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京都大学KUNIEP项目交换总结
时间:2019-03-11 08:55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61080055  张霆钰 
 
笔者有幸通过南京大学方面提供的得到了赴日本京都大学交流学习一学期的机会。对于本科同学而言,京都大学提供的项目有两种,GEA与KUNIEP,前者是为有能力证明自己日语水平的同学准备的,到京都大学后有权利选择所有课程,而后者是为有能力证明自己英语水平的同学准备的,在京都大学仅有权利选择英语授课课程及一小部分包括日语语言课程在内的其他课程。由于笔者不通日语,笔者当时申报的是KUNIEP项目。
 
在资助方面,有意赴京都大学学习的同学可以考虑国家留学基金委的奖学金(有限制条件)、日本方面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生支援機構(JASSO)提供的奖学金(有限制条件)、社会资助(如一些日企提供的奖学金)。JASSO宣称,在日最低生活开销为一个月八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850元,以2019年3月8日汇率为准)。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作为交换生在日生活的成本相对较低。
 
而作为留学生,在手握一定预算的前提下,在日本存活下来并非难事。在房源紧张的情况下,京大校方会为学生提供至多半年的低于市价的宿舍床位,但不能保证宿舍的地段。笔者平日同学需要骑车翻山半个钟,而某些同学直接被分到了隔壁宇治市的宿舍楼。感谢宿舍工作人员的尽职工作,即使是在日式标准下,宿舍楼的公共区域也能够基本被保持在可以被认为是基本干净的水平之上。在交通方面,京都市的交通体系对公交通勤人士和单车骑行者都相当友好。分布在京大各个校区的生协食堂能够为同学们提供足以维持生命体征的食料,而遍布城市的餐馆和宿舍里的灶台则可以提供更加美味而得体的饮食。而中国同学较为熟悉的网购,在日本也可以通过以亚马逊日本为代表的平台实现。
 
由于中日两国在地域上的相近在历史上的各种交集(“中日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长期在中国生活的同学在日本对于一些日式特色的存在,例如筷子、和制汉字、便利店和蹲式厕位,都能表现出较好的适应度。诚然,日本的社会氛围和生活习惯,诸如某些人口中的“压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对某些规则的表面上的刻板性的尊重和对使用现金的执念,会使一些初来乍到者显得格格不入或是感到不甚适应,但是,与文化背景相似的来自两岸三地的学生(他们占到了京大留学生的大多数)在东瀛相聚,亦或是和国际宿舍里的非东亚背景的朋友们混在一起,感受不同于“中国人在日本”的在地语境下的“国際交流”,都可以缓解生活上的不适应。
 
不同于同为日本顶级名校的东京大学,京都大学给人们留下的是专注科研而自由散漫的印象。作为本科生,在京都大学的学习体验通常会被认为是轻松而愉快的。根据笔者的了解,在京都大学的日语授课课程中,情况确实部分属实。然而,在由非日籍教师授课的英语课程上,体验绝非如此。
 
教务人员要求,所有的KUNIEP学生都必须选六门课,通常每门课每周占一点五小时,可得两学分。教授课程的老师极有可能对学生的投入持有相当程度的期望。按照部分西方朋友的说法,某些课程的上法让他们回想起了被高中课程支配的恐惧——而绝大多数前来英语项目交换的同学并不必需好成绩和学分。所以,六门课意味着,同学们会有着较大的课业压力。
 
而在课程选择方面,京大提供的英语授课课程的选择方向极为有限。以笔者所在的社会学专业为例,在笔者前往京大交换的学期,能够与笔者专业对口的课程只有“社会学概论”和“组织研究”,而在南大社会学系,这些课程会在前两个学年提供给同学们。也就是说,在京大,笔者选不到任何专业对口的课程。而在交流中,笔者发现,笔者的遭遇在多数专业中都不是孤例。
 
对于国际学生来说,不对口的课程和琐碎而繁多的课程要求会削弱同学们的学习热情,而定量的选课要求会将同学们的学习时间和动力稀释到每一门课程中。
 
而与高年级的交换生一起上这些课程的,是低年级的、还没有在京都大学上过英语课的日本本地学生。许多英语授课课程虽然本来就是为低年级同学而准备的,但在动辄侃侃而谈的高年级交换生的带动下,课程的英语能力要求被带高了。显然,他们的语言能力会成为他们融入课堂的障碍。此外,日本同学和某些中国同学一样,更加习惯于知识密度更大的授课,而不是高参与度的频繁讨论、展示,以及所谓的“翻转课堂”。在一些人看来,日本同学会普遍显得比较“害羞”。当然,日本同学的相对低参与度可能也与他们平常在课程中受到的较低要求有关。
 
