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Oxford International Programme 感悟
时间:2019-03-18 11:01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社会学院 人类学系 王雅璇 


这一次来牛津,真的很值得。遇到了最好的朋友,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学院。


身为一个文科出身的人,一开始报名科技创新班时还有些忐忑,总怕自己听不懂,但是又不甘心总是拘泥于文科的小世界,忘了理工科生眼中的客观世界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事实证明,确实是听不懂,但仅限于老师们在解释原理的时候。听不懂原理没关系,我一开始给自己的目标就是: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从大气科学到机器人,从人工智能到可持续发展城市,技术,确实可以该改变世界。


可能学人类学学的太久,看什么东西都有一种批判的眼光。比如来之前我就在想,如果未来人类太依赖科技怎么办,如果人工智能系统有一天崩溃了怎么办,高信息共享的世界真的安全吗,共享信息和私人信息如何分辨,谁来决定什么样的信息可以共享,共享给谁,技术手段的革新会不会意味着政府对个人监控的加强,人类的未来会不会像《1984》中写的一样,国家权力的眼睛可以监控到每一个人的房间。


我不会说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因为我对于人性从没有太多的信心,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技术高度发达的国家,一定是人均教育水平高度发达的国家。虽然我对人性没太多信心,但我对人类适应文化的能力很有信心,大不了重建一套社会制度来迎合技术发展,古往今来都是这么干的。


上课时,我时常感受到一种强烈的穿透力,这不仅是老师们带来的,还包括我身边的朋友们——来自南大、清华、北大、浙大等大学的优秀学子。谈论起自己的专业时,大家总有很多话可说,用一个不恰当的词语,眉飞色舞。那是对自己的研究领域的深沉的热爱。除了专业外,大家总有很多事在忙:考雅思托福,完成课题,完成项目,找实习……聊起自己的忙碌,虽各道辛苦,但眼里总是有光。我时常在想,如果本科的我也有这种状态,现在会是怎样?


这只是一个闲来无事的想象。至今,我没有后悔自己的任何一项决定。这次来牛津,我更坚信了一个信念:我想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任何一个国家都好。远离故乡,拥抱异文化,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我可以从每一次他国规则和自我肌肉记忆的交锋中窥探异国社会的真谛;我可以从个性中找出共性,渐渐摸索出剥离开社会文化规训后的人的本质;我可以见识一下新的文化科技策略,对比自身,不断更新自己的人生逻辑。


牛津的天气阴晴不定,但听老师说,我们刚来的那几天是牛津天气最好的时候。在自然光影的映衬下,St Hughs College和St Antony College的每一处景致都很美好。南大的小伙伴们一起住在St Hughs College,我们探索了休斯学院的图书馆,还在那里上了几天自习。对于已经实习半年的我来说,在图书馆上自习的感觉真是久违了。也许是久别未见才显得格外珍惜,一想到结束课程之后马上要奔赴实习岗位,心中会有些压力。


也许这是舒适圈的问题。这次牛津行给我的感悟之一就是,学生思维和非学生思维真的很不同。从小学到大学,我们习惯窝在自己的圈子里独自学习,闷头苦干,力求从实验或别人的著书力作中得到一些感悟用于实践,我们擅长自己做决定,这个决定是指我今天想学什么,不想学什么,想完成哪项作业,不想完成哪项作业。通常,那些真的能学到东西的学习任务都不是紧迫的,不是今天上午留了作业,下午就要交的那种。学习,真的是慢工出细活。但是工作不同,工作之后,有很多大家推着你往前干的事情,还有很多不得不交给你的琐碎的任务,还有上传下达的冗余的沟通信息,这些事情一起轰炸你,会让一个刚入职场的新人无所适从。我在工作的时候,总想着一定要给自己一段时间好好整理一天的工作,好好思考自己的工作与人生计划,好好从经验中学习——换言之,我总想回到一种自习的状态,通过在自己周围画圈把自己与外界隔开的方式,让自己学有所成。


但是工作的强度不允许我这样做。每天朝九晚六,还会不定期加班,回到家我真的只想躺平。我发现自己的大脑由于过于劳累而停止思考,实习到现在,我还没有总结出一套适合自己的工作方法论。我发现自己陷入了来一个问题解决一个问题的怪圈,缺乏整体性思考。


重回校园,就是给自己一个复盘的机会,复盘自己过去的行为,情感,专业,一切皆可盘。听着科技的课程,一样能够反思自己的学科,反思自己的学科方法,总是有新的启迪。听着朋友们聊经验,总是能反观自己的经历,看到自己的不足与长处,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


这几天一直在纠结一个事情:未来到底要出国读博士还是工作?每次上课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挺适合读博士的,因为真的喜欢这种读书的状态,喜欢这个一直习惯做的事情——习惯真的很重要,也很难改。但是自己是否真的这么喜欢人类学,自己的学术积淀能不能够自己申请到一个名校的phd,这些我都要打一个问号。思来想去,还是想放弃读博的打算。如果我只是想在国外待一段时间,何不选择一个可以经常出国出差的工作呢?


记得某天晚上,领队之一Alex和我讲,如果人类停止思考,那么将失去意义,如果人类失去社会科学,就等于停止思考。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天真的只剩下自然科学和计算机领域,那会变成什么样呢?人类享受技术,但是谁来组织人类,谁来保障civil society?我不会停止思考这些问题,但我不想做学术性的探讨了。还是工作吧,做一些实际的应用,会让我更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