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生活 >
2019年寒假牛津大学交换总结
时间:2019-03-25 08:55 来源:未知 作者:stuex  点击:
171850561  彭海航
 
乙亥年正月初四,我挥泪告别亲友,乘车自北至南跨越松花江大桥,踏上了前往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奥学院的旅程。冰天雪地下飞驰的车里,我用手指在凝结着窗花的车窗上画出了米字旗的图案,这次异域之旅将会给我怎样的体验呢?我满怀期待地告别了家乡的朝霞。
 
经过两天的舟车劳顿,我在2月9日晚间抵达了伦敦希思罗机场,当晚即乘大巴前往牛津。牛津是一座精致的城镇,有着丰厚的历史底蕴与贵族气质。这里的楼房矮矮的,几乎没有超过三层的建筑物。而我们经常乘坐双层巴士,双层的结构使得巴士特别地大,在路上行驶的巴士就像移动的房屋一样。而因为多雨的气候,牛津的道路都设计成中间略高于两侧的形状,当一辆倾斜的硕大的巴士从你身旁驶过使,你总是会有一种车马上就要撞到你的眼前错觉。
 
与南京大学不同,牛津大学的植被非常丰富茂盛,随处可见草坪与灌木丛。在学院里也随处可见可爱的小松鼠。行走在牛津大学,我会觉得人与自然融为一体,和谐共生。
 
来自南京大学的五位同学非常幸运地住在圣休学院,和牛津大学的学生们生活在一起,而其他的同学们都住在酒店里面,无法感受到牛津大学学生们日常的学习生活。牛津大学圣休学院草创于维多利亚时代的中后期。学院建立伊始是一所女子学院,该传统一直延续至1986年,亦即学院的百年院庆时才被彻底打破。此后和牛津大学其他众多学院一样,开始实行男女生混合教育,英国现任首相特蕾莎梅就是从这个学院毕业。我在这座已经有百余年历史的三层建筑里面,我为无处不在的装饰细节而惊叹。从走廊墙壁的装饰,到厚重的木门上面细腻的花纹,极尽工巧的设计散发着这所学校的贵族气息。学院主楼的住宿区分为东西两部分,西侧对公众开放,相当于酒店,东侧则是学院学生的宿舍。在牛津的第三天,我在主楼里面发现了这个学院的图书馆,并且惊讶地发现,住宿客人的钥匙也可以用来刷开图书馆的门禁!这样,我们南大五人组便找到了未来多天自习阅览的场所。我们的食物由学院提供,早餐在住宿的圣休学院吃,午晚餐在上课的圣安东尼学院吃。偶尔在没有课的日子,项目老师会为我们每人点一份中式盖浇饭外卖送到宿舍。半个月的英餐吃下来,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好想回家吃中国菜呀!
 
我们的半个月的学习内容以讲座为主,邀请相关领域的顶尖学者为我们带来了大数据、机器学习、社交网络、云计算、全球变化等等一系列的科技内容。我们受益匪浅。我们七十余人参加项目,分为两个班级上课,又分为十四个小组,在结业时每个小组进行一次演讲,对一个相关的科技前沿问题展开介绍与讨论。我们的结业演讲的主题是“人工智能与全球气候变化”!每个小组有一个牛津大学的博士生或者研究生作为组长,除了指导演讲,还负责帮助我们生活学习各个方面。我们的组长郝学长是一位中国留学生,在我们离开的那一天还送我们到了希思罗机场,陪我们等了一天的飞机,非常令人感动。授课老师都非常积极投入、善于调动课堂氛围,体验极佳。回到南大之后,在有些老师念演示文稿,学生沉寂如死灰的课堂上,还真得很怀念活泼的牛津课堂呢!
在课堂教学之余,我们还去进行了参观游学。牛津图书馆、大英博物馆、英国议会、迷你库珀汽车工厂……想到住在当地的学生们从小到大就会在这些地方参观学习,激发对世界的认识与好奇心,真希望以后我们的孩子可以从小就获得这些亲身体验的学习机会!此外,我们还集体去参加了两次唱诗,一次当地学生社团的音乐会,体验到了不同文化下的多样的活动。
 
除了集体参观的活动,我们在平时放学后以及周末还自发地进行了牛津自由行。我在刚到牛津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这里自由平等的气息。在第一天组长带我们参观牛津市时,我偶然地抬头,竟然发现了一面鲜艳的彩虹旗在罗德学院的楼顶上随风飘舞。彩虹是象征着性少数群体平权的标志,我谷歌了一下,知道了在英国二月是性少数群体平权历史纪念月!怪不得有这么多熟悉的六色旗飘在英国上空。作为一名男同性恋者,此刻我的内心充满了感动与向往。同性婚姻在英国合法已有十四年,不知道我们亲爱的祖国什么时候可以做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便格外关注与性少数群体有关的元素,果然,在牛津大学出版社的书店,我看到了彩虹专柜;在圣休学院的图书馆里面,我也看到了有关性少数群体的书籍专栏,在许许多多的学院、院系的建筑物上都立着一面骄傲的彩虹旗,甚至在最后一晚去吃正式晚宴的玛格丽特女王学院,夜幕下的学院楼顶还闪耀着彩色的霓虹灯……彩虹照耀下,二月的牛津绽放着他非同寻常的美。每遇到一处彩虹,我便拍照纪念,我把所有彩虹的照片拼成了下面一张图: 
 
 
牛津有四家著名的博物馆,阿什莫林博物馆是英语世界中第一个大学博物馆,,展品包罗万象,涵盖了欧洲、亚洲、非洲和美洲的文物和艺术品;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收集陈列了动植物标本和化石供牛津的学生和学者参观研究。皮特瑞沃斯博物馆,以类别的方式收集展示了考古学和人类学的藏品。1884年,热衷人类学研究的英国军官奥古斯塔•皮特•瑞沃斯(将自己2万2千件藏品赠送给牛津大学,条件是大学要聘请一位人类学家讲师。牛津科学史博物馆坐落于宽街,展示了在世界科学史上有重要意义的科学仪器藏品,其中包含星盘、日晷、象限仪、早期数学仪器和显微镜等科研仪器。博物馆也拥有大量科学手稿、印刷品和照片。就在这个二月,博物馆联合开展了一个“在牛津出柜”的联合特展,在一本小册子上面印着位于各个博物馆的一些与性少数群体以及平权运动相关的展品。我想,牛津那么多博物馆的展品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全部参观,与其走马观花地看一遍,不如把这本小册子上的相关展品全部仔细地欣赏一遍。于是在自由支配的时间里我拿着那本小册子,开启了我的独特的“在牛津出柜”博物馆之旅。每到一处展品,我都请人帮我合影留念。也算是给我留下了一份意义深刻的纪念。这份充满了仪式感的体验,将成为永远激励我前行的动力。
最后附上一张我们“南五人”的集体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