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交流总结

时间:2020-01-10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352

匡亚明学院 鄢振宇171240518

我参加了2019年秋季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交流项目。总的来说,这次交换并没有达到我的预期,在挺多地方甚至让我有些许失望。

一般来说,提到出国交换,大家最先想到的应该就是外语的能力有没有提升。实际上,去到美国才会发现,因为移民数量众多,美国大多数人讲的英语其实并不标准(不过不标准的主要集中在服务员这类收入一般的职业)。所以最主要的提升是听懂各种带着地方口音的英语。特别是法国口音和印度口音对我来说难度最大。不过大多数老师的英语讲得会比较好。但是我感觉,轮平均水平,香港的老师的英文水平可能反倒略胜一筹(有一位印度老师,似乎已经是教授了,但是说话还是很重的印度口音)。甚至有时候,印度的同学和印度的老师在课上会用印度英语交流,两个人交流地非常愉快。至于英语阅读能力,由于各个餐厅的菜往往是根据本国语言音译,想要看懂难度非常大,更何况还有五花八门的蔬菜、佐料。常见单词的熟练程度确实有提升。

在美国待久了之后,甚至可以做到不开字幕看一些偏生活类的YouTube视频。

然后是学习方面。由于我们和加州大学交流项目是由加州大学社会学相关组织负责的,所以我们的选课优先级,远远低于加州大学的正式生以及各个学院各自的交流交换项目。或许是由于我的疏忽,我在参加交换之前,并不了解这一情况。最终的结果就是,南京大学培养方案所需要的课无法选上,只能选一些比较贴近通识的课程和一些研究生课程以凑足签证所需的学分数量,而没有选到的课,只能以后再补,这样一来,接下来的学期的课业压力就增大了。

加州大学的本科生课程的特点是课程内容很大,一门课可能涵盖了中国教育体系内的三到四门课。这样的后果一个是会导致学生的压力很大。此外,试想,如果每门课的内容都这么丰富,势必会出现“选三门课太多,选两门课太少”的情况。而且,课程与课程之间的内容就很容易出现重叠。当重叠时,学生就需要花时间去学习已经掌握了的知识。(即使是学生原本因为划水而没有掌握,再学一次也并不是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学习态度方面的问题,应该是由学生自己来解决的)。此外,课程容量大,就使得学科交叉的难度增大。或许有的同学只需要用到别的学科的某一点点内容,但是由于课程的设置,他上的课只有三分之一是他自己当下需要的,那么他的时间精力就被耗费掉了绝大部分。相比之下,中国的教育方式,将课程与课程分割,每个课程只讲一部分,就可以让同学们很自由地学习自己想学习的内容。比如各种语言的程序设计,南京大学都有开设。同学们可以依照自己的兴趣选择,而不需要一边学程序设计,一边学一些被课程捆绑在一起的其他东西。而且,一门课只讲一个话题,不会出现像我上的《数据结构》课那样,前三分之一个学期在教学Java程序设计,而后来开始讲算法。如果对算法不感兴趣的同学,到那个时候也已经来不及退课了。

加州大学的研究生课程有偏向讨论班类的和导论类的。我上的两门都是导论类的。这类课程主要是老师介绍某些技术、领域的相关知识,同学们依照上课内容,做一个小项目,诸如文献阅读、编程实现等。虽然课程设计非常不错,但是同学们的风气极其恶劣。很多作业都是随便应付,抱着拿个B的心态去做(可能是学分需要)。期末的项目,往往也都是从自己已经做过的研究里面找东西来套。据说讨论班类的内容会比较前沿、开放,同学们需要真正将时间投入课程才能收获东西。

美国和中国在生活方面确实有不少不同之处。但是这些差距也并不是只有美国有,而是中国目前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比如美国一顿饭十几美元(约合人民币一百来元),这里有很大部分是贵在人工成本(厨师、服务员等)。这种现象在日本也很普遍,在日本,一顿饭动辄也要千把日元(约合人民币接近一百元)。在香港,一顿饭也要接近一百港币。在美国,超商里卖的冰冻食材相对来说会比较便宜。自己做饭可能能省下接近一半的成本,这个和我之前在日本、香港所了解到的也比较接近。

美国让人不舒服的地方还有很多。它的基建并不是很发达,所以网路讯号覆盖范围很小,基本上进一个教学楼或者去比较偏僻的地方,网路联结就会断开,甚至连收发讯息都很难。但是日本,哪怕是一直坐在大巴车上,网路的讯号也非常稳定。在中国更是如此。而且,美国的无线网路基本只有每幢教学楼里才有,而南大的无线网路基本上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有。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流浪汉。一到晚上,一些风比较小的街区就会聚集起一群流浪汉(大多数是黑人),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真的一整个都被吓到了。

当然,如果非要说这次交换有没有什么比较有趣的事情,也还是有的。美国那里的建筑风格和中国略有不同,在校园里漫步时,能看到各种各样的建筑。

 

还有就是,由于历史原因,美国西部(尤其是旧金山)有较多华人、华裔。在唐人街里漫步的时候,颇有香港市集之感。在茶餐厅坐下来和店员讲广东话的时候,更有一种特别的滋味凝结在心头。这种感觉,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因为其他国家少有如中国一般大的体量。即使是洛杉矶的小东京(リトルトーキョー),里面也只是建筑风格和文字上有日语,大多数店员其实是亚裔。让我感觉到,身为中国人,在异国他乡也可以找到一种的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