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学生交流科!

留学生活

东京大学一周行项目交流小结

时间:2019-12-23来源: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学生交流科作者:点击:10

MF1809054 外国语学院 邹妮娜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南大吗?”这大概是我们此次东大项目一行十人在一大清晨爬起来最想发出的感叹。大家在车上几乎都是昏昏欲睡的,但是当我们抵达机场办好所有的手续候机的时候,又恰逢日出之时,此时大家的疲惫一扫而空,初升太阳的朝气为此次的出行更增添了一份别样的风景。


从候机室看到的日出


此次与东大生的共同研修项目与以往不同,以往都是一周都在东京进行田野调查,但是这次我们是主要集中在岩手县,最后几天再去东京。所以飞机刚刚落地,就有东大的老师带我们坐机场快线去了新干线的入口处,准备踏上前往岩手的路途。在广场的中央处我们简单地和东大来的五名同学相识,项目负责人的白老师非常强调学生的自主性,让我们自己自主决定组队情况,所以一开始我们就要主动地去与东大的学生进行交流。


接下来,我们算是一路体验了日本的各种出行交通,机场快线,新干线,普通列车等等,最后,在大约晚上九点的时候我们终于坐上了本次交通工具体验的最后一程—由盛岡开往宫古的火车。因为是末班车,车上除了我们就没有别的人了,大家便利用现在的时间积极地与东大的学生进行深入的交流。据老师介绍,这一列火车在途中会经过一座山,我们需要从一条隧道中经过,隧道中的轨道只有一条,所有如果有往来的列车,就必须停在一边等对面的车通过。如果是白天的话,我们不仅能弄清它的具体构造,正值枫叶之季,我们还能看到美丽的景色,但是因为是夜晚,很遗憾我们只是看到了一片漆黑。我们与这“神奇隧道”最直接的接触大概就是因为对面过来的车晚点,不得不在途中等待更长的时间。带队的白老师则巧妙地利用了大家百无聊赖等待的这段时间,让我们彼此之间更多地进行交流,以便更好的组队。在火车上,我们挨个进行了一次自我介绍,也确定了具体的组队情况,算是完成了本次调查项目的初始任务。到了晚上11点,我们终于到达了宫古市,大家褪去一天的疲惫,享受这个店小镇安静而又祥和的夜晚,心里自然也是带着对明天白天具体项目的憧憬与期待。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人便聚集在一名叫作有板先生的店——“东屋”之内,他也是本次项目的积极促进者,“东屋”定时会播放海内外的各种电影,是小镇上唯一的电影院,整个建筑是木质的仓库改造而成,让身在其中的人有一种静谧而安详之感。接下来的几天,这也作为我们的一处“大本营”,大家每天的讨论总结以及最后的欢送会都是在这里举行的。白老师跟我们详细地介绍了我们此行的任务以后,大家就按照小组进行活动了。


所谓“田野调查”,并不是真的去田野中进行调查,而是一种可以直接掌握一手资料的调研方式。我们需要对自己感兴趣或者有疑问的地方进行观察询问,从询问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窥见整个宫古市的风土人情,是一种有趣且有效的调查方式。这不是我第一次去日本,但是却是第一次通过这样的方式和日本当地的人近距离接触,近距离从人们的口中感受日本的文化。当然,我们在第一天开始询问时,会非常的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把话题深入,所以第一天我们几乎没有问到有价值的资料,白老师耐心地给每组进行了指导,让我们改进了自己的询问方式,不能生硬地按照笔记要求问问题,要更接近日常地交流。


