10:31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MG1711014   钟鑫
 
“我们需要不同的视角来理解我们自身,理解我们置身其中的世界。”
——迈克尔·施瓦布,《生活的暗面》
 
2018年9月至12月,我在法国波尔多,这座距大西洋东海岸70公里的西南部小城,生活了四个月。同法国其他城市一样,这儿也有自己的高等政治学院,即波尔多政治学院(Sciences Po. Bordeaux)。它同波尔多一大、二大等一同坐落在城市南部的Pessac小镇边上,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大学城。大学城里的宿舍、餐厅、体育馆、图书馆都属于公共空间,不同学校的学生可以共同享受生活、学习等多方面的资源,是与中国高校截然不同的运作模式。
 
这似乎也是法国留学申请手续显得格外繁琐的原因之一,从签证所需材料、住宿申请到居留许可、住房补贴的办理,在法国的四个月几乎忙碌于各种材料申请和手续办理。但即便有如此繁多的事务需要处理,法国人独有的“慢工出细活”的态度使得几乎每项事务都需要耗费近一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则需要多次往返办公地点。因而,来到这里我不得不让自己慢下来,以充分的细心与耐心去打点好生活中所需要的一切。
 
波尔多这座城市不大,除了穿过大学城的Tram B(有轨电车),还有A、C共3条轨道线和交织相错的公交线铺满了整座城市。加龙河自东南向西北穿城而过,河上有历史弥长的红砖桥,也有轮渡和邮轮餐厅;河边散落着教堂、博物馆、商业街、滑板场和集市,兼具厚重的历史感和朴素的烟火气。你能看见一片拥挤的罗曼式建筑群中突然高耸的哥特式教堂,也能在穿过石砖小巷后找到美味餐馆,甚至是在废弃河港看到满是涂鸦的当代艺术展览馆。波尔多并不算大城市,但它曾是连接地中海和大西洋的路上贸易枢纽,也曾是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法国临时首府。不少人太关注波尔多的葡萄酒,却忽视了根植于这座城市的隐性魅力。
 
我所交换的是政治学院,因而课程也大多与国际关系、政治史相关。除了基础的法语课程,我选择了Contemporary Russia、E-Democracy、East Asian Politics、French Political History等英语课程(English Track)。令人印象深刻的一点是在法国政治史的课程上,我再次回顾了动荡曲折的法国大革命及建国历史。尤其是二战中一度的“亡国”,这是法国人最不愿提起和感到耻辱的历史记忆,而历史沿革中长期的反犹主义思想也曾被国人一再否认和忽视,与此种种的“冷知识“是我来这儿之前不曾知晓的。此外,东亚政治课上,日本教授对中美、中日等双边关系的分析与讨论加深了我对当前东亚的国际政治秩序的形成背景和未来发展趋势的了解。尽管缺少专业基础,但在课堂中常有的观点讨论、个人展示等互动中,我也能不太费力地告诉大家一个中国人眼中的中国、一个亚洲人眼中的欧洲,以及一个东方人眼中的世界。同时,我也能松开附着于我身上的文化桎梏,去了解外国人眼中的中国。在持续的文化冲突之后,我开始理解外国人对中国存在的某些特殊印象及其形成的历史渊源,也包括对跨文化交流中所产生的自我怀疑有了自洽的解读。
 
并不紧张的课程给了我充足的时间前往其他城市或国家,每一段旅途都给我别样的体验,或好或坏,都是难得且宝贵的经历。 西班牙、英国、冰岛……有幸来法交换才得以畅游欧洲,领略迥异于祖国的风土人情。
 
相较之下,安居于这座小城,去发现法国人生活细节中的严谨、温柔与诗意也能带来少有的慰藉。令人意外也倍感兴奋的一件事,便是发酵于十一月底的黄马甲事件(Gilets Jaunes)。不少报道将法国描绘成如地狱一般的汪洋火海,充斥着流血与暴力。那事实又是如何呢?因此当暴力示威蔓延到波尔多,我出于专业本能混入游行队伍亲身感受到了何为“群情激愤”,深刻体会到西方式民主所潜藏的巨大不确定性。法国人似乎习惯于对“不公”抗议,在利益无法通过“和平”方式得到保障时就会采取暴力形式,甚至不惜违法殒命……周末的示威过后,他们会继续回到工作中,商店也会继续营业,人们也还会继续坐在街边喝咖啡、聊天,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一般……
 
在法国生活是充满惊喜的,不仅是别致的城市风光和自然景观,还有美味的法国大餐和欧式甜点。当然,还有来自意大利、以色列、土耳其、墨西哥、波兰、英国、西班牙、新加坡等各个国家的留学生,与之所伴随的文化、思想之间的相互碰撞无疑是日常生活中最为重要的谈资。我们常常会相约下厨,为彼此制作来自本国的食物;也时常结伴出游,去领略法式风情的惬意与浪漫;或时常谈论政治局势,了解我们自己与置身其中的世界。这必定是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仍旧会感激的一段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