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哥廷根大学2019-2020学年交换总结

时间:2020-09-10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0

161090081 陆妍冰


时隔一年,我坐在久违的南大宿舍中的书桌前用中文敲出以下文字。直到此时,我才真正意识到,曾经不断期待不断幻想的德国交换生活业已成为过去式。回顾将近一年的德国学习生活,对此最贴切的形容词应该是“百感交集”。从去年暑假马不停蹄地准备各种所需材料,到九月中旬忐忑不安地收拾行囊,到初到德国的各种新奇见闻与文化冲击,再到慢慢适应与国内全然不同的校园文化和课程安排,好不容易度过德国阴冷暗沉的冬天,盼慕已久的花期还没到来,新冠病毒就来势汹汹地夺走了这一年的春天,再后来就是漫无天日且孤独无助宅公寓上网课的至暗时光,而这样没有希望的日子也自我复制了四个月多……最后就又是紧张忙碌地办理离境手续,一路有惊无险地搭乘飞机回国与进入为期两周的隔离。


. 学习篇

通过学校的项目外出交换,最重要的还是学习。作为去往哥廷根大学的德语系交换生,在当地可以选择的课程相当丰富,但是必选的有语言中心(ZESS)的各门提高德语学术与交际能力的课程以及德语系(Deutsche Philologie)大一的大课(Vorlesung)以及相配套的语言学以及文学的小课(Seminar),此外就可根据个人兴趣选课。交换的第一学期除开为了兑换学分必修的Sprachkurs C1.1, Schreiben等课程,我还选了专门用于提高听力技巧的Hörverständnis,并根据兴趣上了一门德语电影赏析课程。语言中心的课程面向非德语母语者开设,授课老师大多长期从事德语教学,经验丰富且为人可亲,同班同学往往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不但德语水平能得到提高,多元文化的交流碰撞也不断促使对于跨文化交际的思考。而德语系的专业课程就没那么轻松了,在理解艰深的专业内容前必须先夸过语言的障碍,且专业名词总是成堆出现又长又难,于是上课录音回去整理就成为了不可缺少的步骤。

到了第二个学期,由于疫情的影响所有课程都改为线上授课,我只好独自在偌大的公寓中整日面对电脑屏幕。课堂氛围的缺失,即时互动的难以实现,有效交流机制的缺位,很多因素都导致我无法高度集中于课程内容。坦言之,在德国交换的第二个学期,我的学习效率不可避免地趋于低下,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也是难得的经历。


. 生活篇

初到德国,最不适应的应该就是当地慢节奏的生活了。无论办什么事情,都是不紧不慢,按着流程慢慢走。急着去外办老师那里注册入学?老师度假去了不回复邮件等她回来再说哦。牙疼了想去牙医那里补牙?来来来牙医先生的日程表上显示最近一个可预约的时间段是两周之后。去银行开了账户什么时候能收到银行卡?别着急我们会用邮寄的方式送到您手上的。虽然说有紧急事项的时候就只能抱怨办事效率低下,且怀念国内的高效快捷,但是习惯了之后就会觉得这样循规蹈矩蜗牛爬的形式也有好处,在整个慢节奏的大环境下每个个体也就不用背负过多的压力,恶意竞争的缺少稀释了同辈压力(peer pressure),在各类制度和福利都较为健全的德国社会,当地人更为关注的是生活的质量而非效率。


在德国,闲暇时光我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逛超市。基本每个城市都会配套 Rewe, Edeka, Kaufland, Aldi, Lidl等超市(从左往右依次由较高端的生鲜卖场到廉价超商),而每次去超市停留时间最久的便是乳制品区和零食区。在德国有非常丰富的乳制品,牛奶也大多新鲜实惠且香醇浓郁,各类小饼干巧克力更是优惠实在,乃增重增肥的不二良选。要是想自己下厨做一些家乡风味的菜肴,大大小小的亚洲超市则是必去之地。我去往的哥廷根市虽则有不少亚裔居民,但是由于整个城市规模不大,并没有连锁的大型亚超,不过私人经营的小超市中也可以买到相当多的中式调料和食材,再根据食谱的指导依次处理食材按步骤进行烹制,也能产生一种化身厨艺小天才的错觉。


. 旅行篇

德国地处中欧偏北,巍峨的阿尔卑斯山系矗立于南境,地势由南向北逐渐走低直到北海与波罗的海。我所去往的哥廷根市位于德国西北部下萨克森州的东南角,在整个德国地图的正中间。又得益于学期票(Semesterticket) 的优惠政策,能够免费搭乘火车慢车去往州内各地以及两个独立市州汉堡与不来梅。

汉堡位于北德,坐落在易北河的入海口,是一座非常具有工业气息和现代感的港口城市。易北河大大小小的支流贯穿整个城市,桥梁各具特色而河畔的建筑仿佛与河流共生,水元素为硬朗的钢筋混凝土之城带来了柔和与韵律,而周末清晨贩卖新鲜鱼类的汉堡鱼市则又彰显了这座城市的人情与活力。

在到了德国安顿下来不久后的十月中旬,我曾乘着火车一路向南,先去往图宾根拜访同学。 路上经过秋天暗绿色与金黄色交织的平整田野,见过高大美丽的红色风车,见过缓慢移动的白色绵羊群,来到了美丽宁静的图宾根小城。图宾根地处南德施瓦本地区,多丘陵,小城依山而建,一川碧水穿城而过。同学带我去吃当地经营多年的传统餐厅,只记得德式口袋饺子分量十足,黑啤浓郁白啤甘甜都十分好喝。别了图宾根再乘长途大巴往西南去,山路愈多,恰逢黄昏的光景,漫山浓绿到发黑的林木沉沉地压下来,只觉得心中安宁无比,被黑森林拥入怀中。不过三两个小时,于是就到了弗赖堡。照例还是借宿于同学处,宿舍楼层高,可见不远处山林蓊郁,云朵缓慢生长。坐在当地平稳行驶的电车上,伴着南德人交谈独特而缓慢的口音,竟觉得之前萦绕心头的思家之情大为缓解。

之后就是圣诞假期间和室友一同去往拜仁州第二大城市纽伦堡,那里有着全德最大规模的圣诞集市,也有着厚重的历史沉淀——纽伦堡审判纪念馆。德国的冬天过于阴冷漫长,而于明亮热闹的圣诞集市上捧一杯热气腾腾的红酒(Glühwein)和好友边走边聊大概是很多人最大的念想。而大审判原法庭则全然是严肃庄重的气象,巨大的水晶灯垂吊其中,散发出的光茫寒冷且刺目。

再往后就是疫情爆发,再想出门旅行已是妄想,于是只好怀揣着曾经美好的记忆和对归家的渴望不断艰难度日。回顾这一年的交换生活,虽然困难重重,但确实是这二十多年生命里最为独特最为难忘的一年。一句“不虚此行不负初心”或许就是最好的注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