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科!

留学生活

伯克利2019暑期交流项目总结

时间:2019-09-18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37

171830039 肖若凡


填表、租房、办签证、订机票,繁复流程走完后(已经心力交瘁),终于启程赶赴美国,三周时间短暂体验一下留学生活。   

 

15小时时差,9000公里航程,第一次独自离家这么远。 

   

天地旷远辽阔,忽然前所未有的自由,也好像有一点孤独。 

   

先说说第一印象。傍晚时分从洛杉矶转机,就这么穿梭在加州的LaLaLand同款粉蓝色温柔天空中,来到了旧金山。美联航穿着制服高大挺拔的黑人小哥,athletic undergarment加超短裤的长腿美女,红发短裙嚼着糖听着歌神采飞扬的男青年;衣冠不整面相凶恶的流浪汉,红灯区三五成群的闲人,音响开到最大声的跑车酷guyAmerican movies come alive.   

 

不过新鲜感褪去,接下来要面对的是艰难生活。 

   

民以食为天,这里经常天塌。出去下馆子踩雷,自己做饭烧焦;猪肉价的葱姜蒜,买不起的油酱盐;一言难尽的风味调料,永远超量的大包蔬菜;高热量的汉堡薯条,黑暗的沙拉拌一切……中国胃在这里格外艰难。当然也不全是苦涩。新鲜的大颗蓝莓,醇厚的黑巧克力,实惠的原浆橙汁,香甜的大桶牛奶。生活就是这样,打一巴掌再给颗糖。  

  

除了饮食,出行也大成问题。美国的公共交通并不发达,在这里,没有汽车会感觉寸步难行。我们尝试过公交车(ACtransit)、地铁(bart)、出租车(Uber)三种交通方式,总之各有利弊,都不能完全满足便利出行的需求。得益于学校优惠政策,学生可以在伯村免费乘坐ACtransit,但是公交出行缓慢、能到达的范围有限,甚至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赶上公交司机心情不佳、拒绝上班。而bart比起我国的蓬勃发展的地铁,实在是相差甚远:卫生状况一般、治安较差,甚至地铁线路的设置也缺乏合理性——同一条轨道上有驶向不同终点站的地铁,但又没有明显的标识可供辨别。在bart站,你总能听到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互相致以友好的问候——“It’s so confusing! ”“Totally agree! ”最后是出租车。出租车其实挺好的,它好就好在太贵了。  

  

因为这些“不好”与日常生活太息息相关了,我无法不提及。但大家也都清楚,纵然留学生活有诸多“不好”,人们却还是前赴后继、心向往之,这并非没有原因。    


最大的原因就是学校。Berkeley作为全球顶尖高校,从教学理念、师资力量、校园环境、学生水准等等许多方面,都散发着它无可替代的魅力。我对Berkeley的初印象来源于宣讲老师的一句话:Berkeley is more than that. 当被我校学生问及是否可以蹭课时,宣讲老师说,“可以但不建议。”我们的观念里自发听课就是主动求知,可是老师的话却忽然提醒了我,并不是只有通过听课才能学习,想要主动学习,途径有很多:Berkeley有许多藏书丰富的图书馆,漫步于人类智慧的海洋,你会忽然心生敬畏与使命感,觉得世界奇妙,想要不断探索,你会惭愧于宝贵时间的浪费。Berkeley还有相当完备的学生服务机构,你可以在图书馆前台咨询相关领域的老师,快速得知哪里能够找到你最需要的资料;你可以在发展与规划中心预约咨询,学会了解自己并通过有效规划开发自己的潜能。Berkeley的老师们也会有意识地“授之以渔”:短短三周,学到的知识十分有限,更大的收获其实是老师时不时分享的获取知识和提升自我的方法,比如有用有趣的网站,比如经验者总结的学习、演讲方法,比如思考问题的方向。就我个人而言,“how”总是比“what”带来更多启发。还有一个我比较欣赏的理念,是老师对我们说”Spare no efforts, but dont go crazy about that.”我们的教育鼓励百分之百的投入,鼓励不遗余力的努力付出,但我们有时可能会忽视会忘记,学习之外的东西,对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说也同样重要。“不务正业”的兴趣、健康的身体、健全的人格,都是一个人走向成功必不可少的东西。又或者说,在我的观念里,普世意义的名和利并不算成功,幸福感和价值感的自足才是真的成功……回到南大,走在美丽的仙林校区,我还是时常会想起Berkeley典雅气派的图书馆,想起下午四点洒在木桌上的阳光,想起咖啡狗狗为伴的草坪,想起在这些场景下学习的惬意。

 


另一迷人之处大概就是博物馆。Oakland Museum of CaliforniaOMCA, Berkeley Art Museum and Pacific Film ArchiveBAMPFA, Exploratorium... 美国的博物馆十分有趣。不同于南京博物院的宏大正派,不同于上海各种艺术展览的阳春白雪,美国这些博物馆给人的感觉是通俗易懂、互动性强、老少皆宜。当然,我不是说通俗易懂就一定好,艰深晦涩就一定不好。有些博物馆的办馆初衷是为了保存传承和便于学者考察,而有些博物馆则是为了知识普及和全民文化素养的提高。理念差异罢了。但我作为广大知识水平有限的人民群众的一份子,的的确确偏爱更“亲民”的博物馆。我在OMCA体验了定格动画的简单制作,体验了电影特殊音效的配音;我在BAMPFA倾听韩裔美国人的移民故事,也去理解不同摄影师眼中摄影意义。 



  

此外,这里的人们格外有包容性,或者叫“充分平等的自由”。自由的程度是有层次之别的。有些自由只是允许少数群体的存在,但仍对他们持有偏见或嗤之以鼻;真正平等的自由不仅承认少数群体的存在,而且认可、尊重他们的存在。加州是LGBT平权运动的发源地,也是全美同性情侣占总人口比率最高的州。不只是在性取向问题上,他们包容各个层面、各种意义上的minority group.你会看到一头脏辫的黑人rapper站上讲台谈hiphop的政治意义,你会看到印第安人后代推广他们旨在传承祖先饮食文化的餐馆,你会看到残疾人驾着轮椅风驰电掣神采飞扬,你会看到体格“不小”的女孩穿细荧光吊带笑容自信大步流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日沐浴在加州的灿烂阳光下,他们才这么幽默、爽朗、热情、自信和敢于做自己。因为这份相互的包容,大家在这里好像都变得更有魅力。    


语言障碍、文化差异、日常生活中处处细碎的不同,都足够让人感到新奇、或有时窒息。但就像大雨天被风刮坏了伞,有人学会买更坚固的伞,有人学会雨天不出门。风雨交加,我还是想要出门看看壮丽的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