在日本,企业招聘对于出身校(即毕业学校)较为重视,而对于年级排名和绩点却没有中国企业这样看重。对于“上进”的同学,通常在三年级,求职的努力就开始了。在功利主义的视角下,由于求职与成绩并无直接关联,日本同学在课堂上的怠惰也就情有可原了。而对于浪漫主义色彩更浓厚的同学,京大则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出国交流机会,丰富的社团活动以及完善而友善的延期毕业处理办法。
 
然而,对于有志于升学、进修的同学,以及以科研为生的京大教职员来说,京大为他们提供了高水平的研究平台、丰富的资源和宽松且不功利的科研环境。总而言之,虽然京大总得来说在本科教育质量上令人生疑,但是在科研方面,京大的水平和名誉都是世界一流的。
 
与东京大学相比,对于交换而言,京大的优势在于,它不会限制交换生的选课。也就是说,理论上,交换生可以与本地学生一样,不受歧视地选择任何京大开设的课程。而根据笔者的了解,在东京大学,交换生即使拥有日语能力等级证书,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选择课程。而根据笔者的猜想,东京大学在国际化程度以及英语课程选择的广度上可能会比京都大学更有优势。当然,笔者并没有试图通过对比两校课表或是访谈东大英语项目交换生来证明这样的猜想。
 
作为一个以“观光立国”作为国策的国家,日本的旅游环境在近年有了很大提升。在城市中,外语信息告示牌和旅游信息中心以可见的速度增多,而直面游客的一线服务人员的外语水平的改善也使吾等不通日语者在日本的旅程更加愉快。考虑到日本的既有优势,例如卫生的环境、精确到分的公共交通和丰富而独特的自然及人文景观,在交流学习之余,日本不失为是一个理想的旅游目的地。
 
京大地处日本知名旅游城市京都。作为日本的前都城,基本免于二战美军空袭损坏的京都存留着海量的日式传统建筑,每到中国大陆公众假日,游人必如织。而具体到季节,京都春可赏樱,秋可观红叶,故春秋两季是京都的传统旅游旺季。此外,虽然京都的冬夏气候实在难熬,但长居于京都,生活在空调覆盖之下,没事看看文献,偶尔出出远门亦不失为一件乐事。此外,京都在五月有葵祭,七月有祗園祭,八月会在大文字山上火烧大文字,十月有时代祭,十一月京大则会举办学园祭,元旦期间则可以趁着过年期间的优惠去享受购物期间钱包萎缩的乐趣。虽然京都的夜生活一点也算不上丰富,但京都三月的东山花灯路和十二月的岚山花灯路都值得一看。
 
京都位于关西地区,宇治、奈良、大阪、神户等地均位于电车一小时可及范围之内。而京都古来即位于日本东西交通命脉之上,火车、长途巴士班次密集,提前预定有可观的优惠;位于大阪的伊丹机场和关西国际机场则有飞抵日本国内及地区主要空港的班次密集而价格友善的航班。全日空和日航会在海外市场售卖国内线特价机票,在携某及飞某等大众平台皆可购买,价格5400日元起步;而廉价航空方面,基地位于关西国际空港的乐桃航空及基地位于神户空港的天马航空,有时会卖出更加便宜的机票。考虑到日本国土的狭长及新干线的昂贵,赴北九州以西以南及东京以东的地点,最好乘坐飞机。
 
总而言之,虽然笔者在上文中对京大有所抱怨,但是,作为与东京大学齐名日本的顶尖高校,京都大学依然不失为提升学术水平、增进对日了解、进行跨文化交际以及开展旅行活动的好地方。
 
 
                              京都府,京都大学校舍
 
                                  京都府,醍醐寺
 
                              京都府,无邻庵
 
                             京都府,京都市勧業館
 
                              山梨县,富士河口湖
 
                               山口县,JR津和野站
 
                        京都府,京都造形藝術大學
 
                        京都府,琵琶湖疏水沿线
 
                   北海道,釧路市丹頂鶴自然公園
 
          广岛县,海上自衛隊呉基地,加贺号护卫舰
 
                               福冈县,JR博多站前
 
                                 东京都,森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