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2019年德国哥廷根大学交流总结

时间:2020-09-01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27

171108055 张珂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一年的交换生活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束而正式落下了句点。对于我来说,这一段在德国哥廷根大学交换的经历虽然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而不可避免地留有些许遗憾,但是更多的却像是人生中悄然出现的一扇窗户,打开了它,也就像是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书写起新的故事。


哥廷根大学坐落于德国西北部的下萨克森州南部的哥廷根市,是一所世界一流的综合研究型大学。截止至2017年,一共有45名诺贝尔奖得主从哥廷根大学走出,知名校友有例如高斯、俾斯麦、普朗克、格林兄弟等等。


第一次听到“哥廷根”这个城市的名字,是在季羡林老先生的散文《重返哥廷根》中。季老先生将哥廷根这座当时只有十来万人的异域小城亲切地称呼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并在文中回忆起了哥廷根的许许多多可亲可爱之人。尽管一别哥廷根就是35年,季羡林却从未有一刻忘记过这座小城的街道、落叶、小山,一切仿佛仍旧是昨天。也正是从那时起,有这样一座德国小城,朦朦胧胧地立在了我心里。


当我知道自己有机会去德国交换学习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就向哥廷根大学提交了申请。填写各种各样的表格,准备申请所需要的各项材料,申请APS,去上海德意志银行分行开户,办签证等等,出国前的手续可以说是多而繁杂,但是我并未因此而感到焦躁,相反内心还有着无法言说的激动与期待,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我也可以亲自去看看季羡林笔下的那座美丽小城,去领略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对于从未独自出远门如此之久的我来说,只有在真正到了机场候机室,看着家人们渐渐离去的背影之时,才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但好在这一路上我遇到了许多友善的同行者,用着我仍有些磕磕绊绊的口语,努力和他们交流。而他们也对于我这个异乡人展现出了最大的善意,尽量放慢自己的语速,用一些较为简单的句子与词组。从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到哥廷根并没有直达的火车,必须在卡塞尔转一次火车,这对于带了三个行李箱的我来说,实在是很有难度。但是这一路上,有太多太多的人主动伸出了援手,帮我把行李箱搬上火车或者送我下车。尽管只是萍水相逢,但是我仍感念至今。


就这样在许多人的帮助下,我在哥廷根的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一开始,有很多不太适应的地方。比如哥廷根大学的选课和南大的选课有些不一样,无论是必修课还是选修课都需要自己提前在选课网站上抢课,而很多课又十分热门,选课通道才刚开通几秒钟便已不再有名额,就只能在等待名单上排队,等前面有人退课,有多的名额才能补上。并且哥廷根大学是“没有围墙”的大学,教学楼并不固定于小城一隅,往往是这一节课还在这个教学楼上,下一节课就需要转移阵地去另外一个距离不算近的教学楼上课。除了这些生活上、制度上需要适应以外,语言也是一个短时间内很难克服的拦路虎。语言中心的德语课相对来说稍微好一点,老师们都是常年从事德语教学工作,班上同学也都来自世界各地,大家的德语水平相差不大,很容易跟上进度。但是那些德语系下设的课,例如文学课和语言学课,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一来,班上同学都是德语母语者,老师不会为了个别留学生而放慢语速或者在一个词、一个句上解释很久。二来,这两门课我都没有任何基础,对于那些陌生的概念、名词、人名都是知之甚少,要想跟上进度就显得尤为困难。但好在哥廷根大学有专门的Tutorium,是由一些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作为助教,在教授讲课后专门的一段时间针对每周的讲课内容、作业进行答疑。我还记得上学期我Vorlesung课的学长助教,他答疑的时候会注意放慢语速,争取让每个人都能够理解所讲内容。他也会每周给我们发一些与课上内容相关的补充材料,而我们在阅读以后也能够对一些概念或者是理论有更深刻的认识。


上午的课结束,我一般便在哥廷根大学的食堂吃午饭。哥大食堂的菜品种类很丰富,分门别类有许多窗口,比如有素食窗口,烤肉窗口,主食窗口,沙拉窗口等等。之前还在一个公众号上看到过关于德国大学食堂的排名表,哥大食堂排在了全德国第五位,也吸引了不少其他学校的同学前来试吃。




在德国的半年多,我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他们带我了解了德国的许多节日与风俗习惯。最让我难忘的还是圣诞节的时候,会有长达半个月之久的圣诞集市。圣诞集市上有卖各种各样的姜饼、苹果派、巧克力、糖果,也有每个德国人圣诞节必喝的Glühwein(加了糖或者蜂蜜的红葡萄酒)。在十二月洋溢的节日气氛中,在略微仍有一些寒冷的夜风里,与好友们围在炉火旁,手捧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葡萄酒,别提有多惬意了。



(图为Glühwein


如果硬要说在德国的生活有什么不方便或者说不适应的地方,那便是每周日商店都会关门。这意味着最晚必须要在每周六的时候,便囤好必备的食物或是日用品。因为一旦到了周日,饭店、超市、商店等等都会关门,街上也就空空荡荡的。到那时如果再想要买些东西,便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了。还记得我刚到德国的时候,有一个周末忘记提前买食材,以至于周日还是在舍友的接济下才最终解决了吃饭问题。


为期一年的交换生活就这样匆匆而过。它教会我的远不仅仅是语言方面的相关知识,有独自生活的自立与底气,更向我展示了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再见了,哥廷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