我们第二天拜访了约好的一位老奶奶,她现在和孙子两人居住在宫古市。一开始我们是看到了“田中钟表店”,认为钟表是具有年代感的物品,那么居住在其中的人必然也对宫古市有着更古老深刻的记忆,但是我们走进一看,发现其实里面并没有钟表,只是一位老奶奶在给自己的狗做修剪工作。经我们后来询问,才发现原来已经停业了。这家店原来是老奶奶的丈夫在经营,但是七年前丈夫去世以后,这家钟表店也就随之歇业了,为了让过往的人带有对逝去丈夫的怀念,对自己来说钟表店也是先生无法替代的记忆,所以老奶奶便将钟表店的招牌继续留着,奶奶给我的感觉是非常享受自己的生活,虽然和孙子两个人居住在一起,家人只有每周打电话和过年过节才会回来,但是老奶奶很有自己的生活,每周会在固定的时间和其他70多个老奶奶一起跳操,锻炼自己的协调能力。也会经常去神社祈福,和周围的邻居之间也相处的非常好。我们在采访老奶奶的时候她也是侃侃而谈,特别愿意和我们分享自己的生活。


老奶奶与爱犬“太郎”


我们后来也有采访一个和儿子女儿分开居住,一定程度上算是独居的老奶奶,她是自己经营了一家茶叶店,里面有很多的茶叶和手作的茶具餐具等等。但是奶奶说,最近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并不会特意来买这些茶具,而会更加倾向于一些更有设计感的餐具,所以生意也并不好,正在打算把这些物品处理掉。这位奶奶和上面的奶奶相比而言,就是不怎么出去跟别人打交道,不是儿子女儿带出门基本就会待在家里,生活相对而言比较单调,性格上这位老奶奶也更加内敛。


最后,因为我们是在宫古市呆三天,第一天大家都是在室内调研,后面两天就会有人去海边和山中调研。我们小组是在第三天的时候去了海边,近距离地感受了重茂渔民的生活。因为正值采鲍鱼的佳季,渔夫们会出海去捕捞鲍鱼。我们这一天四点就从酒店出门,然后在五点半的时候到了出港口,结果发现几乎所有的渔民都已经出海了,通过老师的交涉,我们得以乘坐巡视船出海,近距离地去看他们捕捞鲍鱼的场景。因为要防止他们不正当的捕捞,严格遵守捕捞时间,为了防止意外情况等等,捕捞船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我们大概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船,途中还非常幸运地遇见了海上非常美丽的日出。


海上日出


虽然我因为身体的原因几度不适,但是转念想来,这应该是我不会再有第二次的经历了,也能够更好地去观察渔民们的捕捞日常,发现很多人都是一家都会出海来捕捞。因为捕捞是有季节限制的,所以这些渔民们其实平日里是在从事别的工作,只有在适宜捕捞的季节才会聚集在一起。捕捞经常从早上四五点就开始,一上午基本就结束了,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巡视船上都会鸣笛示意。最后结束的时候会选出几名代表核对大家的捕捞量。下船之后,因为大家都急着要去做后续工作,所以我们便和留下来计算的几名渔民进行交谈,他们都是非常幽默风趣的人,跟我们分享了自己的经历,这里的很多人从小就要开始在岸上做捕捞的练习,每一份手艺的传承都是“台下十年功”。


乘坐的巡视船


与渔民们的合影


我们在宫古的三天,用自己的视角,与当地人们直接地交谈,算是掌握了最直接的一手资料。漫步在当地的大街小巷中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地震海啸侵蚀留下的纪念碑,自己的心情也随之沉重,只有亲身经历灾害的人才会更明白灾害对于自己带来的创伤是没法磨灭的,即使从表面上看这些受灾的人们恢复到了正常的生活,脸上又重新绽放了笑容。我们后来在回东京的路上,又去了受到海啸直接侵害的田老町,听亲身灾害的人讲述了他的经历,甚至直接观看了海啸当时的珍贵的录像,都让我们觉得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珍贵的。


灾害纪念碑


最后三天,我们又回到了国际化大都市的东京,参观了有名的东京大学史料馆,了解了史料修复的过程。也去本乡校区体验了一次东大的课,收获颇丰。确实是一次收获满满的一周行。


最后汇报大合照


本组专属照片墙