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办公室!

留学生活

探索未知的旅程——记“日本一周行”

时间:2019-12-19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37

外国语学院18级日语笔译  陈娟  MF1809045   

南京大学和东京大学每年3月、11月都会共同开展田野调查活动,非常幸运的是2019年的这两次田野调查我都参加了。3月份,东京大学的同学们来到南京,我们一起走过了南京的大街小巷,在那次活动中,已经在南京已经呆了十个年头的我对这个古老的城市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所以当听到有可以以同样地方式认识日本的机会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报名了。因为在之前的一次活动之中,我体会到田野调查不同于旅游,它更多注重的是对一个未知空间以及对这些空间里的人的想象,而这正是我想要接近日本,认识日本的一种方式。不过田野调查同样也是对体力和脑力的一次大挑战,因为在整个过程中,你会不断地吸收新的东西,需要不停地思考,不停地运用所有触觉感受外界。

出发那天,天未亮我们一行便已经坐上去机场的大巴,望着车窗外尚高的月亮,心里充满了对这趟未知旅程的期待。往年11月在日本进行的田野调查都是在东京进行,但今年的我们的目的地是在日本本州最东北的岩手县宫古市,这不禁更添了一份神秘感。

飞机降落到东京成田机场后,我们便马不停蹄地乘坐机场快线赶往上野车站,在上野站我们与这次活动的带队人也就是东大的白老师以及即将一起进行田野调查的东大同学们汇合,之后又转乘新干线前往盛冈市。到达盛冈市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白老师告诉大家接下来的发车时间后,便让大家自行解决晚餐。这是白老师的一贯作风,从这一刻起,每个人就已经开始了对周围环境,对身边的人的探知。我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一边吃饭一边相互自我介绍。而当我们坐上去往宫古的末班火车时,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因为行程时间紧迫,再加上中途出现延误和事故,我们索性在车上开始了较为正式的自我介绍。车窗外乌黑一片,车厢内笑语声声,听了所有人的介绍后,我们进一步确定好了接下来一起进行“探险”的小伙伴。说实话,从凌晨4点出门,到此刻的夜里11点,近20小时的赶车让我的老毛病偏头疼又发作了,吞了两片止痛药依旧不见效,让我心里有些暗自抓狂。不过,当到达宫古这个小城时,我的抓狂瞬间烟消云散。

列车缓缓进入终点站后,我从列车上走上月台,那一瞬间,凉甜的空气像一剂良药,将我的昏昏沉沉一洗而尽。天空中月明星稀,白云朵朵,同行的东大小姑娘角田也忍不住感叹:“仿佛像在画里一般!”不同于大城市,宫古是个恬静的小城,后来的几天我们知道,这个时节这里下午四点多天便开始暗下来,八点之后许多点就要关门打烊了。即便是白天,路上的行人也很少,真的是一座非常安静的城市。但是,这并不代表这里冷清、萧瑟,四天的时间,当我走进一个村落,走进一户人家后,当我走过了她受过伤的地方,走过她又重新焕发出生机的地方后,我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温暖,听到了这座城市的“顽强之声”。


