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曼彻斯特大学2020春季交流小结

时间:2020-09-04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8

171810041 幸纾影


我没有想到2020的上半年有这么多变数,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收获这样一段伴随诸多遗憾的独特交换经历。


1月中旬到3月中旬,是正常的开篇与发展。


到达曼彻斯特、办理宿舍入住、接收来自曼大的各种材料、参加Orientation Week……一切都很顺利。高纬度的冬天在室内被暖气吹散,曾担忧过的语言交流问题在面对第一个宿舍工作人员时也消减了大半,除了下午四五点就天黑和风狂雨急的气候问题,我很快就适应了这个有着小城镇节奏的大城市。


1月底的曼城街头


文化包容与多样性,是刚开始的几周我一直在感受和思考的话题。


和交换项目的其他同学认识的时候,跟刚进大学的感受是相似的,以前只在地图上听说过的地方,突然就被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面孔变得具象化起来。我所感受到的世界,在不断地被拓宽;我对外界的认识,也愈发理性。所谓的刻板印象,实在是过于简单粗暴的知识伪装,它完全不足以支撑一个人去与世界真诚沟通。


我住的宿舍是包餐的catered hall,每天吃早饭和晚饭的时候,就是餐厅最热闹的聚会时间。餐厅的工作人员有白人大叔和阿姨,也有南亚面孔的姑娘和小伙,住在这个宿舍区的大部分是欧陆国家的同学,也有来自印度、新加坡、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的留学生,一句简单的寒暄,就可以开启一两个小时的闲聊。和几个“饭搭子”一起分享当天的经历,聊聊近几日的安排和计划,是上课紧张了一天后最放松的时刻。


我所住的宿舍区,有很大片的草坪和各种树木,春末夏初尤为好看


在学习方面,最让我不习惯的应该是一门课分lectureseminar的课程设置,lecture类似国内大学的课,老师按课程大纲讲授内容,而单列出来的研讨课则把一节课上的人分成若干小组,由不同的老师带领进行特定话题的深入讨论学习。上研讨课之前,老师会下发相应的阅读材料和阅读任务,课上每位同学则会分享自己对于阅读材料及问题的思考,这对于一直以来接受的都是老师讲学生听教育模式的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每堂课上不仅是提问-回答这样的交流模式,还有驳斥、赞同、分析、总结等等讨论方向,这些都建立在大量的自主学习基础之上。所以每一周上课前,我最多的时间都花在研读材料上,刚开始还挺艰难的,动不动就是十几页的文章或者论文,后来学会带着明确的问题和目标去阅读,就会发现任务轻松很多。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后期写论文的时候。由于我的几篇课程论文都要求采用同一种分析结构,所以我不再像写中文论文那样会有偶尔的随性发挥,而是严格按照每一部分的要求,根据已有文献查找、前后逻辑、论据例子来进行文段组织。可以说,这学期的几篇论文真是我整个大学阶段到目前为止写得最困难但也最规范的了。


关于学习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曼大有一栋专门开放给学生教职工自习的楼,但跟我们一般对自习室的印象不同,这里面并没有鸦雀无声,反而一进去就能听到各种聊天讨论的声音。为了照顾到安静自习、小组讨论乃至查找电子资源等有各种不同需求的人,整个楼的每一层都有明确的功能划分,既开放有一定私密性,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需要的区域和位置,互不打扰,和谐共存。


3月下旬,临近放春假的时候,英国的疫情呈现初步爆发的情形,学校在政府宣布宅家隔离政策前几天关闭了所有的校园设施,线下停课,转为线上,一切在我 意料之中,但一个周末的过渡转换时间对于老师们和教学进程来说显得很突然。我还记得,第一周上网课的时候,有一个老师在制作、上传lecture录播视频过程中遇到了些问题,他的邮件从上午到下午一直没断过,简直就是在实时更新他遇到的状况和解决进度。那天的最后一封邮件是说他尝试失败了,要就一个技术问题请教一下相关工作人员,而那天的第一节课的lecture视频最终在第二天和第二节课一起上传到了曼大的网络课程平台上。那个时候我意识到,这个疫情带来的手足无措,适用于所有群体所有人。


居家隔离政策颁布后,4月初空荡的街道


4月下旬春假结束,我所在的三层宿舍楼里只剩我一个人了。餐厅没办法再开门,餐食供应变成了自选带回的形式,虽然录播网课的时间安排比较自由,但是研讨课仍然是以视频直播的形式进行,再加上接二连三的期末论文deadline,后来的日子我几乎都在看论文写论文,写不下去就发呆,或者到宿舍的小图书馆逼着自己写写写,现在想来,还是挺惨的。


写论文的日子,只有窗外草地上的松鼠作伴


交换期间,我有时会到另一个宿舍区,和在那里的几个南大同学一起做饭聚餐聊天。就这么看着城市慢慢安静下来,白昼渐渐长起来,树枝上的叶子长出来,路上戴口罩或者做防护措施的人多起来,倒也没觉得有多不安或是恐慌,反而享受这种没人打扰的孤独状态。


聚完餐回家的路上,晚上九点的日落


23月份的时候我参加过好些校内校外的活动,有针对国际学生的英语论文写作辅导课,有关于“性同意”的workshop,有到曼彻斯特Media City参加的电视媒体论坛,还有一次在城市封锁状态前未能成行的小学志愿活动,较少的交换课程让我有更多自由探索这所学校和这座城市,但这些探索才刚开始就中断了,有很多我还没尝试过的就再也没机会尝试了,想想真是蛮遗憾的。


电视媒体论坛,其中一位嘉宾在做分享


出发前,我通过曼大的Global Friends项目结识了一位来自立陶宛的学伴Ieva,她去年作为交换生在复旦大学学习过一年,在我刚到曼彻斯特的时候给了我很多实用的建议和帮助。有一次她约上我和另一个法国女孩小聚聊天,谈到她曾经在上海的有趣经历。那个时候火神山医院刚刚急速建好,那位法国女生还连连惊叹于这样的效率,说自己真想去中国亲身感受一下,当然,是在疫情过后。但谁也没有想到,后来的问题,是全球大部分人的生活,都被这病毒拽入了脱轨的状态。


尽管有诸多的遗憾,但我仍然怀念这段交换经历。近半年在异乡的思考与成长,值得所有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