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2020年春宾夕法尼亚大学交换总结

时间:2020-09-09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22

171830566 黄晔鹏

刚回到国内的那段时间,正好赶上BLM,常常从新闻里见到美国的喧嚣,尤其是看到费城市政厅也遭到各种打砸,不由回想起在宾大交换时的许多经历。中学时曾和游学团去美国期间在费城晚间中转候车,还在独立厅拍了张漆黑的照片(此处无图)。在费城的最后几天也故地重游,那天阳光灿烂,岁月静好地令人怀恋。

独立厅

这之前的日子要寒冷得多。期末考完便立刻飞来费城,刚到的时候大抵正值一年中极冷的时间,没怎么经历过北方严寒的我立刻用我能找的最厚的羽绒裹紧自己。费城的风特别大,在它极盛的时候,我,成年健康男性,也会被吹得无法控制平衡走不动路;晚上睡觉时,更是常常伴随呼啸的风声入眠——导致出门步行时可体验到真实的“刺骨”二字。一二月我穿上最厚重的羽绒在费城街头漫步,常常不出千米就得进个咖啡厅取取暖。不过到室内则是暖气常开,室温高到甚至想换上夏装短袖。

 

说回来,简短地适应了学校的各种信息系统之后,生活就随着开学慢慢步入学习的正轨了。宾大的各种网站信息非常丰富,几乎所有信息都可以在各种部门网站上找到说明,它的课程配套系统(以Canvas为主体,辅以Piazza咨询问题)也非常健全。不过它的教务系统可能不如我校(虽然但是),断联频率很高,而且初选就要抢课的设定也不很人性。当然,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向老师发邮件争取名额,一般老师也会同意并转发给类似教务员的行政人员,这样还是可以加进班里。我收获最大的两门课之一就是后来找老师加的了。顺带提一句邮件,这在不止在学校非常重要(跟老师联系的最主要渠道),在日常生活中也十分通用。医保报销、咨询报价、argue一些benefits之类,很多时候邮件都是最方便快捷的(当然,航空公司这种还是得靠打电话,尤其是疫情期间抢机票改签之类更要靠电话)。顺便插播一下医保,IGSP项目建议学生买PSIP,但也可以自己买别的,价格便宜很多,覆盖面略少(据19-20aetna手册,明显少的项目主要是gynecology中的),不过每次看病需要先垫付后发邮件报销。我用的医疗服务不多(虽然门诊一般空位很多,但2月约专科医生都要排队到6月了),使用PSIP基本上不需要付什么款,基础费用都是直接报销的。

 

最初选课其实就是抱着选南大没有的课的想法选的,选课前大致扫了一眼PennCourseReview也就没多想。因为只能选4门课,所以虽然课程内容对我(这种老久没接触定量的)来说算是比较新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空闲的。上课期间,最重要的可能是大胆发表观点/提问,不必担心观点/问题质量不高,等想清楚了再讲话,因为周围的同学们都是十分直接的,并且即便在相当quantitative的课程中,教授也是希望同学能提出问题,甚至指出板书错误的。除此之外,顾名思义,lecture重讲解,seminar重讨论,在形式上和国内差别不大,只是普遍材料、授课和课后辅导的质量都会高不少(毕竟学费摆在那里)。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同学做pre的平均水准相当高,不管是语言组织还是逻辑都十分明晰,态度一般也相当自信。除了课程/ra以外,极其丰富的讲座也相当有价值。不仅仅是因为讲座可以带来领域内最前沿的研究,更重要的是,在宾大听讲座时,那些以前只在paper作者栏里见到的人名,一个个鲜活地出现在眼前,还会十分认真地解答你的问题(尤其是seminar性质的讲座)。我之前会定期在院系官网查看日程,每次有感兴趣的老师/主题就会前去听讲(顺便蹭吃蹭喝)。另外,有音乐器爱好的同学可以报名它的College House Music Program,一个优秀的老师能带来的绝不仅是技术上的提升。

引导我入门专业领域的第一篇paper一作的讲座


而在生活上,费城拥有的中国商超餐饮对华人来说是完全足够的。不管是心心念念的奶茶铺还是中国餐厅,仅仅在大学城周围加起来可能就有将近两位数家。而中国城里的中国商超也都支持送货,这让大家可以足不出户,用海底捞底料恰火锅。不过其实,无需依赖“家的味道”(大概因为中餐厅做得也并不那么好吃?),餐车和各国异域美食也足以满足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墨西哥名点burrito,实在令我齿颊留香,留恋至今。美食之外,费城还有着浓郁的人文气息。不论是在费城艺术博物馆里见到的充满未来感的科技艺术品,和上学期在《跨文化视域下的美国艺术史》里刚刚听到鼎鼎大名的Eakins, Homer的真迹,还是漫步街头所见的壁画、涂鸦、建筑,抑或只是那房屋错落有致、色彩别致淡雅的巷道……都在提醒着,这是费城,那历史、自由与友爱相交织的城市。

费城夜景

当然,疫情开始之后,这一切都大大改变了。艺术博物馆关了门,课转到了线上,食堂也就剩一个给大家打包带走吃,宿舍楼也开始封闭管理,我也决定搬出宿舍。中国人巨大的数目在这时发挥了作用,我通过互助微信群联系上了房东在外租房,不涉及切身利益的事情,大家相互之间也会互相帮助、提供信息。事实上,宾大还为国际学生提供了互助租房,即当地学生将空房转租给国际生,我原来的室友M君就是这样租了一间500刀不到的小套间。讲座和intern毫无疑问得中止了,课程的质量下降不少,但我们还是通过zoom和邮件与老师保持联系。录像最好的地方可能就是可以回看,但错过了互动和大作业也有些可惜。不过这些课程,加上疫情中独处时的思考,也还是给我的未来方向选择和个人发展的想法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尽管时间甚短,我还是感受到了一个与我所经历的并不相同的本科体验。我的同学们带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多元。不仅是日常生活的多元,更是志向或者个人规划、文化、价值上的。虽然还是会有主流的去向,比如bio的学生大都朝med school走,wharton的学生大都往finance/consulting/marketing去,但许多人有着极其有趣的规划。比如身在商科的M热衷于social entrepreneurship,希望能和环化生一类的学科合作向欠发达国家提供农业帮助;专业同学S成绩优异却不愿按套路成为临床医生,而准备就读公共卫生,未来前往政府机构或者国际组织;当然也有热衷学术而只愿安心读他的PhD的同学。很多同学都相当有个性,不管是在业余爱好上还是性格上,而每一个人的特性都得到了很好的包容和展现。这不仅仅是个人的缘故,也许也是教育所提供的机会和引导的结果。

宿舍楼顶的费城

这段日子一定会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感谢所有在艰难时刻陪伴、帮助、支持我的同学、朋友和老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