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2019.11月东京大学X南京大学田野调查项目

时间:2019-12-17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73

外国语学院 孟蕊 MF1809048

 

  (由于本次项目为期一周,且不是在学校内学习的项目,因此不能够像长期项目一样给学弟学妹们一个全面的介绍,本篇更偏重经历和感受。)

   1月份初入寒冬,凌晨四点半的南京大学校园只有猫影穿梭,行李箱的滚轮在路面上发出“哒哒哒轰轰轰”的响声。在这样早的时间点上已经整装待发的,便是我们“东京大学X南京大学田野调查项目”一行。时值四点五十分,黑暗中驶来的大巴车用车灯与我们一行人确认了眼神,便载着我们到达了南京禄口机场。

   降落时在机舱内望着熟悉的海岸线,还不知道接下来的经历会那样精彩。

 

一、公交工具一日游


  中午到达日本成田机场,首先乘坐快捷机场线到达位于市中心的、历史悠久的上野站。受到近些年的日本旅游热与文化产业的强力输出的影响,提到上野站,很多日本电影迷可能都会想起,在以日本高度经济增长期为背景的电影《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中,从乡下到大城市工作的星野六子(堀北真希饰)怀抱憧憬到达的第一站,便是上野车站。另外,上野站的正上方就是上野公园和上野动物园(在日本颇有人气的中国大熊猫就住在里面);出了上野站,对面就是经历曾作为二战时期物资匮乏时候的黑市存在的“阿美横町” ,当然如今早已没有危险的色彩,成为了一条人流如织、充满生活趣味而热情洋溢的商店街。


  但是由于时间有限,没能去观光,我们在上野站内的餐厅午餐后,便与东京大学的五名同学会合。

  起初还是有些尴尬,两个学校的学生各自眼神飘忽,不敢开口与对方打招呼,后来到了乘坐新干线的时间,才开始熟悉彼此的姓名。但是,漫长的铁道路途反而给予了我们更加深入交流的机会,在前往宫古的普通列车上,我与另外两名同学坐在了面对面的四人坐席上,我们从各自的学业聊到中日文化差异,从语言聊到物理(因为东大的女同学角田桑是物理学专业),越聊越开心,最终三个人愉快地达成了组队意向。

 

  由于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日本本州岛最东端的一个城市,路途较远且没有直达的新干线,所以需要换乘辗转,没想到,这一奔波,便花掉了一天时间,到达宫古市的旅馆时,已经是星辰高挂的夜晚十一点钟了。

 

  旅馆非常传统,房间是铺设这榻榻米的日式和屋,刚走进房间的时候,我和同行小伙伴都不由自主地高声赞美,居住这样地道的和屋还是人生第一次。

  而且旅馆应当有一定的年数,一楼的地毯和暖黄色灯光以及茶色的玻璃,无一不散发着上世纪末的味道。柜台值班的工作人员年龄大概在五六十左右,此处提及年龄并非为粗鲁不礼貌的行为,只是当时我想,如果是国内,值夜班的人应当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人,让年龄偏上的职员来熬夜,是不是有些太不人性化了呢?但是这个疑问,在接下来三天中的观察中,我摸索出了解答。在早上离开住处,出门进行田野调查之际,需要将房门钥匙交还给柜台保管(在这一点上,与中国的旅馆经营模式呈不同的面貌),而那个时间段的工作人员年龄显然也比较偏中老年一些,这应当与日本整体的老龄化相关,同时也与年轻人的职业选择倾向有关。

 

二、田野调查初探&碰壁以及经过

 

  早上在旅馆享受了纯粹和式的早餐,在漆黑的木制餐盘上,不同花纹风格的陶瓷小碟中盛放着煎青花鱼、豆干粉丝凉拌蔬菜、海带丝、酱油烧白菜、红姜、意面、味噌汤。虽然听起来简直不似早餐,但是每一碟大概是两口的分量,能够让人在不吃撑的同时确保营养摄入较为均衡。这一点也是日式餐饮近些年来在中国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


  东京大学的带队老师白老师的简单讲解了在做采访调查时需要注意的问题,比如做记录的分工,科学的提问的方式,以及接下来的日程时间节点后,就把接下来的时间全权交给了我们。

 