门之后:储蓄了70年光阴的小店

十字路口的一角静静地立着一座古朴的房子,这种古朴感吸引着我们,不自觉地就拉开了木框玻璃门。「お邪魔します(打扰了)!」我们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踏进了这家老店。出来迎接我们的是店主木村奶奶。我看了看店里的风景,这里是一家杂货店,店里中央的货架上摆放着各种零食,周围的架子上则放着各种日常生活用品等杂货。扫过一圈后,一阵熟悉感扑面而来,这里和我老家的老店很像,甚至有我记忆中常出现的“跳跳糖”和“果冻条”。我兴奋地将这一点发现分享给了木村奶奶以及我们队里的小伙伴,木村奶奶说这座房子已经有70年的历史了。起初这里是一家卖面的面点,后来卖过下饭菜,卖过周刊杂志,还经营过照片打印,最终随着时代的变化,成了现在主要出售香烟和零食的样子。曾经一度盐在这里十分畅销,但是自从日本盐的销售不再受限制,实现了自由化之后,超市、便利店等各处都开始出售盐后,便一落千丈了。收银台的上方墙壁上,还留着之前经营照片打印时的价格表,但那也已经是近20年之前的事情了,那张表格边缘翘起,泛出了时光的颜色。“周围开起了罗森,超市也一家一家拔地而起,到底是那些地方方便。现在这里夏天会有放学的孩子过来,买些零食。冬天的话来的就少了,毕竟天黑得早。香烟还是有些人来买的,有些人没有TASPO,年纪大的也不爱用,还是到我这里的柜台来买。”木村奶奶双眼永远咪咪笑着,如月牙儿一般。“不过,我也渐渐上了年纪,孩子们也都在外工作,这里也就这几年了吧。”我望着杂货架子上微微上灰的光景,心里不免有些惋惜。因为不同于超市和便利店,这样的小店不仅仅是出售商品的地方,还是一个有着人的故事的地方。夏天,孩子们有时会在店里玩耍一会,看着木村奶奶摆弄着算盘,好奇地问那是个什么物件。木村奶奶会告诉他们这是地震海啸中停了电也依旧管用的用来算账的东西。店里的橱柜里,摆满了几十年前韩流明星的CD和磁带,那是木村奶奶四五十岁的时候追过的偶像,迷过的电视剧,而我在其中还惊讶地发现了裴勇俊,和木村奶奶热烈讨论了一番那部经典的韩剧《冬季恋歌》(『冬のソナタ』)。柜子的玻璃上贴着一张宫古市的地图,这是木村奶奶专门为前来问路的人准备的。靠墙的一个架子上,摆着一件嘴里叼着一条鱼的熊的摆件,那是曾经一起在宫古市小学的体育场避难时认识的一位老人家给的。老人家之前一直一个人生活在宫古市,自从避难之后,双方便一直有来有往。木村奶奶的先生经常在下雪天去给老人家铲雪,又或者是去给他修修电器用品。老人家95岁回老家北海道之前,送给木村一家这件摆件。诸如此类,木村小店里的风景到处都有着故事。

的确,如今超市和便利店遍地都是,生活也的确变得十分方便,但是走进超市中你看到的往往是千篇一律的货架,琳琅满目的商品,贴着广告的墙面,这些总是令人觉得缺一些什么。我想缺失的是类似“算盘”、“几十年前的韩流明星CD”这样的时光感,缺的是“叼着鱼的熊摆件”、“地图”这样的人情味儿吧。而在木村奶奶的那扇门里,当我看着站在时光之中笑眯眯的木村奶奶的时候,心里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村落中:山间里的“隐居”生活

从宫古市驱车一个小时左右,穿越过一个又一个隧道,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叫做“铃久名”的地方。据说这片地区是日本最后通电的地方,那大约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在这里,我们认识了神乐阿姨。

要说神乐阿姨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简单的三言两语是无法形容的。总的说来,她是一个永远精力充沛,细心周到的人。她好像知道的很多,她认识人也很多,而她会的更是多。

她曾在我们穿越过的一个名叫“法师渡”的隧道之后告诉我们说这个隧道之所叫“法师渡”是因为相传这里曾经是一位和尚的出生地。她又告诉我们说山里的猴子和乌鸦喜欢吃百姓家里晾晒的柿子,而且特别喜欢捡已经出了甜味儿的吃。她还说曾去过中国的北京和大连,感慨北京万里长城的雄伟,也惊讶于大连乡间过去的那种旧式厕所……

走在路上,随便开着车路过的人都会和她打招呼,问她去哪里。来到集会上,每个人都和她热情地打招呼。包括这次我们在宫古市的田野调查大本营——一家有着两百年左右的酒窖的主人也和神乐阿姨认识。

