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智利天主教大学交换小结

时间:2020-06-09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5



171108102 芮君怡


在智利时,住家妈妈时常念叨“El tiempo pasa volando(时光飞逝)”。我也是在回国之后无意间的一次感叹,才惊觉那在“世界尽头之国”的五个月时间竟然给自己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影响。真是仿佛弹指一挥间,得知自己确定获得了国家公派留学项目名额的那一刻还历历如昨。

说起那时的心情,除了自己的努力得到肯定与回报的喜悦之外,其实更多的是恐慌:在西语学习中,听、说本就是我相对较弱的两项,而智利又说着“全世界最难懂的西班牙语”,一向“社交恐惧”的我去了那边岂不就是个哑巴聋子?这份怵惕之情一直持续到飞机落地,然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担心——都变成了现实。在外购物时交流不畅,与住家妈妈聊天时磕绊不止,甚至在校听讲时能够理解的内容只堪堪达到1/3,大段大段地囫囵吞枣而过。

“八月的梦游者,见过夜里的太阳。”

这是彼时的我最喜欢的一句诗。八月的我在智利街头,不知所云亦不知他人云何的状态仿似梦游;而我抬头所见的日光,倒正是中国“夜里的太阳”——事实上,这句诗亦是北岛在盲动儃佪中所寄托的希望——我开始将老师讲课的内容录音下来,多听、多查多记生词、多开口与人交流练习,直至与住家妈妈的sobremesa(饭后聊天)能够欢声笑语连连,原本30%的理解率也达到了百分之七八十。

我们的交换学校智利天主教大学是全智利乃至整个拉丁美洲最好的大学,培养了包括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在内的众多杰出人才,还与南京大学联合创办了智利天主教大学孔子学院,这也是在智利落户的第二家孔子学院。尽管对于大部分非西语专业的中国学生而言,这所大学似乎并不知名,但其实它在智利本国有着极高的名望。在探索圣地亚哥与智利其他城市的过程中,每每有人问起我们在哪所学校交换,我们只需回答一个单词“católica(天主教的)”,他们便立刻领会并赞叹一句真好。

 

1

Casa Central校区一角

 

智利天主教大学共有四个校区,主校区Casa Central位于市中心,保留完好的古老建筑宏伟似宫殿又庄严如教堂,充满了古典主义的韵味。而我们上课所在的Campus San Joaquín则是最大的一个校区,相较典雅伟丽的主校区,这里则显得更具现代化风格。自地铁站便可遥遥望见校园门口张开双臂的圣母,这座圣心雕像也正是这座校园的象征。校园内,运动场、健身房、游泳池等设施应有尽有,格外值得一提的是图书馆内的研讨室。明净而隔音的玻璃,每间室内都配有独立的研讨桌、椅、演示屏与空调,非常适合小组讨论或是小规模的社团活动。学校内的书店、周边店等也都商品丰富,出示学生卡还能够得到很不错的折扣(尤其在智利纸质书非常贵的情况下)。此外,每个学院都有专门的打印处“crisol”,凭借学生卡就可以免费打印,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打印处并不提供打印所用的纸张,因此得自己携带。

与南大不同,智利天主教大学内并没有学生宿舍,因此所有学生都是走读。可以选择自己租房,也可以像我们大部分人那样住寄宿家庭。前者胜在便宜和自由,后者则能够更切身地体会当地文化,也省去了做饭的麻烦(还能品尝到智利特色美食噢)。关于上下学的交通问题,圣地亚哥拥有着全南美最发达的城市地铁系统,天大的每个校区也都有专门的地铁站,因此其实也还算方便。

 

3

住家的游泳池与狗狗

 

除了用于兑换精读学分的专业课,其他课的老师讲课都或多或少带着智利口音。一件有些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事情是,在开学时学校甚至专门给我们发了一本手册列出“chilenismo”,以证明在智利说的真的是西班牙语……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刚开始时上课甚至需要录音,以便课后重新思考揣摩并理解。因此就我感觉而言,选超过三门课会感到有些吃力。但在开学典礼结束后,礼堂里会有不少本校学生为交换生提供咨询服务,可以向他们询问哪些老师口音清楚、对于非母语使用者而言哪门课会相对轻松。教务人员也同样友善热情,遇到问题时前往交流生中心或是直接发送邮件,几乎所有情况都能得到解决或有用的建议。

其实有时想想也会觉得有几分遗憾,中秋节、国庆节这样的重要节日竟然都在下半年,让今年的我无法在国内庆祝佳节。这是我第一次未能与家人一起度过中秋节,也让我用亲身经历证明了“国外的月亮没有国内圆”——虽然嘴上说着“千里共婵娟”,但我真正想要的,其实还是中国的、自家房顶的那一轮月。不过,今年的中秋节,我与南京大学的其他同学一同租房、买菜,自给自足地做了一桌中国佳肴;亦邀请了几位外国同学,介绍传统文化、畅聊神话传说,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而在祖国七十周岁生日之际未能身在国内固然有些可惜,但我在智利同样跟舍友一起,通过网络准时观看了阅兵仪式的直播。虽然词汇贫乏到只能重复“超燃”“好帅”“太牛了”,但全程心潮澎湃、几度热泪盈眶,相比在国内观看,或许这反而是一个更加难以忘怀的体验吧。

 

2

科金博海滩的午后

 

近日学校进行网上教学,便在完成作业之余又顺手翻了翻自己先前的文稿,看到刚进入南大时写下的几段话——我承认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包括现在我在克服矫情方面也没什么进步,笑)——但是作为此篇心得结尾,我倒觉得意外地合适:

“人总是在迁徙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连灯的开关的位置都要练习起来,渐渐覆盖以往熟悉的习惯,想想都觉得可怕。

“但人就是这样,不试着挪一挪身心位置,就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展开一张世界地图,密密麻麻的国省市区。世界之大,我都还未一一立足过,所以再也不会说万千世界,只我孤身一人。大约算得上心境的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