  当时手中拿着A3大小的空白采访卷,我们的心中多多少都有些迷茫。本来以为可能会有一些更为系统化的田野调查的方法教学,或者更明确的主题方向选定等,但是没想到是要去唐突地走向一个陌生人,并且“打探”别人的生活,了解他们的常去场所、回忆中的美味等较为隐私的话题,尤其是面对着以性格谨慎、注重隐私为名的日本人,我当时内心退堂鼓敲得震天响。

 

   当然,这个方向选定的问题,白老师也在最后一晚的発表会上给出了她的解答。她担心,如果一开始就定好了一个主题,比较说要了解某一个产业的发展史,那么很容易在采访过程中,采访者会选择性地去听被采访对象的话,只想要抓住”有用“的信息,却会忽略掉很多与被采访者切身相关的事情,这样的田野调查,不是有温度的好的调查。

 

   为了参加这个项目,去日本之前也做了一些与社会学田野调查相关的初步学习,但是真正到了实际操作阶段——拿着问卷走访大街小巷中的你感兴趣的或是愿意开口与你交流的任何人,采访他们,建立一种人与人之间联系,并制作一份采访对象的“个人生活志”的时候,令人沮丧的是,学过的知识并没能派上用场。

 

   第一天上午在城镇的街巷中散步寻找感兴趣的采访对象,在宫古这座近海城市的凛冽寒风中,我们三个人像失去魂魄的纸片小人儿一样飘来飘去。始终没有碰到看起来没有急事要去忙、能够接受采访的人。

 

  眼看着时间流逝,时针已经指向了表盘上的数字2,当时在便利店附近还碰到了这次项目中提供场地帮助的有坂先生,他催促我们如果不及时去吃午饭,这边的餐馆就会关门了。

加之我们三人担心,万一日落后小城镇的商铺关门,街上的行人急着回家,更加难以找到采访对象的话可怎么办,于是心一横,就打算无论如何也要在接下来的吃午餐的地方试探着问问看。

  才餐馆听我们说明了意图之后的两位八十岁左右的老奶奶,听说我们是大学生,又是从南京/东京来,给予了我们灿烂的笑容,但由于时间关系,最终还是婉拒了我们,勇气的第一步也轻易地被冷水泼了个从头到脚。两位老奶奶还给出了她们的建议,“可以去市民中心打听看看,那边会经常有人坐着聊天呢“。在道谢后,我们又去了市民中心碰了碰运气。燃而迎接我们的是各种理由的婉拒。

 

  我们队伍中的日本女孩角田桑其实也比较害羞和内向,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我们就只好互相打气,互相安慰,最终才在一家美发沙龙遇见了善良而温柔的店主原田女士,终于完成了第一个采访任务。虽说是”任务“,但是采访过程中,通过聊天而逐渐丰满的故事细节,一点点地让坐在对面的被采访对象——原田女士的形象更加立体起来。

  而她人生中的那些片段节点,比如她与丈夫的相识,从东京搬回宫古市重新开美发沙龙,儿子的抑郁症和辛苦的快递工作,门店经营的问题等等都鲜活地浮现在了我们的眼前。这样的深度采访,帮助我们在了解了一个个体的沉浮同时,也让故事背景中的”宫古市“的轮廓渐渐清晰了起来。

 

  之后在白老师的安排下,我们得以去典型的渔村城市——重茂市进行采访调查,进行了鲍鱼养殖工厂、海苔制造工厂的参观见学。在寻找采访对象的旅途中,虽然遇到了很多挫折,但是当地渔业协会的负责人给我们提供的帮助之下,我们同样采访到了一位非常杰出的女性。一直到回国,每逢想起来当时受到的帮助,仍然会觉得非常温暖。

 

三、东京大学史料馆&泉盛企业参观

 

  结束了宫古市田野调查后,我们于东京大学的史料馆进行参观学习。在那里,温和而始终笑眯眯的讲解人带我们参观史料摹写以及文物修复的现场,没想到能够在充满油墨香气的办公室里看到研究员们演示如何分析笔触,又能那样近距离的与日本的国宝级史料接触,这次的体验真的非常珍贵。

 

  同日下午,去往日本食品行业年销售额第一位的食品公司ZENSHO集团进行参观见学。这个名字虽然对于中国人来说比较陌生,但如果提到它旗下的牛肉饭快餐店“食其家”的话,想必一定无人不知。与日剧中展现的不同,气氛相对更加明快,轻松一些。

 以上就是田野调查项目的体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