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伯克利交换感想

时间:2020-04-16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39


161110099    数学系   薛辰钰

 

学习

除了必选的Sociology198,我选了三门课。CS61ASTAT133以及一门韩语基础课K1A

Sociology198大部分时间是分组pre。对于敏感的两国社会问题,老师的态度倒是极为保守。老师给了几个与美国文化有关的课题自行分组。我们组的课题是关于Chinese American的,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准备的过程中老师邀请了一位华人教授给我们讲了一些他的经历。坐着公交到了很远的一家咖啡馆,树下一张圆桌,大家围坐着听教授娓娓道来。年轻时教授所处的美国刚刚取消排华,倔强的性子倒是让年迈的教授承载了不少故事。

伯克利的CS真的很厉害。学习CS61A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伯克利CS专业课程体系的完整——从lecture设置到labhomework的内容,再到projectCS61A有两千左右个学生,五十多名助教。很方便的是,上课不一定要去教室,可以用电脑随时随地看video。倒是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习俗”:每次考试结束之后,助教都会拿着一盒饼干在教室门口迎接我们,或许是祝贺,或许是好运,又或许是其他。

相较之下,STAT133CS61A要轻松很多。CS61ASTAT133课程的最后一节lecture,老师都讲述了自己的一些经历,也告诉我们了一些自己的人生经验。

在伯克利校园里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每天上韩语课的一个小时。教我们韩语的朴教授很棒。语言课是小班制,朴教授很快就记住了所有人的名字。

 

生活

我们租的公寓离学校很近,步行两三分钟就能到UCB的西门。日常活动范围最远到往海方向去的Trader Joe’s。有一次从Trader Joe’s买完东西回来,我在某个十字路口走错了方向,刚好顺道看了一般见不着的伯克利景象。走到的地方是伯克利的居民区,正值放学时间,路上还能看到家长领着孩子回家。

公寓的楼顶很棒,每天傍晚都能在楼顶上看到不同色彩的晚霞,晚霞在四周延伸,有些映在玻璃上。伯克利的房屋都很低,所以常常是能看到远处映衬在晚霞下的金门大桥。来来往往的飞机很多,闪着光地划过晚霞,划过不远处建筑工地上的起重架。很多次,我都想用手机把晚霞拍下来,可手机拍不出晚霞千分之一的美。

说起起重架,不得不说,美国的工地效率真的不高。从路到房子,我们常常路过的工地在这四个月里动静甚微。

美国的饭店吃饭很贵。当然,这个很贵很大程度上是汇率在作祟。所以,去超市买菜回来自己做饭必不可少。在这之前,我对做饭还一窍不通,会把土豆丝儿炒糊,会把白菜煮的没有一丝丝味道。但这趟美国之行教会了我做饭。

美国的银行很麻烦,到现在也还普遍地使用着支票。为了买支票,还要排长长的队。公共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公交车错过了一班要等三十分钟左右才能等到下一班,delay也是常事,所以出门确实得掐好时间。

 

旅行

在美国交换的这段时间,我们一共有四段旅行。

刚到美国的第三天,我们筹划着去了一趟旧金山,看到了地球另一面的景色。搭乘着bart,我们开始了一场最廉价的旅行(因为刚到美国,大家都还舍不得花钱,午饭自带超市三明治,能靠双脚绝不多花钱叫uber——伟大而令人兴奋的穷游)。我们沿着金门大桥走到了桥的另一端的时候,谜一样的公交车让我们只好再沿着金门大桥用双腿走回到桥的这端。一来一回,也算是充分体验了金门大桥的魅力。


老兵节我们去了斯坦福。斯坦福跟UCB很不一样,它的所有建筑有着统一的风格,而UCB的楼每个都有自己独特的颜色和形状。与伯克利每天充满活力的感觉不同,斯坦福让人感觉更加的成熟稳重。我们也爬上山,去了Big C,坐在秋千上俯瞰了伯克利这个沿海的小城;坐着公交车,追着晚霞去了Marina


感恩节我们搭乘着加州微风号横穿了半个美国。第一次做长达五十二个小时的观光火车,也是一个特别的体验。一路上,窗外的火车头行驶在雪山上、荒地里,看了各种的风景,最终抵达了芝加哥。


考试结束,我们去了美国之行的最终站——洛杉矶。与想象中的洛杉矶很不一样,我们所见到的洛杉矶有些许残破。

世界很大,很多地方,还是要亲自去看看。

 

节日

在美国的这四个多月,我们在异国他乡经历了中秋、国庆。

中秋那天的晚上,我们买好了零食饮料,敲了公寓邻居的门。除了为了赶DDL没能一起玩耍的朋友们,几位中国朋友加入我们,在屋顶借着月光玩了一晚上的UNO。屋顶那天也有一群外国朋友在办party,屋顶被国籍分隔开,各自享受着不同的快乐。

当国内在欢度国庆假期的时候,我们刚到美国一个多月,刚刚对厨房的构造有所熟悉,打算在国庆节这天做顿大餐犒劳犒劳我们自己。一锅牛肉和一盘蔬菜杂炒上桌,我们打开电脑看了阅兵的直播。

万圣节的时候,BISP组织了party,我们生平第一次化了奇奇怪怪的妆。

   圣诞节前大概一个月,美国的大街小巷便有了圣诞气氛,商场里放着欢乐的圣诞歌曲。在环球影城的那天晚上,我们淹没在人群中,看着哈利波特城堡上的圣诞节灯光秀,看见城堡上方绽放的烟火。圣诞节那天,我们在洛杉矶。所有的店面都关了门,我们便在市中心随意逛了逛。大街上能听到的,只有最熟悉的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