她是种田的一把好手,她的仓库里堆满了从田间收获上来的各种作物。她是美食料理家,从团子到味增汤,从意大利面到炸豆腐,每一道菜都让人回味无穷。更让人惊叹的是,这些菜有很多都是从最基本的原料开始做起,比如用豆子做出豆腐之后再做出豆腐料理,又或者是从和面开始,做出各种团子出来。她还会开车,不仅是小轿车,还会开拖拉机。她还总爱爬山,爱旅游。生活在山间,对大山的感情自然不同。神乐阿姨说自己经常去爬山,还加入了登山小组。经常和伙伴们约着去爬山。每当约好之后,就会迫不及待地完成手中的活儿。她说心里想着快乐的事情,好像干活也更有精神了,做起来也更快了。神乐阿姨就是这么一位会从生活中寻找出乐趣的人。当然,大山还是她苦闷和烦恼时的放松处。神乐阿姨说每当遇见不顺心的事情,或者觉得累了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走到山间,看看天,看看云,听听山间的鸟叫,就那样独自待一会,心情就会好很多。据她说,这样的时候将她从生活的苦闷中拯救出来的就是大山。由此可见,大山对于神乐阿姨来说应该是犹如母亲一般的存在吧。神乐阿姨爱旅游。她旅游的钱都是靠自己双手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神乐阿姨说,自己生在乡间,想去外面看看,所以就先去了韩国。之后在电视上看到中国相关的节目,想着看电视既闻不到味道,又感受不到气息,倒不如自己去一次。于是在攒了两年钱之后,终于去了一趟中国。她就是这样地有一干到底的毅力。

可以说神乐阿姨是一位生活家。我觉得这个词很适合她。在她的身边,你能感受到各种生活的乐趣。而且你总会被她那充满干劲的势头所感染,不自觉地也跟着沉浸到生活里去。

在神乐阿姨家的两天,我们还认识了阿姨的三个孙子和孙女。最初遇见他们,他们都很害羞,但是两天的时间里,我们一起在河边丢小石子,一起去豆腐工作坊玩耍,一起跳绳,分别时互相都是依依不舍。特别是6岁的遥希,这个活泼又时刻精力充沛的男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别看他才六岁,会的东西却很多。我们一起在家里烤红薯时,他熟练地打开炉子盖子,往里面夹红薯,让我惊叹真不愧是神乐阿姨的孙子,生活能力很强呀。他还喜欢爬树,屋子后面的银杏树就是他经常爬上去玩的地儿。还总爱从窗户中跳出来,总吵着让我看看他表演。在我教了他中文中猫和狗的说法之后,分别那天,他悄悄靠近我耳边说出“MAOGOU”,那一瞬间让我无比惊讶又叫我无比开心。

生活在山间,但是神乐阿姨的村落有着自己的节日。我们到的第二天正巧赶上了这里的秋季丰收祭,热心的神乐阿姨带着我们一起参加了这次集会。神乐阿姨将自己亲手制作的各种馒头和团子带到丰收祭上出售。村落里的其他人也都带着自家的作物来这里出售。又或者是在这里摆上摊子,制作自己拿手的各种小吃。丰收祭上大家不仅互相拿出自己的作物和食物进行交换,还会上演各种精彩的节目。这些节目,每一个都和当地息息相关。有“江早池峰神乐”舞蹈,有合着三味线伴奏的演歌,还有祈祷丰收的“山口さんさ踊”。舞蹈演员们很多平时都有着自己的工作,利用晚上或者休息的时间聚起来联系。演员中还有小学生样子的孩子,他们虽然年纪小,但是表演起来毫不含糊。这一切都让我看到他们对传统的珍惜,对传统传承的重视。

短短的三天田野调查,感受到的东西着实太多,在此无法用笔一一写出。但是这些不是从书本,也不是从媒体获知的信息会永远以记忆的形式烙在我的心间,成为我心中“日本像”的一部分。

当然,一周的行程还不止于此。后来我们还参观了宫古一个叫做田老的小镇,这里在东日本大地震中曾遭受海啸的侵袭,损失惨重。我们在带领之下,听着亲历那场灾难的人给我讲解,又去到为保护这个小镇而建起的大坝上以及当时的受灾酒店,还观看了海啸当时的视频,感慨良多。而回到东京之后,我们又参观了东大的两个校区,并且参观了东京大学的史料编纂管,还实际听了一次东大的课,可以说收获满满。

这一周里的经历着实令人难忘,我非常感恩能有这样的机会。非常感谢南京大学能为同学们提供这样的机会,也非常感谢为了这样的活动付出的老师们。另外,我也非常感谢东京大学的白老师,能有机会深入日本的山间,去到有意思的“CINEMA DE AERU”电影放映馆,遇见各种有意思的人,离不开老师在背后的各种安排。最后我还想感谢接待了我们的日本朋友们,无论是协助我们进行田调的人还是在田调中遇见的各种人,谢谢大家。

这样中日交流的活动,我衷心祝愿以后会越办越好。

这样的“探索未知”的旅程,今后我自己也会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